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毒嘴/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痹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瞧瞧我这个废物的厉害……”

杨云栋忍不住要扑上去,刘丽丽抢在杨云帆的面前拉住了他。

“哟,真是没看出来啊,你杨云栋有点本事啊,跟刘丽丽搞一块去了啊?”

刘丽丽拉着杨云栋这动作事出突然,杨云栋的手肘无意碰触到了刘丽丽的胸,后者却没有生气,罗鸣凤立刻看出了什么。

“没有,你别胡说。”刘丽丽连忙放开了手。

“哼,你读书那会长的也不怎样,现在变得这般模样,穿的这么好,骨子里面肯定也是一只骚狐狸!”罗鸣凤嘴上不留情。

“罗鸣凤,人家刘丽丽惹你了吗,你凭什么这么说她!”几个混的好的男同学见罗鸣凤这么说刘丽丽,立刻同仇敌忾。

“哎哟,你们都怎么了,我说她刘丽丽,碍着你们啥了?”

罗鸣凤的声音更加难听了:“难不成,你们都看上了这只骚狐狸?”

“这……”一干男生噎着。

“罗鸣凤,你嘴上给我放干净点!”杨云栋的火气又一次爆发了。

“看看,还说没跟刘丽丽搞到一块去,你这么激动干嘛?”

罗鸣凤被杨云栋的凶恶样子吓的有些紧张,但嘴依然狠毒:“刘丽丽也真是笨,好不容易丑小鸭变天鹅了,居然找了你杨云栋这么一个穷鬼,呵呵,真是没有想到,你杨云栋居然还把这茬隐瞒了。你为什么要隐瞒,肯定是有原因的,多半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罗鸣凤,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个曹大龙,你就给我闭嘴!”

这罗鸣凤口头侮辱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话还越说越难听了,过来越过分了,杨云帆的脸黑了下来。

“哟哟哟,我道是谁呢,敢冲我发脾气!”

罗鸣凤头昂的很高,斜视杨云帆:“我就不闭嘴,怎么了,你这个连女友都找不到的垃圾!”

“罗鸣凤,请你说话注意点!”陆忠兴告诫道。

“我就不注意怎么了,连女友都找不到,不是垃圾是什么,我真是羞愧有这样的同学。”罗鸣凤语气里面充满了厌恶。

成功把祸水引到了别人身上,田春丽没有再插嘴,而是在一边袖手旁观。

还能有什么比看着讨厌的人和别人互撕,而更加爽的事儿呢。

“那你别怪我了。”

罗鸣凤这般不识抬举,杨云帆立刻在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罗鸣凤。”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罗鸣凤的个人信息。

“罗鸣凤,女,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罗鸣凤家里拆迁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拆迁费,于是前往美容国度整容……”

“……X年X月X日,罗鸣凤从美容国度提前返回,因为巨额的整容费掏空了家里的拆迁费,不过幸好整容还算成功……”

“……罗鸣凤虽然整容成功,但因为学历底,没什么专业技能,只能做些普通文员活儿,其中没少被色狼上司骚扰……”

“……X年X月X日,罗鸣凤在夜店遇着了现任老公胡某,胡某吹嘘自己是富二代,家里如何如何有钱,罗鸣凤和他交往不到三月,两人便结婚……”

“……婚后,胡某露出原型,原来他根本不是什么富二代,而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骗子。终日靠借债生活,就是赖着罗鸣凤不离婚。”

“……由于胡某欠下巨额债务,罗鸣凤也被追债,最后被逼无奈躺在了某个建材老板的床上,走上了给人当情人之路。幸亏她比较聪明,短短时日就学会了冰火两重天等高难度活儿,把这个建材老板伺候的欲仙欲死,每次完活之后,都给了重金……”

“……目前,胡某正被追债,疯狂的搜寻着罗鸣凤的下落……”

……

通过圣眼看出来的信息,杨云帆顿住了。

原来这罗鸣凤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婚姻不幸不说,还被迫给人当了小三儿。

自己若是把她的底细给她全捅漏了的话,那必然会毁了她的名誉。

这和揭穿曹大龙不一样,根本就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事情。

“行啊,杨云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

杨云帆那句“那你别怪我了”让罗鸣凤下不来台,于是乎她变本加厉了,双手叉腰,像个泼妇一样指着杨云帆的鼻子骂开了。

“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大过年的穿的这么磕碜,连女友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啊!”

“像你这样的人,就活该一辈子做单身狗。你跟我老公比起来,简直就不算是什么男人!”

“我就纳闷了,同样都是男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

“罗鸣凤,好歹杨云帆和你也是同学一场,今天的同学聚会,你没必要这么损他吧?”

陆忠兴见罗鸣凤把杨云帆贬的不成样儿了,杨云帆都没有还嘴,他实在看不过去了。

“我乐意,怎么地!”

罗鸣凤一瞪眼,把矛头又指向了陆忠兴:“陆忠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上班,你就不是在那千里洗脚城做拉皮条的活儿嘛……”

“你!”

陆忠兴没有想到,罗鸣凤居然把这茬给说了出来,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什么我,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去干拉皮条的活儿,真是不嫌害臊!”罗鸣凤继续毒嘴,完全不顾陆忠兴的颜面。

“我没有拉皮条,我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其他同学对陆忠兴窃窃私议起来,立刻让陆忠兴更加激动了。

“你要是没有干那事儿,我随便一说,那你激动什么?”罗鸣凤一针见血。

“我……”陆忠兴噎着。

“哟呵,你还真在千里洗脚城干拉皮条的事儿啊。真是没有想到,我随便一诈,你自己居然就承认了,哈哈……”

罗鸣凤得意的不行。

“这疯婆子像狗一样,逮谁咬谁,气死人了。”

杨云栋恨不得马上撕了她,但被杨云帆死死压住了。

他没有想到,罗鸣凤居然随便就把陆忠兴的隐私给说了出来,一点都不为陆忠兴考虑。

这样的人,自己是不是应该干脆豁出去了,还替她着想个屁,马上给她老公打电话。

只要他老公一来,债主找上门来了,她必然就歇菜了。

可这样毕竟太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