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黑的像乌鸦/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春丽,请注意你的言辞,我和罗永之间什么都没有。”苏亚菲立刻严肃道。

“不,田春丽说的一点没错,我和苏亚菲是男女朋友。”罗永却不搭调开口了。

“你为什么要胡说!”苏亚菲皱眉质问罗永。

“你来这同学会,不就是为了见一个想要见的人吗?这人不是我,难道还是别人?”罗永衣冠楚楚的说道。

“我是要见一个想要见的人,但绝对不是你!”

苏亚菲厌恶看了罗永一眼,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好骗的姑娘,而罗永,一如既往的自恋。

“那你想要见的是谁,莫非是杨云帆?”

田春丽立刻夸张了语气,“我是真没有想到啊,杨家这两个伪君子,哄骗女子的手段真是高明啊。杨云栋哄了刘丽丽,杨云帆骗了当年的班花……”

“田春丽,你不要胡说!”

杨云帆严厉喝道,立刻在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田春丽。”

田春丽这女人越闹越凶了,把气氛搞的越来越乌烟瘴气,必须马上让她闭嘴才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田春丽的讯息。

“田春丽,女,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田春丽高考落榜,没有选择复读,走上了南下打工之路。进入了一家装配厂当流水线工人,和流水线杂工薛某相恋三个月之后怀孕,二人奉子成婚!”

“次年,田春丽生下一个女儿,由于她没有生出儿子,遭到娘家人的鄙视,说她生不出儿子,夫妻矛盾开始不和谐……”

“再次年,田春丽生下一个儿子,娘家人虽然不说话了,但由于抚养两个孩子负担很重,薛某经济能力有限,夫妻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X年X月X日,薛某第一次动手打了田春丽,从此之后,家暴揭开了序幕,田春丽三天两头挨打,被薛某逼迫离婚,田春丽不离,矛盾进一步升级……”

“薛某经常喝的烂醉如泥,再也不管两个孩子,田春丽终日以泪洗面。她不是不想离婚,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带着两个小孩,日子该怎么过。”

“……眼前,田春丽将两个孩子丢在家里,跑出来参加同学聚会,薛某正到处找她……”

……

通过圣眼看出来的信息,杨云帆明白了。

为什么罗鸣凤落难之后,田春丽还一直咬着不放。

田春丽的婚姻跟罗鸣凤的婚姻比起来,基本上没什么差别,都不幸的很。

只是罗鸣凤选择了包装婚姻假象,把田春丽刺激的太厉害了。

田春丽因此而生出了忌恨之心,这些忌恨的情绪日积月累,于是便导致了今日的事情。

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概括田春丽现在的状况,那就是像中了举的范进一样。

因为罗鸣凤的事儿让她太过于高兴,变得癫狂不可理喻,于是才作出了这般令杨云帆等人不解的行为。

“田春丽,请你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苏亚菲警告田春丽。

“我有胡说吗,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来见一个人……”田春丽话没有说完,杨云帆打断了她。

“田春丽,人生没有十全十美,但当断不断,自受其乱。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马上选择结束不幸的婚姻,重新开始。”

田春丽现在陷入癫狂状态,和之前的罗鸣凤一样逮谁咬谁,杨云帆不能让她和苏亚菲咬起来。

虽然杨云帆不确定苏亚菲要见的人就是自己,但罗永和梁旭东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顺眼了。

搞不好,这田春丽的事儿处理了,这些混的好的同学又会找自己的茬儿。

本来就乌烟瘴气的同学会这么没完没了的整下去,明年真不用再搞了。

“你什么意思?”田春丽一愣,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下,难道杨云帆还真知道她的秘密?

“没什么意思,就是任何时候,都记得要靠自己。当脚下的路走错了,停止就是进步,不要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一条道走到黑。趁着现在还年轻,你……”

田春丽虽然可恨,但情有可原,杨云帆希望能说服她。

“杨云帆,你说话就不要拐弯抹角了,直接点吧。”田春丽不相信杨云帆知道她的事儿。

“田春丽,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好比泼出来的水,难以收回……”杨云帆语气委婉。

“哼,我看你根本就是胡乱揣测。我的婚姻根本就没有不幸,我和罗鸣凤比起来,她在地下,我在天上!”

田春丽见杨云帆不说,她不觉得杨云帆是在替她考虑,而是杨云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在胡猜。

“杨云帆,你在同学们面前抹黑我,究竟是何居心?!”田春丽立刻咄咄逼人起来。

“田春丽,你别乱咬人,就你现在这逮谁咬谁的姿态,还用得着杨云帆抹黑你吗?”

杨云栋不客气开口了,“你已经黑的像乌鸦一样了。”

“杨云栋,你才是乌鸦,你全家都是乌鸦!”田春丽立刻又咬上了杨云栋。

“够了!”

杨云帆喝断了田春丽,严肃对田春丽道:“田春丽,如果你再不闭嘴坐下来,信不信我马上给你老公打电话。我敢说,你老公若是来到了这里,你出的丑未必会输给罗鸣凤。”

“你……”

田春丽被杨云帆这话给弄蒙了一下,凶恶态度缓了一些:“你别吓唬我,我告诉你,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那行吧,既然你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话,那你别怪了。”杨云帆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作势要开始拨号。

“我才不相信你知道他的号码……”田春丽的话没有说完,杨云帆的手机屏幕上已经拨出了十一个号码。

“田春丽,你自己看看,这是不是你老公的号码?”杨云帆把手机屏幕凑给田春丽看。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田春丽大吃一惊,脸色骤然就变了。

杨云帆这个电话打出去,把自己的位置报了,那么她的男人肯定就会来揪着她,把她一路打回去。

这样一来,那场面可真就难看了。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总之别怪我没有给你最后的机会。”

杨云帆见田春丽被吓着了,语气也是稍微一缓。

虽然心中不待见田春丽,但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若她识趣,不像罗鸣凤这样作死的话,杨云帆愿意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给她一次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