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相悖/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叫人靠衣装马靠鞍。

晚饭一吃,天色就黑了下来。

然后,这三个骗子也把自己给包装了一下。

三人统一穿着黄色道袍,头顶八卦帽子。

蔡永超左手持着铜钱串起来的铜钱剑,右手抓着一把符纸。

房效忠左手端着一面所谓的驱鬼宝镜,右手拿着一个摄魂铃。

至于季成志嘛,这就让杨云帆有点看不懂了。

他左手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的是无名红色液体。右手嘛,拿着几个黑色蹄子,像驴蹄。

杨云帆虽然看不懂,但并不排除这三人把自己装扮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们的底细,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抓鬼大师林正英的同门师兄弟呢。

“哎,请问一下啊。”

杨云帆凑到季成志面前,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你这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不也是捉鬼的吗,连这都看不出来吗?”季成志斜睨了杨云帆一眼,语气鄙视。

“可我没有见过你这样抓鬼的啊。”

杨云帆提出质疑:“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你这瓶子里面应该装的是黑狗血,是不?”

“你知道了还问。”季成志又斜睨了杨云帆一眼。

“那么你另外这只手里拿着的就一定是黑驴蹄子咯。”杨云帆又指了指季成志另一手拿着的东西。

“是又怎样?”季成志眉毛一挑。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这些道具,应该是搞僵尸的吧。可我好像记得钱老板的楼盘好像不闹僵尸,而是闹鬼呢。你说你这法器是不是整错了?”杨云帆一本正经,故意把声音说的很大。

季成志的神色,顿时间那叫一个尴尬,连忙往旁边挪了两步,一副你离我远点、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样子。

“也许你是对的,万一里面又蹦出只僵尸来咋办,是不?”见着季成志这般,杨云帆故意又说了一句。

季成志的脸色更加尴尬,又往旁边挪更远了。

房效忠和蔡永超两人岂能容忍杨云帆这般“欺负”自己的伙伴,其中一人没好气看着杨云帆:“小子,你不是说你也是捉鬼的嘛,你的法器呢,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就是,小子,你没有法器,那就是糊弄人。”另一个人也说道。

“我没有法器。”杨云帆很干脆说道。

“哈哈,小子,你这骗子当的也太不专业了吧。想要骗人,起码你整两样道具充充样子啊。不然的话,怎么骗到别人。”蔡永超哈哈大笑。

“没错,小子,你这么赤手空拳的来抓鬼。恐怕到时候不是你抓鬼,而是鬼抓你咯。”房效忠也是捧腹大笑。

“没办法,我不是骗子,哪能跟你们这些真骗子比啊。你们是专业的老骗子了,骗人的每个环节都整的非常利索。瞧瞧你们这衣服,瞧瞧你们这道具,把自己整的跟林正英一样,多能糊弄人啊。”杨云帆阴阳怪气的说道。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房效忠和蔡永超两人的脸上顿时就不好看了。

敢情他们弄的这些道具装饰,还成为了彰显骗子身份的证据不是。

“这位。”

杨云帆凑到了蔡永超面前,神色狐疑着:“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你的职业应该是风水先生,对不?”

“你怎么知道?”蔡永超一愣。

“之前你不是对着钱老板的别墅院子发表了一番风水上面的看法嘛,如果你不是风水先生,那你怎么能看出那院子的风水格局,是不?”杨云帆指道。

“哼,算你小子有点眼力,没错,我是风水先生。”蔡永超一仰头,牛逼的很。

“那我可就有点不明白了,你明明只是一个风水先生,你却左手拿着铜钱剑,右手抓着符纸,把自己搞的像抓鬼道士一样,这是不是和你的风水先生职务相悖了啊。”杨云帆一针见血。

“呃,这……”

蔡永超的神色立刻就黑的像锅底,一下子竟不知道该如何圆这话了。

“小子,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

房效忠立刻凑过来给蔡永超圆场:“人家蔡大师身兼数职,既能帮人看风水,又能抓鬼,这叫技多不压身,懂不懂啊?”

“对对对,小子,现在这社会不好混,不多弄几样本事傍身,天黑路滑啊。”蔡永超立刻顺势说道。

“这位。”杨云帆把目光落在了房效忠身上,开口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本位职业应该是算命先生吧?”

“怎么了,算命先生就不能身兼抓鬼的本事了么?”房效忠一瞪眼,立刻把这茬给杨云帆堵了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啊……”

杨云帆顿了顿,道,“我们都是来给钱老板抓鬼解忧的,我们的目的一致,那么我们就应该携手起来,一同……”

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滚蛋吧你,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联手。”房效忠没好气挖苦。

“就是,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你以为你自己多牛逼啊。”

蔡永超附和着,刚才被这混蛋给弄的差点下不来台,他才不可能跟这小子合作呢。

“两位,你们这么说话,我可就伤心了啊。我的最大本意,其实还是想要在你们危急的时候拉你们一把啊。你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是到时候被鬼吓出个什么好歹来,闹个晚节不保的局面,那多不好啊,是不?”杨云帆痛心疾首的样子。

“哼,希望等会见着鬼的时候,你还能这么牛逼。”房效忠轻蔑道。

“就是,别到时候还要向我们求援,那可就不好看了。”

蔡永超也是轻蔑着:“你现在滚蛋还来得及,到时候,我们决计会见死不救的。”

“唉,现在这世道真是人心不古啊……”杨云帆故作非常伤心的样子。

“切,装什么大尾巴狼。”房效忠和蔡永超都不再理会杨云帆。

车子载着几人从别墅出发了,司机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便是到了楼盘。

这立刻就让蔡永超三人觉得不对劲了,白天的时候,刨去司机修车的时间,那也需要半个小时啊。

怎么现在不到二十分钟,地方就到了。

面对三人的惊疑,钱大拿说道:“别误会,晚上车少,开的快了些。早点到达地方,也早点解决麻烦啊,下车吧。”

一下车,寒冷的夜风刮来,令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整个楼盘除了外面路灯有光亮,里面只有几个稀疏的灯,昏黄昏黄的,更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