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小瞧南阳大师/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误会?”

本来,杨云帆就对骗子没什么好感,对方不惹他,也就算了。

现在,这老家伙竟然还骑在自己头上装逼。

杨云帆的语气更加不客气了:

“我说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你想要骗人,你爱怎么骗就怎么骗去,不关我的事儿,我也不想管。可你为什么偏偏揪着我不放手,我刨了你家祖坟了,还是挖你家龙脉了。识相点的话,我们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少在我面前装出这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否则的话,别怪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云帆,你竟然……”

杨素素几人更加傻眼了,没有想到,杨云帆居然还敢这样威胁南阳大师,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种犯众怒的事儿,恐怕苏翠站出来,也保不了杨云帆了。

果然,杨云帆这话一出,众怒再次犯了。

“小子,你特么找死啊,你竟然还敢污蔑南阳大师!”

“混蛋,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今天大爷我要好好教你做人!”

“真是有娘生没娘教的小杂种,当初怎么就不把他呛死在粪坑里面,留在这世界上浪费粮食资源!”

……

“放肆!”

一直在众人面前装作高僧模样的南阳大师见杨云帆还这么狂,他那副什么佛家普渡众生的慈悲形象顿时间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南阳大师衣袖一甩,全身带着滔天正义:“我南阳大师这些年来广结善缘,从来不曾遇着像你这么冥顽不灵的小子。竟然三番两次说我骗人,你有何凭据?在场的诸位可都是能给我作证的,我何曾骗人了?”

“南阳大师心慈仁德,怎么可能骗人!”

“南阳大师真是啰嗦,还跟这小畜生磨叽什么,立刻弄了他!”

“信口雌黄的小混账,你想怎么死!”

“大师,你还是莫生气了,我们替你教训这小畜生一顿,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南阳大师这句放肆,无疑于把众怒引向了最极致。

众人看着杨云帆,像是见着了仇深似海的仇人。

纷纷要扑过来撕了杨云帆,杨素素几人本能般的朝旁边缩了缩。

不是他们不想救杨云帆,实在是救不了,他这张嘴,太能惹事了。

苏翠的眉头,皱的更深。

“都给我站住!”

南阳大师大喝一声,喝住蠢蠢欲动的众人:“我们佛家讲究以理普渡,今天你们都不要动手,我会好好渡化这冥顽不灵的小生的。”

你妹啊,你一个被寺庙开除的和尚,有什么资格代表佛家,有什么资格渡化老子!

不过,杨云帆倒还是挺佩服这南阳大师的。

换是别的骗子,遇着这场景,恐怕就会乱了阵脚。不仅不会制止众人,反而会在众人一拥而上混乱之际溜走。

而现在,这老骗子不但没有乱了阵脚,反而镇定自若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掌控了局面主动。

眼前这个状况,只要这老骗子不开口,肯定不会有人放自己走的。

如果没有圣眼系统在手,杨云帆多半会心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

但圣眼看出来这南阳大师是骗子,那么这就错不了。

依靠圣眼系统跟这老骗斗都下去,哼,看谁笑到最后。

“大师,我佛不是有句禅语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师,你就别耽误工夫了,我们替你下地狱。”

“对,没错,大师,并不是所有的畜生都能渡化,你就别耽误精力了。”

“大师,你让开,让我们来替你收拾场子!”

……

南阳大师的态度让众人还是觉得啰嗦,纷纷再次请缨。

“大家别吵,稍安勿躁!”

南阳大师大手一挥,再次压住众人。

反正他现在已经掌控了主动权,慢慢收拾眼前这小子也不迟。

整好了,说不定等会能找理由趁机多骗几个人,扩大一下战果。

“小施主,谁都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佛慈悲,不跟你计较。不过我佛不跟你计较,但贫僧却要为我佛争个面子。如果你现在马上为刚才的话道歉,那么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别怪我惩罚于你!”

“惩罚我?”

杨云帆一顿,道:“你刚刚不是还说佛家要以理普渡嘛,怎么转眼就要说惩罚我了?你这个老骗子,你以为我真冤枉你了吗?我有没有胡说,想要验证非常简单。”

杨云帆指了指杨素素刚才买的石头,道:“只要马上现场把这块石头切开,结果立刻就显现出来了。到时候你是骗子,还是大师,咱们用事实来说话,现在说再多废话,也没什么用,是不是?”

“把这石头切出来?”

南阳大师无疑被杨云帆将了一军,稍微顿了一下,然后道:

“我之前说过,我今天要结束红尘历练,回归到我佛身边。这原石如此大一件,一时半会儿哪里能切出来……”

“怎么的,你是不是想说,你没时间留在这里?”

杨云帆打断了南阳大师:“你这分明是心虚了,想要离开。”

杨云帆说到这里,人群立刻沸腾了起来。

“大师,你就跟这小子现场对质吧,马上把这块石头切开!”

“对,没错,你晚一天结束红尘历练,我想佛祖也不会说什么的。”

“就是,让这小子心服口服,省的他再乱咬人!”

……

杨素素几人神色倒没多大变化,毕竟,很早就传言了,今天是南阳大师最后一天红尘历练。

杨云帆这个理由,用的有点卑鄙啊。

南阳大师面色不改,一挥袖子,傲然道:“我南阳行得正,坐的端直,何惧心虚!倒是你早早得知我今日会结束红尘历练,却以此来要挟,实在是用心险恶啊!”

听到对方这话,杨云帆这才明白,自己还是小看了对方的无耻程度。

到底还是职业骗子啊,行骗之前,把退路都安排好了。

很早就放出话来,说今天是他红尘历练的最后一天,提前打好了伏笔。

现在自己拿这茬来说事,竟反被污为手段卑鄙无耻。

“小子,你爹当初怎么就不把你射进母狗肚子里面,生出你这么一个无耻之徒!”

“小杂毛,你今天别想站着离开。我告诉你,哪怕大师不追究你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小子赶紧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赶紧给你准备棺材吧!”

……

南阳大师的傲然,又引得一干信徒吹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