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卖血/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姐,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吗,我帮你拿回两家洗脚城,你给我一成的股份。”

杨云帆拨通了杨素素的电话。

“怎么,你的意思是不相信我吗?”杨素素在电话里面反问。

“我当然相信杨姐的信誉了。”

杨云帆笑了,道:“那么你现在马上过来千里洗脚城吧,我在这里等你。”

“你把事儿搞定了?”杨素素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充满了质疑。

“我现在就站在曹正英的办公室呢,他已经把这两家洗脚城的股权文件放到我手里了,他已经签字了……”

“杨云帆,你别跟姐开玩笑啊。”杨素素还是不敢相信,曹正英是个滚刀肉,哪有那么好对付。

“我只希望你别跟我开玩笑,10%的股份。”杨云帆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知道,杨素素就算不相信,也会马上过来确认一遍的。

电话刚打了没多久,孙成虎就敲门来了。

“小兄弟,这是怎么回事,曹哥怎么了?”

孙成虎从来没有见过曹正英像今天这般紧张慌乱,他想要问个缘由,曹正英根本都不搭理他,像一阵风从他身边跑过去了。

“没怎么,就是这两家洗脚城马上换股东老板了。”杨云帆轻描淡写说道。

“啥,你说啥,曹哥把这两家洗脚城交出去了,给谁,你吗?”孙成虎又是一惊。

上个星期之前,曹正英还跟他开口,说至少要再占这两家洗脚城一个月呢。

“我会获得10%的股份。”杨云帆说。

“10%的股份?”孙成虎一顿,“那大头是谁?”

杨云帆虽然很年轻,但来历很不凡,显然是有靠山的。

这大头,当然是他的靠山拿了。

“杨素素。”杨云帆没有隐瞒。

“什么,杨素素?”孙成虎再次一愣。

杨素素虽然不是个普通女人,但终究只是一个女人。

面对她,曹正英可以来混的,多拖延一点时间。

哪想到,这杨云帆居然是杨素素的人。

这女人真是厉害啊,这一招釜底抽薪,她都不需要出面,就把两家洗脚城拿回去了。

“孙成虎,曹正英已经说了,等杨素素过来接收洗脚城的时候,你愿意留下就留下,不愿意留下,杨素素应该会按照你的股份给你算钱的。”杨云帆补充说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曹哥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孙成虎惊疑不定,要知道,把这两家洗脚城多占一天,就多几万块的钱呢。

“这个你去问他啊。”

杨云帆转移话题了,问:“我问你,这两家洗脚城有没有那方面的生意?”

“哪方面?”

“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提供的皮肉生意。”杨云帆说。

“你问这个干嘛?”

“你只管回答就是了。”

“有。”孙成虎的回答非常肯定。

“你确定?”

“真有,不然的话谁没事来洗脚啊,还不都是为了这些。”孙成虎说道。

“那行,我知道了。”杨云帆点着头,看来等杨素素来了,自己得跟她谈谈,还是不要股份了,要钱。

“小兄弟,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孙成虎很紧张。

“说。”

“你跟杨素素是什么关系?”孙成虎问。

“我跟她其实谈不上什么关系,不过我跟疤哥喝过酒。”

“疤哥?”孙成虎一惊,疤哥,这可是比杨素素更加牛逼的人啊,难怪这杨云帆如此厉害。

“小兄弟,你能不能给我引荐一下疤哥,我一直都仰慕疤哥很久了。”孙成虎激动道。

“我很忙。”杨云帆委婉拒绝。

想要跟疤哥混的人多了去,要是每个人都来找杨云帆,那还不烦死了?

再说了,杨云帆跟疤哥其实也谈不上多熟,起码现在杨云帆只知道疤哥很牛逼,但他究竟是做什么的,杨云帆却不知道。

“好,好吧。”孙成虎只好去了。

他要跟另外几个当年的出狱重犯一块商议,到底是走还是留。

----

“席思华,你的房租都欠了三月了,你今天再不给,马上就给我搬走!”

肥胖的女房东一大早就把席思华堵在了门口,都没让她去上班。

厂里会按照旷工处理,旷工一天,扣三天的工资。

“房东太太,你再宽限宽限吧,我马上就要发工资了。一发工资,我马上就把租子给你补上。”席思华满脸渴求,没有半点尊严。

事实上,为了养活儿子,她早就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了。

“哼,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工资一发,你还是没钱,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女房东咄咄逼人,“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给钱,要么马上搬走。”

“房东太太,你相信我吧,这一回我一定说话算数……”席思华眼巴巴的说。

“算了,算了,你还是搬走吧。”女房东不耐烦了。

“房东太太,我这里有五百块钱,够两个月房租了。要不你先收着,等到我妈发工资了就把剩下的房租给你补上,好不好?”

曹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五百元,递给了房东太太。

“小想,你哪里来的钱?”席思华万分惊异。

女房东一把抓过钱,数了数,然后看着席思华:“你看看你,还不如你儿子有诚信。我告诉你,等你发工资那天,我会再来的。要是见不到钱,别怪我不讲人情了。”

说完,女房东像个皮球一样离开了。

“小想,你哪来的钱?”女房东走了,席思华狐疑问儿子。

“我在路上捡的。”曹想眼神闪烁。

“孩子,妈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做人要诚实,别说谎话。”席思华一眼就看出来儿子在说谎。

“可是,妈……”曹想眼神复杂,“可是你都说过多少次谎话了,每次房东太太来收租,你都……”

“我那是迫不得已,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马上就要高考了,妈必须把钱攒起来,给你上大学用。”席思华解释道。

“如果这个大学要让我的母亲失去诚信,要让妈失去尊严,要让妈活的这么累,那么我宁愿不上这个大学……”曹想话没有说完。

啪!

席思华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严肃道:“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妈不在乎,妈愿意。只要你能有个好出息,妈就知足了。”

“妈,可我不想你这么累啊。”曹想难受的很。

“妈不累,你带回来的那些奖状,那就是妈的希望和动力。”席思华爱怜摸着儿子的脸,“妈刚才没打疼你吧?”

“不疼。”

“你又说谎!”席思华一瞪眼。

“妈,真不疼。”

“好,妈相信你,那你现在总应该跟妈说实话吧,你那五百块钱,究竟是怎么……”

席思华的话没有说完,眼神撇在了儿子的手臂上,那里有着一个细小的针孔。

顿时间,她什么都明白了。

“你去卖血了?”席思华的脸色变得铁青。

“妈,我……”曹想的头低下了。

“你这个混蛋东西,给我跪下,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席思华气的跑进屋子,拿着一根小棍子从屋里出来,整个人瞬间顿住了。

儿子的旁边,多跪下了一个人,那是她这些年一直在等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