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别紧张/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通过圣眼看出来了,吴培德这个人是依靠娶了一个高干子女,凭着关系才起了家。

有钱之后,就被有心人不断做局,钱一次次被黑了出去。

也正是因为陷入了敲诈套路太多了,吴培德的钱不够了,所以才想着不断加价手里的工程资源,以填补窟窿。

杨素素这里,他加价也是因为再次被人催钱。

对方说要是他逾期再不给钱,就把他和女子亲密的照片发给他老婆。

如此一来,吴培德便会失去他老婆关系伞的庇护,还会被扫地出门,沦为丧家之犬。

也正是因为吴培德一次次被人敲诈,所以他的脾气才会变得越来越坏。

相由心生,一个人经常发怒,于是这相貌自然也会随之变得狰狞。

按理说,像吴培德这样的人,一般人肯定是不敢给他做局勒索他的,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吴培德虽然在盐城这建筑行业是个地头蛇,牛逼的很,但比他更加牛逼的人,也不是没有。

于是乎,杨云帆再次使用了三次圣眼资格,探查一下究竟是谁在给吴培德做局。

“X年X月X日,吴培德借助妻子娘家的关系强夺了恶霸张忠贤在盐城建筑工程的立足之地,张忠贤以此怀恨,于是差人给吴培德做局。故意找了一名女子,和吴培德进行亲密行为,然后拍照录了视频,以此来勒索吴培德。”

“X年X月X日,尝到勒索甜头的张忠贤找了一名水性极佳的女人,故意佯装被吴培德撞入河里身亡的样子拍了视频,然后再次跟吴培德索要巨额勒索。”

“X年X月X日,张忠贤找了个会闭气装死的老人,让他在公园假装被吴培德撞倒,然后装死,成功套路了吴培德,张忠贤因此再次成功跟吴培德索要了巨额勒索。”

用了三次圣眼资格,杨云帆一顿。

真是没有想到,这些局,居然都是同一人做的。

这个张忠贤算盘打的不错啊,他被吴培德抢了盐城建筑工程的饭碗,于是就一次次给吴培德做局。

这样一来,他虽然没有拿到盐城建筑工程的饭碗,但却把吴培德变成了他的取款机,变相的拿到了盐城建筑工程的饭碗。

杨云帆正要再次使用圣眼资格,看看这个张忠贤的时候,由于他耽搁的时间有点久,吴培德不耐烦开口了:“小子,你发什么愣,有屁赶紧放啊。”

于是,杨云帆只好暂时放弃用圣眼洞察张忠贤,对着吴培德道:“X年X月X日,你在某某酒吧喝酒,然后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约上了你,你们到了酒店开房,没想到酒店被人安装了监控拍照设备,你被人拍照和录了视频,然后遭到了无名之人的巨额勒索,对不?”

“呃,这……”吴培德一听,顿时间就是一愣。

其实他是一个胆小的人,更何况把柄被他人捏在手里,所以这事儿他谁都没有告诉,杨云帆怎么就知道的?

“不是吧,老吴,你还有这样的经历?”

旁边,吴培德的朋友很是惊讶。

“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吴培德肃穆盯着杨云帆,心中非常惊骇。

“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隐瞒的了的。”

杨云帆没有回答吴培德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X年X月X日,你在某河边钓鱼,不小心将一个女子碰到了河里,女子挣扎了几下,就被河水卷走了,你因此害怕背上杀人罪名,于是便是离开了现场,哪想到这事情也被人拍了下来,你又一次遭到了巨额勒索,对不?”

杨云帆把这茬说了出来,吴培德更加吃惊了。

“老吴,这小伙子说的可都是真的吗?”吴培德的朋友话虽然这么问,但看着吴培德脸色,多半料到杨云帆说的恐怕是真的。

不然的话,吴培德怎么可能变色。

“这事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吴培德盯着杨云帆,额头上冒了冷汗。

这两件事儿,不管哪一件被杨云帆捅出来,他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要么被警察抓去坐牢,要么被老婆扫地出门,还是净身出门的那种。

杨云帆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吴培德的问题,继续把第三件事儿讲了出来:“X年X月X日,你在某公园散步,不小心撞着了一位老人,老人当场身亡,你逃离了现场,不料被人拍了视频,又一次被勒索了,我说的可都对?”

吴培德不说话了,他浑身都开始冒汗了。

这小伙子把他的底细全部都知道,既然他找上门来了,那么肯定是不怀好意。

“老吴,你别紧张啊,这刚才这小伙子不是在说,他是你的贵人么。”吴培德的朋友心里惊讶无比。

难怪吴培德最近缺钱的很,原来多次被人巨额勒索啊。

听朋友这么一提醒,吴培德的眼里立刻冒起了希望火苗,盯着杨云帆:“你是来帮我的么?”

“怎么,现在相信我是你的贵人了?”杨云帆见吴培德已经彻底没有了刚才的嚣张,眼里满是紧张。

“小哥,刚才实在是对不起了,是我……”吴培德连忙道歉,态度诚恳的不得了。

“罢了,道歉就不用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杨云帆一摆手,道:“我叫杨云帆,是这俱乐部老板杨素素的朋友。”

“你是杨素素的朋友?”

吴培德一听,脸上登时就垮了。

他在杨素素这里赊账了一百多万元,还在杨素素的工程上面卡她。

现在这小伙子来了,说他是杨素素的朋友,他还知道自己那么多把柄。

这下不妙了,他一定是帮着杨素素来收拾自己来了。

“吴老板,你别紧张嘛。”

看着吴培德这变了脸色的样子,杨云帆安慰了一句,然后道:“我不是来勒索你的,只是想要跟你交个朋友。”

“跟我交个朋友?”

吴培德一愣,不太明白杨云帆的意思。

杨云帆手里握着他吴培德的命门,何必还需要这么客气,直接要挟便是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