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日了狗/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我看得不错的话,这是老坑玻璃种,质地非常之高。”黄大师看完之后,神色严肃开口了。

“能值多少钱?”杨云帆问。

“这个不好说。”黄大师摇了摇头。

“怎么会不好说呢,你不是懂这个吗?”杨云帆狐疑着。

“小伙子,这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

黄大师神色严肃,“翡翠属于玉石的一种,你这质地非常高,所以我无法给与准确的估算,你最好去找这样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小哥,我出一百万元,你卖给,如何?”奥迪女郎又开口了。

“我出一百五十万元。”胖子又加价了。

“不卖,给多高的价格,我也不卖。”杨云帆一摆手,高声道。

“小伙子,你傻啊,一万块钱的东西,转手能卖一百多万了,你为什么不卖?”有人嚷道。

“我又不缺这点钱,不懂得行情就随便卖了,将来必然会后悔。”杨云帆一挥手,对苏翠开口了:“苏姐,麻烦你帮个忙。”

“我已经打电话叫人了。”

苏翠回应,这翡翠一切出来,她就知道价值不菲。

杨云帆如此精明的人,不知道这翡翠具体价值之前,他多半不会卖,那么苏翠何不给他个面子。

“谢谢苏姐了。”

杨云帆谢过之后,果然很快苏翠的人来了,帮忙把石头给保护了起来。

然后,杨云帆的目光落在了南阳大师的身上:“大师,现在结果很明了了,我花一万块钱买来的石头,涨幅至少是一百五十倍了。哪怕你刚才的银元不折价,你也是输了。”

“没错,我输了。”

南阳大师非常大气的就认输了,这认输的姿态也有一番高僧姿态,看上去一点都不虚假的那种。

“既然你输了的话,那么是不是该让你挑的那些所谓的有缘人,把东西拿出来鉴定一下了?”

杨云帆见着南阳大师到了这份上,居然还镇定自若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佩服。

这还真不是一般的职业骗子,这等处境了,还如此冷静。

其实杨云帆是误会南阳大师了,南阳大师心中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走。

可他没有给自己插上翅膀的本事,被这么多信徒给围着,他也没机会跑啊。

这也真是日了狗了,这些信徒本来成为自己有力的装逼倚仗,而现在却成为了监视自己,防止自己逃跑的眼线了。

“这……”

不等南阳大师说话,黄大师立刻就把他的金蟾递到了杨云帆手里:“小伙子,你给我看看吧。”

“大师,既然你给他推荐这金蟾,那么你应该是看出来这金蟾的价值了吧,你先给说说呗。”

杨云帆并没有急于找出破绽,而是先故作询问南阳大师。

“我看这金蟾质地不错,极有可能是纯金的,所以……”南阳大师硬着头皮胡扯。

结果南阳大师的话没有说完,杨云帆就抢过了话头:“大家都听见了吧,南阳大师说这只金蟾极有可能是纯金的。金子,大家都不陌生吧,知道这东西质地很软,用牙齿都能咬出印记来……”

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黄大师就连忙把金蟾抢了过来,立刻放到嘴边一咬。

“哎哎哎,老头,你嘴里还有牙没,别把最后几颗牙都给崩掉了。”有人起哄。

咯噔!

这人话音一落,黄大师嘴里还真就蹦出了几颗牙。

然后,黄大师就破口大骂了起来:“麻痹的,这玩意绝对不是金子,我假牙都咬坏了,上面都没有留下任何印子。”

然后,黄大师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把小锤子,对着金蟾的边沿敲了敲,结果金蟾一点形变都没有,坚硬的很。

“老东西,你不是说这是纯金的吗,怎么这么硬!”黄大师气急败坏的瞪着南阳大师,把称呼也改为了老东西。

“这位施主,贫僧刚才说过了,贫僧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看涨,赌宝有风险啊。”南阳大师面色不改,理由那叫一个充分。

“呃,这……”黄大师立刻语塞,脸色涨的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没错,南阳大师的话一点都没错,赌宝嘛,本来就有风险。”杨云帆突然站出来帮南阳大师说话了。

不等黄大师疑惑,杨云帆就继续说道:“这南阳大师帮人看走眼一件两件东西,也合乎情理。不过,要是他帮人看的东西,全部都是假货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各位说是不是?”

“对对对,这话说的在理呢。这才看了一件东西呢,咱们再多看几件东西便是了。”有人立刻嚷嚷了起来。

“南阳大师,你说呢?”杨云帆微笑扭头看着老骗子。

“然。”

南阳大师脸色憋的像便秘,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点头。

今天算是彻底栽了,得赶在骗局被彻底揭穿之前,想个法子脱身才是。

“你给我看看吧。”那胖子连忙把小铜鼎塞到了杨云帆手里。

“南阳大师,你又给说一下,你给这个胖叔推荐小铜鼎的理由是什么呢。”杨云帆故技重施,对着南阳大师说道。

杨云帆知道这老骗子的阵脚其实已经乱了,他心里必然在百般酝酿着脱身之计。

但杨云帆就是要不停和他说话,不停给他压力,不停打断他,看这老骗子还能撑多久。

“这个,这个嘛……”

南阳大师恨不得掐死杨云帆,但被众目睽睽看着,他不得不强硬开口:“我觉得这是商周时期的青铜鼎,收藏价值极高。”

“大家也听见了吧,南阳大师说这乃是商周时期的青铜鼎,大家都听明白了,都听仔细了吧,大师说这是青铜鼎!”

杨云帆高声喊着,然后借了一把小锉刀,把这小铜鼎的外表搓了几下,里面顿时间露出了现代工业才能做出来的纯色黄铜。

“大家看啊,都仔细看啊,这是什么颜色,这是黄颜色。商周时期,那时候的工业水平有限,根本冶炼不出来黄铜,只能冶炼出青铜。现在,这东西是一件现代仿品,还是真货,一目了然了吧。”

杨云帆高高举着,人群再次哗然了。

如果说七八件东西,南阳大师看差了一件两件东西,那还说得过去。

这才看了两件东西,两件东西居然都是赝品,这恐怕就要提前说不过去了啊。

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在了南阳大师脸上,看他还有什么话要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