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多亏了小帆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奇怪啊,这都过去快两小时了,怎么那朱子涛还不来?”

病房之中,杨云帆的大伯杨永新感到非常奇怪。

“这孙子不来,那还不好吗?”

杨永海没好气道,“这混蛋带着人一来,咱们肯定给得他们干一仗。”

“这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混蛋迟迟不来,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混蛋究竟憋的什么烂屁呢。”杨永新说道。

“可能是被什么给耽搁了吧,这朱子涛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又不是不知道。”

杨永波开口了:“这就是一个几度坐牢的惯犯,他既然扬言要报复,肯定不会罢休。”

这时候,杨永健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一个工友打来的。

“喂,老黄,啥事?”杨永健按下了接听键。

“好消息,朱子涛那混蛋被警察抓起来了。”手机里面传出了兴奋的声音。

“什么,你说什么,朱子涛被警察给抓起来了,真的吗?”杨永健怀疑自己听错了。

“没错,他是在医院门口被抓的,当时七八个女警按住了他,从他身上找出了一把自制枪支,里面有五发子弹,现在方子龙正在想方设法捞他呢。”老黄说道。

“什么,在医院门口被抓的,他还带了把枪?”杨永健惊的差点摔了手机。

很显然,朱子涛这混蛋并没有去叫人,而是去取了枪。

五发子弹,这是要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啊。

“嗯,没错。”

老黄激动的很,“这混蛋没少欺负咱们,现在被抓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谢谢你,老黄,真是太谢谢你了啊,改天请你喝酒。”

电话挂了,杨永健还没开口,杨永新等人便是立刻问:“朱子涛被抓了,什么情况?”

难怪这家伙现在还不露面,原来是被抓了。

“这混蛋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把枪,要把我们都杀掉。不知道他惹了谁,人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被七八个女警给抓了,当场搜出了枪支和子弹。”杨永健说道。

“我草,这混蛋!”

杨永新等人一听,无不惊出一身冷汗。

他们可都知道朱子涛心狠手辣不好惹,所以之前朱子涛在他们面前那么嚣张,他们也不敢跟朱子涛动手。

“对方有没有说朱子涛惹了谁,为什么被抓?”杨永波问。

“老黄没说,估计他也不知道。”杨永健回答着。

“哎,你们说会不会是小帆子报警了?”杨永新突然说道。

“你们两人不是亲自把他送上了出租车吗?”杨永健一愣。

“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半路下车又返回来呢,再就是,永波的腿被打断这事儿,咱们谁都没说,小帆子怎么就知道的,这太不正常了呀。”杨永新质疑。

“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杨永健拿出手机,立刻拨号。

“哎,爸,啥事啊?”杨云帆刚洗了个澡,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的父亲。

“你现在在哪里呢?”父亲杨永健严肃问。

“我还能在哪里,当然是自己找了个地方住啊。”杨云帆猜到了,父亲多半是要问自己为什么知道二伯腿被打断这事儿。

“我问你,你二伯的事儿,你怎么知道的?”父亲问。

“我听你一个工友讲的。”杨云帆随口扯道。

“谁?”父亲又问。

“我答应人家,不说的。”杨云帆又乱扯。

“你没告诉你妈和二伯母他们吧?”杨云帆不说,父亲很生气。

“没有,我谁都没有告诉。”杨云帆认真道。

“那行吧,这事儿我暂时不追究你了,我再问你一句,你离开医院的时候,有没有报警?”父亲的语气更加严肃了。

“爸,你还记得盐城妈租那房子对面家的陈阿姨吧。”杨云帆提示说。

陈莲莲抓了朱子涛这事儿迟早得让父亲他们知道,杨云帆也就不隐瞒了。

“我问你有没有报警,你怎么扯到人家陈阿姨身上去了?”父亲不解。

“陈阿姨不是有个女儿叫陈莲莲嘛,人家是个警察。”

“难道,是你打电话给陈莲莲,让她在医院门口堵了朱子涛?”

父亲一顿,然后又觉得不对劲:“不对呀,陈莲莲不是在盐城嘛,她怎么又……”

“咱们楼上不是被陈莲莲抓了一个贼嘛,那贼是公安部重点通缉的要犯,陈莲莲因此立功,提前转正,刚刚被调到巴城了。”杨云帆说。

“你的意思,你打了电话给刚刚调到巴城的陈莲莲,然后让她们在医院门口堵了朱子涛?”父亲一切都明白了。

“是啊,爸,那孙子那么混蛋,咱可咽不下那口气……”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你这个混蛋,谁让你们这么干的。那朱子涛带了枪,你这么莽撞,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妈交代啊……”父亲立刻就骂起来了。

“爸,我这不没事嘛,你就别骂了。”

杨云帆知道,父亲这么骂自己,一来他是真被吓着了,二来也是为了自己好。

父亲顿了一下,语气缓和了一些:“小帆子,之前在医院,我没打疼你吧?”

说到底,要不是杨云帆打电话给陈莲莲,说不定他们这一病房的人,全部早挺尸了。

“不疼,早就不疼了。”杨云帆故作说道。

之前在二伯的病房,不明情况的父亲情急之下打了自己,杨云帆怎么会怨恨他。

“不疼才怪,当时我手都麻了一阵呢。”

父亲心疼说了一句,然后问:“你是专门坐车提前来巴城看你二伯的吗?”

“也不是,另外还有点事儿。”

“那行吧,你忙你的事儿吧,抽空了,再来看你二伯便是。”

杨永健猜测,应该是杨云帆的朋友提前让他来巴城熟悉包工头事务吧。

“嗯,好。”

电话一挂,杨永健便是对杨永新等人道:“事情搞清楚了,是小帆子给我媳妇对门那个女警姑娘打了电话,女警姑娘带人在医院门口堵了朱子涛。朱子涛这混蛋带了枪支,算是自掘坟墓。至于小帆子怎么知道二哥腿被打断的事儿,他说是我的一个工友讲的,具体是谁,他也没说,不过他没有把这事情告诉家里其他人。”

“原来是小帆子啊。”

“是啊,要不是小帆子,这一屋子的人出事了,家里可就剩下孤儿寡母了。”

“哎,永健,抽空啊,咱们得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啊。”

“感谢啥哦,淑华她不是说人家女警姑娘的母亲对小帆子很满意嘛,要是两人能成,咱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还用说两家话吗?”

“哈哈,不错,要是小帆子能娶个女警当老婆,那咱们以后也不会再受这么多窝囊气咯。”

……

杨永新等人纷纷松了口气,病房里面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许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