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伪君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春丽,毕竟同学一场,口上留点德。”

刘丽丽开口了,虽然她不待见罗鸣凤,但她天生善良,见不得可怜。

“刘丽丽,我说你是不是也贱啊,刚才没听见这罗鸣凤怎么挤兑你的吗?”田春丽心中很不满。

刚才这罗鸣凤把你们一个个骂的狗血淋头,是你们联合起来把罗鸣凤整成这样的。

现在好了,一个个又帮着她说话,装好人了,虚伪不虚伪啊?

“我跟你们说,这罗鸣凤演戏做假的功夫一流,你们别被她装可怜的假象骗了,我可不会。”田春丽说着,又冲着罗鸣凤道:“贱人,你继续在老娘面前装啊。老娘真没有想到,你这身子卖的可真值钱啊,怪不得能把表面文章做的那么光鲜艳丽。”

“贱人,你不是一直都瞧不起老娘我嫁了一个普通男人嘛。我男人普通怎么了,起码他不像你男人那样背着你搞别的女人,起码他不会逼着我去卖,起码他能给我一个真正的家!”

“贱人,你不要只会哭啊,你刚才那嚣张的底气哪去了啊。你继续给老娘我雄起来啊,贱人!”

……

“你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再说了……”

罗鸣凤被田春丽难听的声音闹的情绪再次崩溃,她双手捂着耳朵,拼命的摇头。

“我就要说,我偏要说,你当初那么瞧不起我,那么的贬低我,我就应该受你的气么。”

“我告诉你,我要把我这些年来因为你受的气,全部还给你,贱女人,你真是贱啊,把自己整容了,然后卖个好价钱,你为什么不去夜总会呢,那里多适合你啊。”

……

田春丽的话越说越难听,刘丽丽又一次开口了:“田春丽,你别说了,就算罗鸣凤之前有多得罪你,她现在……”

“怎么着,刘丽丽,你这是想要管我的闲事吗?”

田春丽却不买账,道:“识相点的,你就闪一边儿去,别来犯贱!”

“田春丽,我说你是不是找事啊。”田春丽两次说刘丽丽犯贱,杨云栋冒火了。

“我在罗鸣凤身上撒气,碍着你啥了吗?”

田春丽朝着杨云栋龇牙,“我现在突然怀疑了,你是不是和罗鸣凤有一腿啊,不然的话,你干嘛帮她说话!”

“田春丽,你不要胡说八道!”杨云栋立刻严肃道。

“行啊,杨云栋,我真没看出来啊,你脚踩刘丽丽和罗鸣凤两条船……”

田春丽见杨云栋语气严肃,她就偏偏要这么说。

“田春丽,你这个疯婆子……”

杨云栋气的跳了起来,杨云帆压住了他,望着田春丽:“田春丽,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不要……”

说实话,罗鸣凤现在真挺可怜的。

她搞成这样,虽然是咎由自取,田春丽趁机落井下石,杨云帆也不想管。

只是这田春丽竟然和之前的罗鸣凤没两样了,逮谁咬谁,如此污蔑刘丽丽,气的杨云栋如此,杨云帆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杨云帆,怎么的,你也想要来教训我吗?”

田春丽斜睨了杨云帆一眼,语气难听:“真是没有想到,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随便揭穿别人的隐私,你这品行……”

“田春丽,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杨云帆随便揭穿别人的隐私!你又不是没有看见,是她罗鸣凤先揭穿别人隐私在先,杨云帆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再说了,罗鸣凤这都是咎由自取,跟杨云帆有毛关系……”杨云栋替杨云帆辩解道。

“是啊,罗鸣凤随便揭穿他人隐私,是她罗鸣凤的人品有问题,但这能是遮掩杨云帆人品有问题吗?”

田春丽语气刻薄,“这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你们几个大男人联合起来,把罗鸣凤整成了这样,算什么男人!”

“哟呵,这田春丽刚刚还趁机贬骂罗鸣凤来着呢,怎么一眨眼,反而帮着她说话了?”杨云栋嘲讽道。

“杨云栋,你用不着这么来讽刺我,我告诉你,等我收拾了罗鸣凤,然后再收拾你!”田春丽瞪眼。

“切,对付一个无法反抗的人,算什么能耐。”杨云栋不屑。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咯?”田春丽黑目了,“你信不信,我能马上把你骂的怀疑人生!”

“田春丽,如果你再胡搅蛮缠,那么我只能请你走了。”陆忠兴黑着脸站了出来,他真看不过去了。

今年的同学会办的实在是太失败了,让她和罗鸣凤两个女人彻底给搅黄了。

“拉皮条的,你牛什么牛,你不要以为你曾经是个班长,我就瞧得起你了。告诉你,我能来参加这聚会,那也是给你面子。你现在既然不给我面子,那么……”田春丽作势就要带着陆忠兴开撕。

“田春丽,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个罗鸣凤,第三个曹大龙,那么你就给我乖乖闭嘴坐好了。”杨云帆声色俱厉。

若是放任这田春丽这么闹下去,那么场子就没法收拾了。

“哟呵,杨云帆,我听你话里的意思,莫非你也要揭穿我的个人隐私了吗?”

田春丽把目光又转移到了杨云帆身上,语气挑衅:“来啊,你揭穿我的个人隐私啊,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来。”

“田春丽,你别作死。”

杨云帆脸色很黑,他也并不是随随便便揭穿他人隐私。

只是别人骑上自己的脖子作威作福,逼的狠了,杨云帆才不得已被迫反抗。

“我就作死了,怎么的。”

田春丽居然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好像自己根本就没什么隐私一样。

“我骂罗鸣凤几句怎么了,我多说罗鸣凤几句怎么了,你们这些伪君子居然阻扰……”田春丽碎碎念着,面目凶恶。

“你说谁伪君子呢……”杨云栋这暴脾气又起来了。

“我就骂你们杨家都是伪君子,怎么了,来啊,有种来掐死我这个女子啊!”田春丽像个泼妇一样。

“田春丽,你真别逼我!”杨云帆忍无可忍。

“我就逼你了,怎么的。你们杨家人先整了罗鸣凤,现在又来帮她,这不是伪君子是什么?”田春丽说着歪理。

“田春丽,也许之前罗鸣凤真欺负你很厉害,也许罗鸣凤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她已经这样了,遭到了报应,现在你真的有点过分了……”苏亚菲开口了。

话没有说完,田春丽立刻咬上了她:“哎哟,你苏亚菲凑进来瞎起哄什么,你不赶紧跟着你的罗永卿卿我我,管我的什么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