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是你的贵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如果不谈好,到时候他们又加价,你也要再次出钱的。”

杨素素认真看着杨云帆。

“钱哥那里……”

杨云帆话没有说完,杨素素打断了:“钱哥要下午才到,你上午把事儿给解决了呗。”

“行吧,带我去见对方吧。”

事到如今,杨云帆还能怎么着,当然得把这茬给谈了。

“呵呵,我知道你肯定行的。”杨素素期待的不得了。

“这估计就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我是你的喜事吧。”杨云帆戳破。

“是啊,你连南阳大师那样的老骗子都搞得定,把我这里的价格谈拢,对于你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啊。”杨素素点头。

“现在还没开始呢,你就确定我一定行么。”

“我相信你一定行的,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挑中你这支潜力股。”

“我是潜力股,啥意思?”杨云帆不太明白。

“这还不简单嘛,我一个女人,在商场打拼很吃亏。而那些所谓的靠山,一个个都不鸟我,要么就要姐姐去伺候他们,姐姐没办法。找不到靠山,也就只好自己找一个能成为靠山的潜力股咯。”杨素素仔细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一个潜力股?”

看来,杨素素当初给自己一成股份,这并不是白送啊。

而是以某种方式,把自己跟她绑一块儿,这个精明的女人。

“女人的直觉咯。”杨素素说。

“行了,不扯没用的了,把对方的资料提供给我一下。”

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杨云帆已经上了杨素素的贼床,哦不,上杨素素的贼船。

两人现在利益绑一块儿了,杨云帆也就懒得再浪费口水了。

“嗯,好的。”

杨素素早准备好了对方的资料,递给了杨云帆一个文件夹。

杨云帆翻开文件夹,里面力强工程的各方人员讯息,全面的很。

“跟你谈广场那边两个洗脚城改为俱乐部工程的人,是谁?”杨云帆问。

“是他吴培德,盐城的建筑包工,都是他说了算。”

杨素素立刻在文件里面给杨云帆指了出来。

上面有这个人的照片和资料,大概四十岁,面目长的很凶狠,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现在带我去找他吧……”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杨素素就道:“不用找,人现在就在我的俱乐部。”

“现在就在你的俱乐部?”

“嗯,这人都来我这里玩了好多次了,不瞒你说,他一次都没给钱,一直都记账,现在都欠我一百多万了。”杨素素皱眉。

“欠你一百多万了?”

杨云帆一顿,“这不老赖嘛。”

“我也不敢硬要啊,毕竟我难保以后不会修房子搞建筑,到时候被他卡了,那可就难办了。现在,他要趁机涨我的改装价,我不是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嘛。”杨素素无奈的很。

“那行吧,你现在领我过去,我顺便让他把账给你结了。”杨云帆说道。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得罪他啊,要是得罪了他,广场那边的两个洗脚城改为俱乐部的事儿,恐怕就要黄了。”杨素素连忙道。

“放心,我自有分寸,我会让他乖乖同意的。”杨云帆安慰道。

只要他吴培德还是个人,那么他就有弱点。

“你真有把握?”杨素素一顿。

“毕竟这里面也有我的两成股份,你觉得我会乱来?”杨云帆一本正经。

“你要是真能帮忙拿下来,姐姐回头奖励你。”

杨素素期待的很,她当然知道杨云帆不会乱来。

“什么奖励?”

杨云帆也期待的很,这杨素素长的其实也很养眼,是个御姐。

“到时候不会让你失望便是。”杨素素的脸突然就有些红了。

杨素素的脸色都红了,杨云帆当然就知道这奖励是什么了,没说的,立刻开工。

杨素素带着杨云帆来到了俱乐部一个包间,杨素素要让服务员去通知一下。

毕竟来这里玩的人,都不希望被打扰。

“不用了。”

杨云帆却是一摆手,省略了通知这一环节,直接推门进入了。

里面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两个是房间公主,两个是陪玩的,剩下两人,便是吴培德和他的朋友了。

吴培德的朋友跟他一样年纪,神色看起来倒是挺和善。

“你是谁呀,服务员呢。”

见着杨云帆直接进来,吴培德的脸立刻就不满了。

“没关系,也许这小伙子走错了房间呢。”吴培德的朋友态度倒还可以。

“走错房间,这可能吗?”

吴培德一瞪眼,“外面有服务员守着呢。”

“我没有走错房间。”

杨云帆说完,对着房间里面陪玩的女孩和房间公主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哎哎哎,小子,你谁呀,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出去?”吴培德的声音吼了起来。

“马上让杨素素过来见我。”吴培德朝着房间公主吼道。

“吴老板,别生这么大的气嘛。”

杨云帆面不改色,“我是你的贵人,你把贵人赶走了……”

“就你这么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伙子,你特么算什么鸟贵人!”吴培德的语气那叫一个难听。

“吴培德,不急,看这小子能说出什么来嘛。”吴培德的朋友却道。

能支开服务员,对方显然是有目的而来。

“小子,你要是说不出什么来,别怪我不客气。”吴培德顿了一下,脸色不善看着杨云帆。

“行。”

杨云帆也不急,看着吴培德,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吴培德。”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吴培德的讯息。

“吴培德,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二十岁的吴培德和一个高干女结婚,依靠对方提供的便利,进入了承包工程行业,资本快速积累起来。”

“X年X月X日,吴培德第一次上俱乐部来玩,看上去了俱乐部老板杨素素,但杨素素不愿意伺候她,于是便是经常故意过来玩,不结账,让杨素素一直惦记着他,以达到用欠款逼迫杨素素伺候他的目的。”

“X年X月X日,吴培德被人做局,他和一个女子的亲密行为被人拍了照片和视频,被人勒索,金额高达数百万元。“

“X年X月X日,吴培德在河边钓鱼,失手将一个女子撞入了河里,没有捞着尸首。这事情正巧也被人拍了视频,吴培德再次遭到非法勒索,金额高达七百万元。”

“X年X月X日,吴培德又被人做局,再次陷入了勒索圈套。他在公园散步,不小心撞倒了一位老人,老人当场气绝身亡,吴培德逃离现场被人拍了视频,再次被索要巨额勒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