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开牌/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一下,再等一下!”

杨云帆大叫起来,撕心裂肺的那种。

“还等什么,你以为你捂着牌面,就可以改变什么吗?”小方冷冷一笑,动作故意一停。

见着杨云帆如此紧张,他心中别提多么畅快了。

小子,那日你踩我手机,掰断我手机卡,很爽吧?

今天,我让你把所有都还回来!

“我觉得吧,应该把我的朋友叫醒,毕竟他也押了五十万元,就算是输钱,他也必须要做个见证才是。”杨云帆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牛云。

“嗯,这个可以有。”

小方点着头,“好朋友嘛,就要有眼泪一块流,准了。”

牛云被弄醒了,当他知道杨云帆让红姐给他垫支了五十万元和小方赌了,现在也到了开牌的时刻的时候,牛云傻眼了。

“遇人不淑,我真是遇人不淑啊!”牛云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

这下完蛋了,欠红姐的三十万元没还呢,现在恐怕又要多欠五十万元了。

“牛云,这牌面还没开呢,你别先嚎起来行不?”杨云帆皱眉,“万一咱们赢了呢。”

“赢了?”牛云哪里肯信,质疑道:“如果你如此有信心,那么还死死捂着牌干嘛,为什么不开?”

“我是怕有人看了这牌会掉眼泪啊。”杨云帆说道。

“我现在已经掉眼泪了。”

牛云嚎哭,“杨云帆啊,你害死我了,我恐怕要欠红姐八十万元了啊。”

“你怕什么呀,万一咱们赢了呢。再说了,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你已经欠了三十万元了,再加上五十万元,好像也没多大差别嘛。”

“杨云帆,你给老子住口!”

牛云大吼起来:“我告诉你,你这样做,令我非常寒心,咱们绝交!”

“牛云,你先别把话说的这么绝嘛,要是咱赢了呢,也绝交吗?”杨云帆故意大声道。

“这,这……”牛云顿时间有些哑火。

从最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在考虑输,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赢。

对呀,要是杨云帆赢了的话,那岂不是……

不对,这好像有点不太对,杨云帆到了现在都不肯开牌呢,这摆明了他没什么信心啊。

可他要是没什么信心的话,又怎会让红姐帮自己垫支五十万开赌?

“杨云帆,你有几成把握赢?”牛云眨巴的眼睛看着杨云帆。

“现在你不跟我绝交啦?”看着牛云这样子,杨云帆很想要笑。

“输了再绝交不迟。”牛云无耻的很。

“你这家伙啊,我们认识有几年了吧,我什么时候不靠谱过。”杨云帆故作寒心。

“可怕就怕你一直很靠谱,但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牛云紧张的很,电视里面,很多人一生都靠谱,但就一次不靠谱,输掉了所有。

“哎,我说你们两个磨磨唧唧个球啊,赶紧开牌。”

牛云和杨云帆扯淡半天,小方可等不及了。

这是必赢之局,他忍不住想要马上看见这两人哭丧的场面。

“开牌,杨云帆,你赶紧开牌!”牛云也是催促道。

“红姐,麻烦你给多准备点纸巾啊。”杨云帆万分紧张看着红姐。

“放心吧,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纸巾了。”红姐一招手,有人很夸张的拿来了几十卷纸巾团。

“牛云,麻烦你给他们几个人分一下。”杨云帆对牛云道。

“小子,你别装神弄鬼了,赶紧开牌,这纸巾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小方没好气瞪了杨云帆一眼,然后又开始掰杨云帆的手掌了。

“哎呀,不能开,真的不能开呀!”杨云帆嚎叫起来,死死压住牌面不松手,声音显得越来越凄厉。

牛云见状,整个人都蒙了。

杨云帆,你这闹个什么意思?

你不是有把握能赢吗,为什么要叫唤的这么惨?

“给我开!”

小方在两个身边人的帮忙下,总算把杨云帆压住牌面的手掌给掰开了。

小方把牌捏在手中,然后重重往桌面一摔:“黑桃9……”

小方的声音顿时间哑然,牌面不是他意想之中的黑桃9,而是红桃8。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凝视在这张牌面上。

耳朵里面听着,还残留着小方喊的黑桃9的回音。

而眼前,牌面的点数却是红桃8。

“杨云帆,你刚才买的单数还是双数?”

牛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难以置信的看着杨云帆。

尼玛,什么情况。

这明明是一张红桃8,怎么小方喊的是黑桃9?

这可是关系到五十万元啊,小方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都出毛病了。

“我本来有着优先权,想要买单数的,但对方不同意,非得把单数抢过去,所以,没办法咯,我只能选择双数了。”

杨云帆一怂肩膀,很无奈的样子。

“那这牌面是单数,还是双数?”牛云机械性的问。

五十万元,难道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赚到手了?

牛云不相信,打死他也不敢相信。

别说五十万元,哪怕是五万元,他都要存好几年呢。

“你眼瞎啊,这红桃8,双数啊,你没看出来啊。”杨云帆故意白了牛云一眼。

“不可能,这张牌明明是黑桃9,怎么变成了红桃8?”小方大叫起来,难以置信。

“你眼瞎啊,明明是红桃8,哪里是黑桃9了!”

牛云确认赢了之后,他立刻夸张语气跟小方吼道:“8和9都不分,你妈生你不识数吗?”

吼完,牛云就要去抓小方面前的钱。

“你们出千,给我住手!”小方连忙按住自己的钱,痛斥起来。

这时候,他感觉这一切好像就像一场梦。

明明是赢定了的局面,却输的一败涂地。

“我们出千?”

杨云帆的语气严肃起来:“牌是你洗的,而且还是你拍了我的手抽取的,也相当于是你抽取的,怎么反倒说我们出千了?”

“就是,输不起就是输不起,现在想要赖账吗?”

牛云立刻扯开了嗓门,这时候也顾不上红姐那身材恶心了,把红姐往身边一揽,道:“有红姐在场,你问问她,我们出千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