第三十九章 流泪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和爷爷来到了白石山的病房外面,爷爷果然站在门口不肯进去。

杨云帆也没有再强求他,或许,爷爷内心深处还是觉得愧疚,对不起白石山,他过不了这道砍吧。

杨云帆推门进去,父亲,母亲,大伯母,大伯父,杨云栋都默默站在奶奶身边。

病床上,白石山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奶奶握着白石山的手,她很平静的诉说中回忆之中和白石山在一起的事儿。

“石山哥,你还记得吗?那一年你送了我一条二尺长的红头绳,我非常喜欢它。我每天都戴着它来找你,我们一起唱一起跳。”

“石山哥,有一年我生了病,家里没钱给我瞧病。眼看我都要病死了,是你从家里偷了钱请了医生。伯父为这事情,把你吊起来打,你倔强没有掉一滴眼泪。你朝着伯父高喊着,你是在救你未来的媳妇,你知道吗?这是我这辈子听见的最好的话。”

“石山哥,还有一回,你在地主家的地里翻捡到了一条饱满的胡萝卜。我们两人一人一半,躲在草垛后面吃的又香又甜。”

……

杨云帆和母亲他们一样,静静的站在奶奶身后凝听,没有打扰奶奶。

这么多年了,奶奶还记得她和白石山之间的这么多事情,真是太不容易了。

随着时间推移,奶奶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变得不甘心起来。

“石山哥,我按照你跟我之间的约定,我亲手种下了木棉树。你知道吗,木棉花第一次开的时候,它是那么美,那么娇艳,就像一朵朵火红色的精灵。我满怀希望的坐在树下,我多么希望你能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叫我的名字,然后把我抱起来在树下转圈,可我没有等到你。”

“木棉花第二次开的时候,虽然仍然和第一年一样美,但我觉得它们比第一年更加美丽。因为我相信,这一年,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但是,我仍然没有等到你。”

“第三次花开……”

“第四次花开……”

……

“石山哥,是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想要等你一辈子的,不是我想要负心于你。但所有人都认为你已经死了,他们逼着我,让我忘记了你,可是我就是不相信,没有人支持我,我被逼迫着和别人结了婚。你知道吗,我当时连死的新都有了。可是我害怕,害怕你突然回来了,你找不到我,我只能忍住寻死的念头,哪怕等到白发苍苍,我也要等到你!”

……

“石山哥,你回来了,可是这不是我要的石山哥啊。我心目中的石山哥,他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而不是一张白纸啊。”

“石山哥,命运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你,不公平,这真的太不公平了。”

……

“妈,你看,石山叔流泪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之中的白石山紧闭的双眼浸出了液体,滑落了他的脸颊。

眼尖的母亲,连忙指给奶奶看。

“石山哥,你想起了我吗,石山哥?”

奶奶望着白石山脸上的泪水,她惊喜的叫了起来。

“石山哥,你快醒来啊,我真的还想要再听你叫我一声庆丽妹子。”

“石山哥,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你还记得我!”

“石山哥……”

见着奶奶这模样神情,父亲母亲他们都忍不住泪崩了。

这绝对不是喜极而泣,而是悲伤到了极点。

“妈,你们哭什么?”杨云栋有些不解。

杨云帆也有些不理解,白石山既然流泪了,那么他肯定听见了奶奶说的话,想起来了那些被他遗忘了的记忆。

这应该算是喜事啊,为什么父亲大伯父他们都感到更加伤心了呢。

不等大伯母回答杨云帆,不等杨云帆听见答案,旁边的仪器尖锐的报警了。

杨云帆瞬间就明白了,白石山这是要走了,他用眼泪回应了奶奶,是在跟奶奶告别。

医生闻讯而来,奶奶发了疯一样揪着医生的手:“医生,你赶紧救救我的石山哥,他想起我了,求求你了……”

“妈,石山叔他要走了,你不要这样。”

“妈,石山叔已经记起你了,他原谅你了。”

……

母亲和大伯母一边劝着奶奶,一边拉着她。

“算了,别救了。”爷爷走了进来,跟医生说道。

医生也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病人这样的情景,已经没有任何抢救的意义。

“杨立国,你凭什么不救他,我恨你……”奶奶像个疯子一样,撕扯着爷爷的衣服。

“方庆丽,你不要闹了,你让人家白石山安安稳稳的走好不好?你这么闹,他走也走的不顺心。”爷爷把奶奶揽入怀里,忍不住老泪纵横。

这一刻,爷爷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情绪之闸,对着病床上抽搐的白石山道:“白石山,是我对不起你,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庆丽的。”

“你说句对不起算什么,是你拆散了我和石山哥!”奶奶在爷爷的怀里哭成了泪人。

……

病床旁边的仪器上,白石山的心率成为了一条直线,他走了。

“爸,你把妈送回去吧,石山叔的后事让我们来料理吧。”父亲对爷爷说道。

“不,我不走。”奶奶哭喊着,不肯走。

“妈,你放心吧,我们会把后事弄好的。”大伯母也说道。

“奶奶,要不,你再帮石山大爷穿一次衣服,亲手再送他最后一程。”杨云帆开口了。

杨云帆知道,想要让奶奶回家,肯定得让她在为白石山做点事情。

“还是小帆子懂事。”奶奶就像漩涡之中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她紧紧抓住不放手。

“行吧。”见着奶奶这态度,爷爷他们只好依允。

寿服早就准备好了,房间里面只留下爷爷和奶奶,杨云帆和父亲母亲全部走出病房外面。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爷爷带着奶奶出来了。

奶奶的神色平静了很多,然后医院的工作人员推着滑轮车,把白石山的尸体转移去了停尸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