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真情/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确定没看错,是小孩吗?”

杨云帆是非常奇怪的,这怎么会是一个小孩?

莫非,这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熊孩子?

“嗯,没错,是一个小孩,穿着小学生的校服。”一人回答着。

“那就是一个小学生了。”杨云帆立刻拍板,接过其中那人手里剩下来的强光手电:“我过去看看。”

“不行,杨云帆,你不能去。”

钱大拿连忙拽着杨云帆,这里出现一个小孩,根本就不正常的,搞不好就是一个小鬼。

“钱哥,难道你就不想搞清楚你这楼盘真正闹鬼的原因嘛,难道你就舍得砸在这楼盘的钱全部打水漂漂么?”

杨云帆严肃看着钱大拿,“就一个小孩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我当然不舍得这钱打水漂漂了,万一这小孩是个鬼呢,怎么办?”钱大拿不肯撒手。

“就算他是个鬼,我也得搞清楚他为什么出来闹事的原因。”杨云帆坚持着。

“不行,我不同意!”钱大拿还是不肯撒手。

“呜呜呜……”

就在杨云帆和钱大拿这里僵持的时候,楼盘那边传来了哭声。

这哭声很有点拉二胡,非常的伤心,在这深夜里面,伴随着呼呼的夜风声音,听上去甚是恐怖。

顿时间,钱大拿浑身立刻寒毛倒竖,吓的想要马上窜回车子,但双腿却不听使唤了,怎么都迈不动了。

钱大拿叫来的这两人都顾不上跟钱大拿要钱了,手里的强光手电往地上一丢,立刻窜上他们开来的车子,手忙脚乱的想要发动车子,却怎么都打不了火,两人急的六神无主。

情景和气氛变得更加恐怖了。

那三个骗子脸色也是立刻变了,蔡永超丧嚷道:“完了,完了,完了,一定是他们两个人惹恼了猛鬼,猛鬼要窜过来报复了。”

“钱老板,你还愣住干嘛,赶紧上车走啊。”季成志冲着钱大拿喊。

“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房效忠也是催促不已。

钱大拿心中那个无奈啊,你们以为我就不想上车离开嘛,实在是双腿迈不动啊。

杨云帆却是眉头一皱,虽然这哭声和夜风伴随非常的恐怖吓人,但杨云帆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是有鬼的。

他捡起地上的强光手电,便是朝着哭声的方向迈动了步子。

“杨云帆,你小子不要命了,你干什么呀。”

钱大拿全然没有想到,这等要命的时候,杨云帆不但不扶着他上车离开,反而要拿着手电进楼盘,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么。

杨云帆没有回答钱大拿,他小跑了起来,他一定要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哎呀呀,杨云帆,你小子别乱来啊。”

见着杨云帆不但没有回头,反而朝着楼盘里面奔了去,钱大拿心中那个焦急啊。

情急之下,钱大拿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连忙一迈腿,朝着杨云帆追了过去。

不管怎样,钱大拿不能眼睁睁看着杨云帆送过去。

杨云帆跑过了楼盘拐角,强光手电一照,入目的情景令他一顿。

他看见了一个小孩,穿着小学生的校服,小孩被徐春华蹲着身子抱着,哭声是徐春华传出来的。

这可就令杨云帆看不懂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学生,徐春华现在抱着他哭的非常伤心,这究竟是什么状况。

难道,徐春华也是闹鬼参与者之一么?

钱大拿追了过来,看着这一幕,他也顿住了。

杨云帆的眼里看见的满是疑惑,他眼里看见的,却满是恐怖。

搞不好,这老太婆就是一个鬼,她不是人啊。

见着杨云帆还朝着徐春华走了过去,钱大拿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窜上来,一把揪住杨云帆:“杨云帆,你别作死了。”

说完,钱大拿就要拼命把杨云帆拽回去。

“钱哥,这小孩不是鬼,他是人。”杨云帆知道钱大拿现在害怕的不得了。

“鬼都是没有影子的,这小孩子有影子。”杨云帆补充道。

“是么?”

钱大拿迟疑了一下,扭头瞟了一眼。

果然,小孩在强力手电光亮的照射下,地上留了很清晰的影子。

“钱哥,既然是人,那你还怕什么,咱们过去问问情况吧。”钱大拿迟疑了,杨云帆便是趁机拽着他靠了过去。

“你这是个什么情况,你哭什么?”

杨云帆和钱大拿两人走到了徐春华和小孩面前,钱大拿还是非常紧张的,他小声询问着。

“老板,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我没有闹鬼,我,我,我……”

面对钱大拿的质问,徐春华紧张的不得了,连忙不停道歉。

只是她的长相太恐怖,这副道歉的神色落入钱大拿眼里,却有着异样的恐怖。

“他是谁?”钱大拿不敢说话,杨云帆指着小孩开口了。

小孩看上去八岁左右,被徐春华护在身后。

“他是我孙子,叫小北。”徐春华连忙回答。

“你孙子?”

钱大拿那叫一个不理解,问:“你的意思,每天晚上十一点钟你巡夜,在你身后跟着的人,都是你孙子吗?”

这未免也太荒谬了。

“唉……”

徐春华叹了口气,只好解释道:“我也才刚刚搞清楚。”

“我把我房子过户给我儿子之后,他就再也不管我了。我是生计所迫,才到你这工地来守夜的。但我孙子小北比我儿子有良心多了,他惦记着我,他找到了我,但因为我长相的问题,他不敢接近我,于是每天只好偷偷来看我,也从来不敢跟我碰面。这些日子,我身后的脚步声,都是他发出来的。”

“你孙子白天不来看你,却每天晚上十一点来看你?”钱大拿显然是不相信的,这不合逻辑啊。

这里这么偏,路上也没什么车子,小北怎么过来,飞过来的吗?

“哪怕现在是过年,孩子每天也要做很多作业,上各种补习班,白天没有时间,只能晚上趁着我儿子和儿媳妇睡着了,偷偷骑车来找我。”

徐春华一边说,一边摸着孙子的头,“我可怜的孙子,这么小,就要吃这么多苦头。”

顿时间,钱大拿不说话了。

事情整明白了,这不是闹鬼。

是小北惦记着他被抛弃的奶奶,所以每日晚上趁着父母睡着了之后,偷偷骑车来看望她。

因为奶奶长相的问题,她不敢跟奶奶碰面,所以每次来,都只能偷偷跟在她后面。

这事情看似荒谬,却处处充满了小北对奶奶的爱,这份真情令人悸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