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原形毕露/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跟我在这里矫情,赶紧拿十万块钱给我!”

如果换是平时,胡某会照顾罗鸣凤的面子,配合着她。

可这一回,胡某被债主吓惨了,现在都还心有余辜。

偏偏这节骨眼上,罗鸣凤这女人却消失了。

债主发话了,若是今天晚上十点之前再见不到钱,就要卸他一只胳膊。

就在胡某心中惶恐到了极点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里面说了罗鸣凤现在的位置。

胡某带着最后这一丝希望来到了这里,罗鸣凤这女人果然在这里。

她在这里跟同学朋友装逼炫耀的飞起,却不管自己的死活,于是令胡某心生愤怒,一股冲动之下,哪里还会想到替罗鸣凤照顾颜面。

罗鸣凤被胡某这么一吼,心中顿时间怒气横生。

你这个没用的废物男人,老娘我靠卖身养着你,你还这么不识趣,老娘我真想要下包老鼠药毒死你。

心中虽然愤怒,但罗鸣凤还是压下了念头,还想要尽量挽救。

“走,咱们出去说,不就是十万块钱嘛。”

罗鸣凤继续推搡胡某,还回头朝着一干人解释了一下,“是这样的,家里是我管钱。”

可眼前的情景,却没人相信罗鸣凤这句话。

若家里真是你罗鸣凤管钱的话,胡某还怎么可能对你如此态度,不是应该表现出畏惧的妻管严神色吗?

“现在就要,赶紧拿钱还给人家,马上就要到十点钟了,人家就要卸我一只胳膊了。”胡某却是不通情理的催促道。

“我都说了,不就是十万块钱嘛,出去给,不是一样吗?”罗鸣凤火冒三丈,这废物男人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暗示呢。

“这里给不行吗?”胡某却道。

“你就是罗鸣凤吧?”

胡某身后一名魁梧大汉冷冰冰开口了:“你老公欠我们老板十万元债务,连本带利,现在一共是十八万元,麻烦你立刻给结算一下。”

“十八万元?”罗鸣凤闻言,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她现在根本就没这么多钱。

最近来了月事,都没去伺候那建材老板,她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对,没错,是十八万元。”另外一名魁梧大汉也是说道。

“刚刚他不是说十万元吗?”罗鸣凤像个木头一样。

“那是本金。”

胡某解释说,“他们说了,如果可以先还十万块,就可以再宽限一个月,我不是替你考虑着嘛。那建材老板每次把你折腾的那么厉害,我也于心不忍……”

“你这个混蛋,你毁了我,你害了我……”

罗鸣凤怎么都没有想到,胡某把这茬都给说了出来。

顿时间,罗鸣凤的情绪在一瞬间就开闸。

她像个泼妇一样,扑到胡某面前拼命扭打。

啪!

胡某一巴掌把罗鸣凤扇倒在地,一把把罗鸣凤的手提包抢了过去,拿出了手机。

罗鸣凤地上爬起来,想要扑上去抢回手提包,被其中一个魁梧大汉给拦着了。

胡某从提包里面翻出了手机,轻车熟路解锁之后,看见网银里面还有十二万块钱。

“不,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动我的钱……”罗鸣凤撕心裂肺的哭喊。

“按照咱们说好的,先给十万元。”

胡某不为罗鸣凤所动,转了十万元给那大汉债主,另外两万元,他转到了自己的私人账户。

“你不是还有两万元嘛,一并转了呗。”那魁梧大汉说。

“不能啊,这两万元我还要留着应急呢。”胡某摇头道。

“应什么急?”魁梧大汉问。

“我认识了一女的,一不小心中标了,医生说再拖的话,胎儿大了就不好拿掉……”

胡某话没有说完,罗鸣凤绝望的哭喊声音刺破在场人的鼓膜:“胡杂碎,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背着老娘偷女人……”

啪!

胡某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罗鸣凤的脸上,毫不客气骂道:“就准你给老子戴绿帽子,就不准我在外面玩女人吗?贱货,赶紧再跟你那个多金的建材老板睡上两回,多让他给点钱,老子还欠别人八万块钱呢。要是不赶紧还上,下个月利滚利又滚到十几万了,贱货!”

吼完,胡某便是摔门而去。

那两个魁梧大汉自然也不会管罗鸣凤的死活,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呜呜……”

刚刚还在杨云帆等人面前嚣张无比,刚刚还光鲜亮丽、刚刚还是趾高气昂的罗鸣凤,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可怜的不能再可怜的女人。

原来她的婚姻并不像她嘴上所说那样美好,原来她那完美无比的丈夫,根本就是一个无赖不要脸。

原来她并不是天天在家里当太太,而是给人当小三儿陪睡卖身子挣钱……

她绝望坐在地上哭泣,泪水弄花了她的妆容,让她的面容看起来奇丑无比。

画风转变是实在太快了,好半响之后,一干人才回过神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没有一人上前去安慰罗鸣凤。

罗鸣凤自己说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之前的她那么可恨,现在如此可怜,对比太鲜明不过了。

“切,我还以为你罗鸣凤真过的不错呢,原来一切都是装的,不得不说,你这戏演的还真是不错呢,把我们都给骗了。”田春丽开口了。

虽然罗鸣凤现在看起来非常可怜,她的心中别提多么开心了。

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装逼炫耀的女人,一直让自己生了无数回闷气的女人,老娘我今天要把气一下子全部在你身上找回来。

“田春丽,罗鸣凤都这样了,你还是……”

陆忠兴虽然痛恨罗鸣凤,但罗鸣凤都这样了,还是算了吧。

“她这样关我什么事情,她是咎由自取!”

田春丽没有半点同情心理,语气显得尖锐起来:“我说你陆忠兴也真是的,刚才这女人那么对你,你还帮着她,我说你是不是贱啊?”

“呜呜……”

罗鸣凤哭的更加绝望了,她的一切都现形了,她没有再跟田春丽叫板的底气。

罗鸣凤多么渴望能有人再站出来帮她说一两句话,起码,能让她有个小小的台阶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