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贱人自有天收/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鸣凤还这么嚣张,还这么执迷不悟,骂的更加难听了,那杨云帆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罗鸣凤,其实你嫁了一个假的富二代,你老公根本不是什么有钱人,而是一个依靠骗吃骗喝的二流子混混而已。他在外面债台高筑,又赖着你不肯离婚,你被逼无奈才给一个建材老板徐某当了小三。一直到今天,你一边靠着跟这个建材老板睡觉拿钱,一边帮着你老公还债。目前,你老公正在被人追债,你是偷偷跑来参加同学会的,我说的可都对?”

“……”

杨云帆此言一出,无疑于一颗重磅炸弹掉入了人群,所有人都被炸傻眼了。

什么情况,杨云帆你说的这是什么状况,你没胡说八道吧?

如果这是真的,那罗鸣凤真就是声名狼藉了。

如果这是假的,杨云帆的人品似乎也太……

所有疑惑的目光,瞬间凝聚在了罗鸣凤的脸上,杨云帆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要看罗鸣凤的反应就知道了。

罗鸣凤万万没有想到,杨云帆居然把自己的一切隐秘都知道的如此清楚。

一瞬间,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傻愣的她竟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哎,罗鸣凤,你别傻愣着呢,你赶紧表个态啊。”见着罗鸣凤突然哑火了,八成杨云帆说的事儿是真的。

于是,这唯恐事态闹不大的田春丽立刻提高语气催促罗鸣凤。

罗鸣凤被田春丽的声音给惊醒过来,心中压下对田春丽这个女人的痛恨,她努力让表情在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一如既往的凶恶:“杨云帆,你不觉得你这么恶意贬低我一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吗?我们都让你拿出证据来,我们要的是证据,不是你的空口无凭!”

“对对对,罗鸣凤说的对!”

田春丽立刻压着这句话,扭头逼迫着杨云帆:“杨云帆,罗鸣凤说的没错,你不能光靠嘴说,你得拿出可信的证据来啊。”

“田春丽,你和罗鸣凤都是女人,相煎何太急啊。”

陆忠兴说了一句,然后就要圆场:“这事情我看杨云帆和罗鸣凤都退一步吧,都是同学,何必闹的跟犯了私仇一样……”

“拉皮条的,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罗鸣凤把陆忠兴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恶狠狠瞪着杨云帆:“证据呢,你若是拿不出证据来,你今天就必须给我跪下来道歉!”

“你别急,证据正有人送来。”杨云帆看了看时间,罗鸣凤的老公差不多也快到了。

“谁?”田春丽忙问。

“还能是谁,当然是罗鸣凤一直都在炫耀的好男人,好丈夫,她的老公胡某呗。”杨云帆漫不经心道。

“杨云帆,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田春丽立刻夸张大叫起来。

“杨人渣,你什么意思?”

罗鸣凤的内心深处瞬间一凉,要是杨云帆把她现在待的地方告诉了她老公,她老公必然会带着债主要跟自己要钱,到时候一切肯定就穿帮了。

“没什么意思,我还是之前那个意思,贱人自有天收。”

杨云帆怂了怂肩膀,看着罗鸣凤:“罗鸣凤,我如果是你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不然的话,被你老公堵了个正着,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哼,杨云帆,人家罗鸣凤心中有数呢,她相信她老公,怎么会听你一两句莫须有的吓唬,就撒脚丫子走人呢。”

田春丽连忙说了一句,随即扭头看着罗鸣凤:“罗鸣凤,你说是吧?你老公是自始自终的好男人,怎么可能对你做出那样的事儿呢。”

罗鸣凤真是恨不得掐死田春丽,但现在她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要判断一下,杨云帆究竟是真知道了她的秘密,还是歪打正着。

如果自己那不要脸的骗子老公真带着债主来了,那可就不妙了。

可自己现在被杨云帆吓的仓惶逃跑的话,那自己之前苦心积虑维护的形象就算不瞬间崩塌,也会遭人质疑的。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候,罗鸣凤也才真正的尝到了被人揭短的滋味了,这可真不好受。

以前,之前她揭别人的短的时候,心中别提多么舒坦了。

现在,她才知道,这茬真是要命啊。

“哎,罗鸣凤,你别愣着啊,你赶紧表态说话啊,用你的行为来证明,杨云帆说的都是假的,把脸给他打回去。”田春丽继续给罗鸣凤施压。

“我,我,我……”罗鸣凤支支吾吾起来。

“哎呀,我说罗鸣凤,杨云帆说的别都是真的吧?”田春丽一看罗鸣凤这神情,自然一下子全明白了,立刻把夸张的语气又增大了几分。

“田春丽,你给我滚一边去。”

田春丽这可恶的女人,一直煽风点火,让自己下不来台,罗鸣凤使劲一下子把她推搡到了一边。

事到如今,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跟杨云帆干到底。

心里知道该怎么做了,罗鸣凤的凶恶底气重新又回来了。

“杨狗,我告诉你,你今天给我跪定了。”罗鸣凤重新朝着杨云帆龇牙。

田春丽被罗鸣凤猛推搡了一下,正要发火。

见着罗鸣凤的底气突然就十足了,她就有些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上去,似乎罗鸣凤的信心很大,自己要是再推波助澜,搞不好给她神助攻就不妙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自己已经把话给她点醒的那么明朗了,她竟然还执迷不悟,杨云帆直摇头。

这罗鸣凤之前有句话说的真没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哼,杨狗,你休要……”罗鸣凤嚣张的话音没有说完。

哐当一声,雅间门被人大力推开了。

门撞在墙壁上的声音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罗鸣凤的老公胡某带着两个脸盘上纹着蝎子刺青、剃着板寸头的魁梧大汉走入了进来。

这罗鸣凤的老公还真来了啊?!

众人心中都是一顿,这一下,究竟是杨云帆说的对,还是罗鸣凤是清白的,很快就见分晓了。

罗鸣凤见着老公胡某,整个人瞬间仿佛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刺入了心脏,浑身颤栗了一下。

脑子在电光火石的刹那运转,罗鸣凤收起脸上的惊讶,立刻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朝着胡某贴了过去:“哎哟,老公,你怎么来了啊。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说,好不好?”

罗鸣凤边娇滴滴的说,边要把胡某往雅间外面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