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是你恩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感到痛心的事儿,就是认贼作恩人。

明明被人弄的妻离子散,反而成为别人的手下,为别人鞍前马后却浑然不觉。

通过圣眼看出马辫子悲戚的经历,杨云帆对他有了几分同情。

“给他松绑。”杨云帆对钱大拿说道。

“啥,杨云帆,你说什么,给他松绑?”

钱大拿一听,那是万分奇怪啊。

你没见着马辫子都不鸟你么,你还给他松个屁的绑啊。

难道,你就不怕给他松绑了,然后这家伙炸翅么。

“还是我亲自来吧。”

杨云帆当然知道钱大拿不理解了,他也没有解释,便亲自上前。

“哎,兄弟,你别乱来啊。你给他松绑了,他要是抓你做人质了,那……”钱大拿连忙阻止着。

“我是他的恩人,他怎么会抓我做人质。”杨云帆说道。

“啥,你说啥,你认识马辫子吗?”钱大拿一愣。

“我当然认识他,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把他弄来么。”杨云帆瞎掰着。

“小子,我可不认识你。”马辫子也有些闹不懂杨云帆的行为,不过他可不认为杨云帆是在对他发善心。

“你是不认识我没关系,但我认识你。”

杨云帆扭头看着马辫子:“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怜。”

“我可怜,我哪里可怜了?”马辫子听不懂杨云帆的话。

“你以为那老彪真是你的救命恩人么。”杨云帆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

马辫子的脸色立刻严肃的不得了,他不容许任何人质疑这关系。

钱大拿一听,也是把耳朵给竖起来了。

众所周知,老彪是马辫子的救命恩人,杨云帆居然否认这茬了,什么情况?

“早年间,老彪跟你妻子有染,但怕被你发觉,为了彻底占有你妻子,于是他特意找人设局,坑了你所有的钱,逼得你自己进了监狱,然后他就理所当然的占有了你妻子。只是造化弄人,你妻子跟了老彪不到三月,就被老彪给踹了……”

杨云帆话没有说完,马辫子咆哮起来:“小杂种,你休得胡说,彪哥他是我的救命恩人,那贱人……”

“救命恩人个屁,你在监狱遭到牢头的虐待和凌辱,你以为那真是牢头瞧你不顺眼么。”

杨云帆打断了马辫子,道:“真正的原因是老彪花钱买通了牢头,让牢头故意把你折腾个半死,然后老彪再把你捞出去,装成好人一样对待你,然后让你死心塌地帮他赚钱,成为他赚钱的工具……”

“你放屁,你胡说,你说这些有什么依据吗?”马辫子再次咆哮起来,一双眼珠子死死瞪着杨云帆。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杨云帆已经被马辫子碎尸万段了。

“杨云帆,你从哪里得来这些消息的,你没胡说吧?”

钱大拿连忙把杨云帆拉到眼前,他被杨云帆说出来的消息给整懵逼了。

这些消息从来都没有人说过,杨云帆不是瞎掰吧?

没看见马辫子现在情绪都激动的很,恨不得掐死杨云帆,显然马辫子也不认同的。

“钱哥,我知道你非常好奇,不过你站在旁边听着便是了。”杨云帆摆了摆手,没跟钱大拿解释。

再次走到要暴走的马辫子面前,杨云帆开口了:“马辫子,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任凭是谁,听说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仇人,那都是会暴怒的,但我真没有骗你!”

“小子,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马辫子今天要是能顺利离开,我告诉你,我一定割了你的舌!”马辫子赤红着眼珠子。

“证据呢,我现在拿不出来,不过你要是配合我,我就可以证明给你看,我说的话,全部都是事实。”

杨云帆现在说什么都是口说无凭,只有让马辫子配合。

“哼,小子,你是拿不出证据来,就是血口喷人……”杨云帆拿不出证据来,马辫子更加激动了,哪里肯配合。

“马辫子,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你出狱之后,再没联系过你的前妻,对吗?”杨云帆面色镇定。

“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娶了她,把她当宝贝一样供起来,她要名牌包包我给她买,她要奢侈化妆品,我眉头不皱一下。我破产了,入狱了,她就立刻带着孩子跟我离婚,这样的女人,换做是你,你还会联系她么?”马辫子吼道。

“可你不联系她,那你怎么知道老彪有没有那样对待她呢?”杨云帆却道。

“你好好想想你跟老彪认识那段时间,他跟你老婆接触的时候,难道你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杨云帆补充。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哪里还记得。”

马辫子朝着杨云帆没好气喷道。

“那行吧,这些你不记得,那你前妻的电话号码,你总还记得吧?”杨云帆问。

“我记得又如何,这都多长时间了,那不要脸的女人多半已经换号了,她怕我出狱去找她算账……”

“你把号码说出来,我这里用手机拨号一下试试。”

杨云帆打断了他,他就知道马辫子不可能忘记她前妻的手机号。

恨一个人,往往比爱一个人更加铭心刻骨。

“你就别折腾了,换做是你,你还会留着号码不管吗?”马辫子还是不肯配合。

“也许,她没换号码,真等着你回去给她一个机会呢。就算你不给她机会,起码也给孩子一个机会……”

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马辫子打断了:“够了,你不要说了。”

“怎么的,你心虚了?”杨云帆问。

“号码我可以告诉你,但如果打不通了,怎么说?”

马辫子恶狠狠盯着杨云帆,他可不认为电话还能打通。

“如果她真换号了的话,那么我另外找办法帮你联系上她。”有圣眼系统在,这对于杨云帆来说,当然不是什么事儿。

“哼,你说的倒轻松,好像你跟她很熟悉一样。”马辫子质疑着。

“你不相信我说的一切,那么你就配合一下,我给你证明。如果证明是我错了,那我会让钱哥放了你……”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你有什么资格让钱大拿放了我?”马辫子打断了。

“钱哥,我刚才说的话,你觉得我有资格么?”杨云帆没有回答马辫子,扭头看着钱大拿,给他使着眼色。

钱大拿从头至尾被杨云帆的话弄的有些懵逼,现在又说出要放马辫子的话来,实在是让钱大拿琢磨不透。

不过,暂时先配合一下杨云帆再说。

先看看,这杨云帆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

于是,钱大拿就点头了:“马辫子,他是我兄弟,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现在,你相信了吧?”杨云帆扭头看着马辫子。

“哼,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马辫子将信将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