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马辫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板,我建议马上把抓住的人全部再审问一次,问问他们八楼到十四楼还有哪些部署。咱们知己知彼,也不用再这么被动了。”又有人建议道。

“你这个主意也就将就一下吧,暂时留用,你去办这个事儿。”

钱大拿稍微有些满意了,这个主意还算凑合。

他现在真不想一楼一楼的干上去了,就算最后能端了这些混蛋,这小心脏也受不了啊。

更何况,那所谓的蛇妖还抓了一个人去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是。”这人立刻去了。

又过了几分钟,又有人开口了。

“老板,你给我十万块钱奖金,我保证给你出个绝妙的主意。”

“你妹的,老子平日里没给你开工资吗,没给你奖金吗,我养你吃干饭的?”钱大拿一听,心中那个气。

“咳咳,老板,我只是手上很缺钱,不然的话……”那人没有说完。

“甭废话了,先说来听听,要是管用的话,钱的事儿好说。”钱大拿没好气打断了。

不管怎样,先听一下试试。

“咱不是都知道这些人是老彪的手下马辫子请来的吗,那咱们就去把马辫子抓来,威逼马辫子,让扮鬼的人……”

这人没有说完,钱大拿打断了:“那你了解马辫子这个人吗?”

“不了解。”那人摇头。

“我来告诉你,马辫子是老彪的死忠,当年被老彪救过命。所以,只要是不利于老彪的事儿,马辫子都不会做的。把他抓来,屁用没有。”

钱大拿喷了他一脸唾沫:“就你这馊主意,你还想要十万块钱。元宵节过了,你不用来上班了。”

“别别别,老板,你别啊,我全家老小就指着我呢。”这人连忙哀求着。

“那行,我给你一个机会。”钱大拿转动着眼珠子,“省的你说我不近人情。”

“老板你说。”这人连忙应着。

“你要是能把这八楼的蛇妖弄了,你就可以继续留下了。”钱大拿指了指八楼。

“啊……”这人的嘴张的老大,这特么也算机会?

“啊什么啊,反正机会已经给你了,你愿抓不抓。”

钱大拿撇下了他,看着剩下的人:“你们一个个要是不愿意一楼一楼的折腾上去,就给我使劲想主意。不然的话,咱们恐怕还是得一层一层的折腾上去啊。”

“钱哥,也许,你把马辫子抓来,我有办法让他配合。”杨云帆开口了。

“兄弟,你别跟我开玩笑,我估计你都没有见过马辫子呢,你能让他配合?”钱大拿断然不相信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杨云帆坚持着,还是那句话,只要他马辫子还是个人,那么他就有弱点。

“兄弟,你真别跟我开玩笑了。”钱大拿不理解看着杨云帆。

“反正现在也想不出法子来,你把人给我弄来,我跟他谈一下呗。”杨云帆说。

“行吧,我就让人把马辫子弄来。”

钱大拿一听杨云帆这话也有点道理,不管怎样,让他试试吧。

想要找马辫子也不难,这丫的三天两头往他姘头那里窜。

钱大拿拿了手机打了电话没多久,那去审问扮鬼之人的人回来了:“老板,他们说他们不知道楼上的部署?”

“啥?”钱大拿眼睛一瞪,“你是不是对他们太仁慈了,他们是一伙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板,我给他们上了大刑,我保证他们说的都是实话。”

这人回答说:“他们是几波人,被马辫子找来,每个波人扮鬼方式不一样,各搞各的,各在各的区域扮鬼,互不干涉,所以他们不知道楼上的部署。”

“你妹啊,这肯定是马辫子故意弄的,为的就是防止我们来这一手。”钱大拿气的直骂娘。

接下来,那个跟钱大拿要十万块钱的人硬着头皮上了八楼,结果还是一道红色闪电加上一声惨叫,人就没了。

顿时间,在场的人显得更加紧张害怕了。

钱大拿的神色更加难看:“都看着了吧,不赶紧想法子,咱们今天还真就被这大蛇给堵了。”

想了半小时,众人都没能想出个屁来。

不过,马辫子倒是给带来了。

马辫子,人如其名,戴着副眼镜,脑后梳了个马尾辫,看上去就像那些搞艺术摄影的艺术家。

“钱大拿,你别以为把我抓来了,我就会配合你。”

马辫子的神色拽比的很,一点都不把钱大拿放眼里:“彪哥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识相点的就放了我,否则的话,后果你自己想。”

啪!

钱大拿一巴掌扇断了马辫子,骂道:“你别拿老彪吓唬我,你不过就是他的一个条狗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威胁老子!”

“哼哼,钱大拿,你有种就弄死我,没种的话,赶紧放了我。”马辫子瞪着眼睛,满口喷血,模样甚是凶恶。

“一条狗也敢在我的面前龇牙,那行,我就成全你……”

钱大拿心中那个气,正要再给这马辫子来点厉害的。

“钱哥,你让让,我来跟他说两句。”杨云帆站出来了。

“兄弟,你也不是没看着这马辫子什么狗样,你跟他有什么好说的?”钱大拿没让。

“既然人都弄来了,你总的让我试试啊,不然的话,你继续带人去折腾八楼那条蛇妖?”杨云帆说。

“我才不去呢。”钱大拿一缩脖子,让开了

他倒要看看,这杨云帆跟马辫子究竟要说什么。

“小子,大爷我劝你还是别浪费口水了,还是让姓钱的来弄死吧。”面对杨云帆,马辫子根本都不鸟他。

杨云帆没有跟他扯淡,目光看着马辫子,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马辫子的讯息。

“马辫子,真名叫马威,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十八岁的马辫子结婚,同时也继承了家业。没用三年时间,马辫子便是让原本价值数十万元的家业价值暴增了三十倍,成为家乡屈指可数的千万富豪。”

“X年X月X日,马辫子在商场打拼,认识了老彪。没多久,老彪就跟马辫子的妻子杨翠翠搞到一起,马辫子浑然不知。”

“X年X月X日,老彪为了霸占杨翠翠,于是找人给马辫子设局,让马辫子输掉了所有家产外,还背上了巨额债务。被逼的走投无路的马辫子只好故意干了一件犯法的事儿,被抓入监狱,以躲避债务。他的妻子带着儿子因此跟他离婚,老彪成功占有了杨翠翠。”

“X年X月X日,老彪买通牢头,马辫子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凌辱生涯……”

“三个月之后,老彪把马辫子捞出来的时候,马辫子只剩了半条命,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调养好。马辫子认老彪做恩人,从此为老彪鞍前马后,为老彪的事业腾飞,立下了汗马功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