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骑虎难下/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我用心险恶?”

杨云帆哼了一句,不跟他做口舌之争。

既然这厮是个骗子,那么他给别人挑的东西,必然也是假货。

这块石头这么大,你说没时间等候它被打磨出来,那行,咱就给你挑个小件的,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杨云帆直接盯着黄大师手里的金蟾,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这只金蟾的讯息。

“无名金蟾,用黄铜做的模型,外表做了镀层和做旧处理……”

“金蟾形体坚固无比,不像黄金那般质软,大力锤击,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

圣眼看出来了,黄大师手里这只金蟾果然是假货。

想要证明,也非常的简单。

只要用牙咬或者用力锤击便是。

真金是软的,用牙咬,上面会留下痕迹。用力锤击,它不会变形。

只要现场用力锤击或者牙咬了,它都不会变形,这不就证明这玩意不是真金的么!

“黄大师。”杨云帆看着黄大师。

“杨云帆,你要干嘛?”黄大师有些紧张的看着杨云帆。

现在杨云帆乃是众矢之的,他可不想被卷入进来。

“这南阳大师给你推荐的金蟾,其实是一个假货,你把金蟾给我,我马上当众证明给你看!”杨云帆朝着黄大师伸手。

“什么,我这金蟾是假货?”黄大师一听,有些愣。

围观的观众们先也是一愣,然后就嚷起来了。

“老头,既然这小子说你的金蟾是假货,那么你就拿给他证明试试!”

“没错,正好这也可以证明一下,南阳大师的眼光究竟是不是真的,大师究竟是不是骗子!”

“老头,你把金蟾给他吧。”

……

黄大师却是眼睛一瞪,把金蟾抱得更紧了,冲着众人一瞪眼睛:“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金蟾你们又没有掏钱,看热闹的当然不会心疼损坏这宝贝了。”

“杨云帆,你要怼南阳大师,你还是挑别人的宝贝吧,拜托你了。”黄大师说完,居然就往人群里面钻了去。

“黄大师,要不这样,如果你这东西是真的,我照价赔偿,如何……”杨云帆追了一句,但黄大师已经跑没影儿了。

“哈哈,小子,你看看,你没咒念了吧?”围观的众人见状,纷纷哄笑起来。

杨云帆其实能体谅黄大师的心里想法,他已经深深中了南阳大师的套路了,进入了发财梦的自我催眠。

陷入这种状况的人,他们必然害怕别人破坏他们的美梦。

换句话说,就算他这东西是真的,自己弄坏了,照价赔偿,在他看来,也是折本。

因为这东西是南阳大师推荐的,它本身的价值还会再翻倍。

所以,不管怎样,黄大师不答应,也是情理之中。

黄大师不配合,那杨云帆只好另外找个人来配合,便是这个拿着小铜鼎的胖子了。

这胖子的逼装的不错,数十万元眉头都不皱一下,不是黄大师这样缺钱之人,想必不会拒绝的。

盯着胖子手里的小铜鼎,杨云帆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这小铜鼎的资料信息。

“无名小铜鼎,用现代工业溶铸而成,做了三个月旧处理……”

“外表做的逼真,但只要刮开外皮,可以看见里面新鲜的黄铜。而古代的铜器,因为冶炼技术不先进,大多是青铜。偶有黄铜,质色也不纯,带着其他杂色……”

……

果然不出杨云帆所料,这小铜鼎也是假货。

古时候的冶炼技术没现在这么发达,大多只能做青铜。

只要刮开这小铜鼎的外表,露出里面的现代纯色黄铜。

到时候,这玩意是宝贝,还是赝品,一目了然了。

“这位胖叔,你手上这小铜鼎其实也是假货,你拿给我……”

令杨云帆没有意料到的是,他话没有说完,胖子二话不说,就跟着之前的黄大师一样,直接钻入人群消失不见,速度简直堪比白驹过隙。

“哈哈,小子,你看吧,这就是你冒犯大师的下场,没有一个人愿意支持你!”

“没错,小子,你还是别折腾了,赶紧给大师道个歉,或许大师能饶你一回。”

“小子,别磨叽了,难不成,你还不死心啊!”

……

众人见状,又是一阵嘲讽。

杨云帆不信这个邪了,他暂时没有先用圣眼看,而是直接跟其他的有缘人开口。

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配合他,全部都躲的远远的。

这一下,杨云帆是真的骑虎难下了。

没人愿意配合自己,那么就缺乏揭穿这老骗子的有力证据了,这可不妙啊。

杨云帆这连番出丑,南阳大师的神色更加自若了,笑呵呵看着杨云帆:“小施主,我看这样吧。要不,咱们每人在这里挑一样东西,谁的东西看涨价值的倍数多,谁就赢,如何?”

“来就来,怕你啊!”

杨云帆当然接招了。

事实上,杨云帆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不过,你若是输了……”

南阳大师双手合十,顿了顿,道:“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到时候你只需要在这里,面向西方跪上一个小时,向我佛忏悔,请求我佛饶恕你的罪过便是。”

南阳大师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嚷起来了。

“大师,这小子如此乱喷你,你就只让他在这里跪一个小时,也太特么便宜他了。”

“就是,起码也要剁他几根手指头,以示惩戒啊!”

“剁手指头哪里够,要剁手才行!”

“各位,你们都太残忍了,这样是不行的。按照我说吧,在地上立两把菜刀,把刀刃向上,然后让这小子跪上去,多省事儿,对不?”

“麻痹的,你这个主意真特么绝了!”

……

“都不要嚷了。”

南阳大师慈悲一挥手,道:“我佛说过,回头是岸。各位施主,切莫动了恶念。”

“南阳大师真是慈悲啊!”

“是啊,这等好人,要是不回到佛身边去,多好啊。”

……

众人又是一阵匍匐。

“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杨云帆哪里半点领这老骗子的情了。

这厮又一次在自己头上装逼,还特么说只需要在这里跪上一小时就行。

表面上这茬没什么,其实这是一次严重的侮辱。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祖宗,下跪父母。

除此之外,岂能轻易下跪!

杨云帆严重怀疑,这老骗子想要趁机再圈点粉,为等会再找理由多套路几个傻子做铺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