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幻觉/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载着杨云帆来到了这个楼盘,楼其实还没修到一半,这地方临河,绿化搞的还不错。

只是也太冷清了点,路上不见半个人影,连辆车子都不从这里走。

很显然,闹鬼的传言流传开来,过路的车子,那都是绕着走了,怕沾染晦气。

“钱哥,你这楼盘闹鬼了,对将来卖房子肯定有影响的,对吧?”杨云帆说。

“还卖房子?鬼不收拾了,连房子都别想盖起来。”

钱大拿没好气道,“光这块地皮,就好几千万元呢,整不了,全部打水漂漂了,血本无归啊。”

下了车,杨云帆看见这楼盘还是有人在值守的,不过年纪看上去都不小了。

“钱哥,你不是说闹鬼嘛,连小贼都不敢来了,还需要守着工地?”杨云帆狐疑问。

“白天还是要守的,现在这世道,可不缺为了钱连命都不要的人,不守着怎么行。”钱大拿一本正经道。

“也是啊。”杨云帆点头,“不过,一般不会有人愿意来干这活儿吧?”

“没错,这些人呢,都是从医院停尸房,殡仪馆借来的,这些人胆子大。除了他们,也找不到别人了。”钱大拿点着头。

“不过,这些人都亲眼承认看见鬼了。”钱大拿补充道。

“他们亲眼看见鬼了,这么多人呢。”杨云帆一愣。

“嗯,如果是一个两个人说看见了,那也许是有人造谣,但每个人都看见了,这就不正常了啊。”钱大拿点着头。

“你给这些人开多少工钱?”杨云帆问。

“一天五百元。”钱大拿说。

“什么,一天五百元,这也太高了点吧,妥妥月入过万啊。”杨云帆瞪大眼睛。

现在不少工厂,员工们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也才两三千块钱。

这看一天工地就是五百元,吊打工厂员工几条街啊。

“人家还嫌少呢。”

钱大拿无奈着,“都走了好几波人了,这鬼要是再不弄了啊,以后恐怕得加到八百块钱一天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吧。”

还是那句话,杨云帆是决计不相信这世界上是有鬼的。

他现在想要问问守这里的人,问他们具体在哪里见的鬼,然后杨云帆用圣眼一看,自然就整明白了。

“你还想要进去呢。”

钱大拿一顿,忙道:“走,咱们还是走吧,别进去了,要是你有个什么事儿,我可不好跟大嫂交代。”

“既然都来了,就过去看看吧,再说了,这大白天的,怕个什么。”

杨云帆摆了摆手道,“对了,我问你一下,你在这里撞过鬼没?”

“没有,我光听这里面闹鬼,我就吓的不敢进去了。”钱大拿摇着头。

“要不你就跟我进去吧,说不定到时候见着鬼了,咱能当着你的面揭穿它呢。”杨云帆说。

“不不不,我不进去,我才不进去呢,你也不能进去。”

钱大拿拼命摇头,一手拽着杨云帆,一手指了指那些守着工地的人,道:“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就问问那些人是怎么见鬼的吧,我保证你听了,绝对不会再想要进去。”

“那行吧,我问问。”

钱大拿不肯进去,又阻扰自己进去,那杨云帆只好先找这些人问问了。

等他们说完,然后用圣眼看看真假便是。

钱大拿叫了一个守工地的人过来,这人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了,头发没几根,牙也没几颗,精神很是颓靡。

“老板,叫我何事啊?”老头小跑到了钱大拿和杨云帆面前。

“也没什么事情,你就跟他讲讲,你见鬼的经过便是。”钱大拿指了指杨云帆。

“嗯。”

老头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开口了:“我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我尿意来了,于是就找个角落撒尿,结果就看见阴暗处爬出一个双腿呈不规则状,浑身是血的鬼,他说他死的好冤,我说这不关我事,我只是一个给人看地方的,然后他就放过我了,之后我再也没有去那个角落撒过尿。”

老头说话的时候,语气变得有些哑,再加上精神不好,面色阴沉,说出来的效果,还真有几分恐怖。

“杨云帆,你听见了吧,这地方是真的闹鬼,咱们赶紧走吧。”钱大拿立刻跟杨云帆说道。

“你说的那个角落,在哪里?”杨云帆却问道。

杨云帆边问,边盯着老头,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这老头的个人讯息。

“屈于田,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这是大饥荒年代最为残酷的时代,屈于田的老伴把食物都让给了他,她的老伴死在他怀里的时候,只剩下一骨皮包骨架子,体重不足四十斤。”

“终身没有再娶的屈于田由于没什么工作技能,为了谋生,只好干起了帮殡仪馆背抬尸体的工作,这一干就干到了现在。”

“一个星期前,屈于田在宿主眼前所在楼盘某角落撒尿途中出现幻觉而撞鬼了,仗着人大胆,硬是把尿撒完,然后装着没事人一样离开了现场。”

……

圣眼看出来,屈于田是因为出现了幻觉,所以才认为自己撞了鬼。

也就是说,本来是没有鬼的,问题出现在屈于田的幻觉上面。

那么其他人见鬼,是不是也出现幻觉呢?

“就是那里。”

老头指了指不远处一个角落。

屈于田的声音让杨云帆回过神来,看了过去,那角落是楼房体的拐角处,堆满了各种建筑材料。

“钱哥,麻烦你再叫另外一个人过来,我问问。”

杨云帆没动声色,再问一个人,若还是同样的状况的话,那到时候再用圣眼看看他们出现幻觉的原因,是不是被人下药了,或者是被做了其他不为人知的手脚。

“什么,杨云帆,你还不觉得渗人吗,还问?”

钱大拿一瞪眼睛,就这屈于田刚说的话,都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我就问问,不进去,不行啊?”杨云帆故意一皱眉头。

“好好好,只要你不进去,你怎么都行。”

钱大拿点着头,让屈于田回去了,让他又把另外一个守工地的人叫了过来。

这人跟屈于田一样年龄,也是个老头,只不过他的脸色更差,黑眼圈非常的重,就像鬼片里面被吸干了阳气的那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