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还是假货/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大师却开口了:“杨小姐,依靠一样东西的鉴别,这其实根本证明不了什么,谁也不是圣人,谁都有走眼的时候。难道千里马就不会马失前蹄吗?”

“对对对,黄大师这话非常有道理。一个平常考试每次都拿优的学生,偶然一次拿了良,难道我们就说这名学生的成绩不如那些偶然一次拿着优的学生吗?”

赵大师立刻跟着说道,还以此继续嘲讽杨云帆。

人家黄大师是成名已久的鉴宝大师,你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偶然一次撞中了,难道你就比黄大师本事高吗?

“你们……”

杨素素气的瞪眼,这两老头真是太不要脸了。

输了还能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顺便还反击了杨素素一次,这让杨素素心里真是好气好气啊。

“没事,杨姐。”

杨云帆摆手了,道:“老板不是说已经抱真品去了吗,等老板把珍品抱来了,再让黄大师先看看呗。”

这世界上最好找的东西,就是借口。

口头上跟这两个老头扯皮,杨素素是占不到便宜的。

像他们这样的大师,扯皮工夫早就炉火纯青了。

想要让他们哑火,那么只有手上见真章。

“黄大师不是说没带鉴别工具吗?”杨素素问。

“这种地方,老板肯定有工具提供啊。”杨云帆提醒说道。

“哦,对对对,杨云帆,你这话可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我居然把这茬给忘记了。”杨素素一拍脑门,连忙就盯着黄大师:“黄大师,等会咱跟老板借用一下工具,你总不会再找理由推辞了吧。”

“若是有工具,老夫当然不会推辞。”

黄大师面不改色,还胸有成竹的样子。

毕竟,他是真有鉴别本事的。

有了工具在手,还怕打眼?

苏翠看着眼前几人扯皮,她也不表态。

她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

很快,老板抱着一个外表和刚才那玉弥勒“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了。

这一次,老板没有再像之前那样随便放在桌子上,而是小心翼翼的放下了。

“这件是真货了,我开店这么久,总共只有三个人见到了它。”老板神色严肃道。

“那依你老板的意思,那些没有看见这真货的人,都被你用赝品给坑咯?”杨素素说。

“姑娘,你说这话我可要不高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黑市古玩,什么叫黑市,那就是凭本事赚钱。没有金刚钻,来揽什么瓷器活儿。”老板一瞪眼。

“也是,算我多嘴了。”杨素素没有说话了,这黑色的确是这样。

“老板,你这里鉴赏玉器的工具有吧?”杨素素看着老板。

“有,有有。”老板连说了三个有字,然后转身取出了一个小盒子。

里面有放大镜,激光笔什么的。

“黄大师,既然这工具都摆在眼前了,那么请你先来吧。”杨素素立刻盯着黄大师说道。

“自然。”

黄大师取过了激光笔和放大镜,然后就仔细观摩起来。

“杨云帆,你看这样东西是不是真品?”杨素素没有打扰黄大师,而是扭头询问杨云帆。

“是不是真品,不是有黄大师在嘛。”杨云帆慢条斯理道,“等黄大师鉴别完了,听结果便是。”

“你不是用肉眼就能看出真伪嘛,你先跟我说一下,不行啊。”杨素素嘟嘴。

“咱也不差这一会儿嘛。”杨云帆说。

“好吧。”杨素素闭嘴了。

她知道杨云帆的意思,先看看这黄大师的结果,然后找机会打脸。

“老板,你这东西是不是还是喊价十八万元?”看了一会,黄大师询问老板。

“没错,十八万元。”

老板点着头,看着黄大师,“大师,这一回看出来了吧,是真货不?”

“小子,你也来看看吧。”黄大师却没有公布结果,而是看着杨云帆。

“黄大师,你先说出你的结论,然后杨云帆再看不迟啊。”杨素素抢着说道。

“杨姑娘,现在可不是争论一时长短的时候,这东西的真伪我说了也不算的。让杨云帆这年轻人也给看看,大家综合一下意见嘛。”黄大师狡猾的很。

“你先说出你的结论,然后杨云帆再看又怎么了?”杨素素追着道。

“年轻人,你也来看看吧。”黄大师却是看着杨云帆。

“行,那我就看看吧。”杨云帆是看出来了,黄大师多半已经胸有成竹。

不过他想要反将自己一军,希望自己走一次走眼,然后被他找着机会反击。

“不行,杨云帆,你不能看!”杨素素却是阻扰了,看着黄大师:“你先说出结论又怎么了?”

“杨姑娘,反正黄大师都是要说结论的,何必争一时长短。”赵大师和稀泥说。

“哼,我看黄大师根本就是没看出来。”杨素素气鼓鼓的。

“算了,杨姐,何必闹成这样呢,我看看再说吧。”

杨云帆把杨素素拉到一边,然后看着眼前这东西,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物件的信息。

“无名玉弥勒佛,高35厘米,重45斤,距今年份八年零七个月……”

很显然,老板太狡猾了,又拿出了一件赝品。

这一件赝品做工更加逼真,就算黄大师借助着工具,估计他也一时半会儿吃不准了吧。

所以,他才迟迟不肯公布结论,等着自己开口之后,再进行斟酌。

杨云帆装模作样看了一会玉弥勒佛,然后看着黄大师:“黄大师,你觉得这物件如何?”

“年轻人,你认为呢?”黄大师反问道。

“哎,黄大师,你怎么这样……”杨素素又不满了,这老头居然还让杨云帆先说。

“我说它是假的。”杨云帆干脆直接道。

“呵呵,年轻人,既然你说它是假的,那么请你指出来给我看看。”

黄大师呵呵一笑,论城府,对方还是太年轻了。

“我指不出来,但我就知道它是假的。”

这件物件做假太厉害了,得把这玉弥勒佛弄碎才可以。

不打碎,根本无法鉴别出来。

“年轻人,你这话可说的不对啊。你既然说它是假的,你又找不到理由,那这不是信口雌黄嘛。”黄大师忍俊不禁。

“就是,小伙子,你这话可是前后矛盾呢。”赵大师也是讽刺道。

【作者题外话】:书荒的看官可以去看看浪涛的老书《山村小神医》,记住,笔名是浪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