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什么情况/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久啊,电话铃声差不多也才响了四五秒钟啊。”

徐东有的心中嘀咕了一句,当然不敢把话说出来。

钱大拿的语气这么重,肯定有大事。

“老板,你有什么吩咐?”徐东有紧张问。

“你那工地有个叫方子龙的,他打伤了工地上的一个工人,你让他马上滚过去跟那工人道歉并且把钱赔了,然后你处理了他。”手机里面传出了钱大拿命令式的口吻。

“什么,老板,你说什么?”

徐东有一顿,赶紧自己好像听错了一样。

大老板打电话过来,竟然让处理了方子龙。

“话,我只说一遍,你马上把事情办了,搞砸了,你就给我走人!”钱大拿的语气加重。

“不,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说的这个人,他背后有点关系,咱们这楼盘的重要材料都是靠他背后的关系供应着呢……”

徐东有话没有说完,钱大拿骂道:“你管他背后有什么关系呢,先把事情办了。”

然后手机里面便是一阵嘟嘟声音,钱大拿挂了。

“哎哎哎,徐叔,你怎么就挂电话了呢,我还没有跟着他说几句呢?”方子龙见徐东有电话挂了,很是不满。

“方子龙,你最近是不是打伤了工地上一个工人?”

徐东有的神色变得肃穆起来,一边对方子龙询问,一边不动声色按下了桌子下面一个呼叫按钮。

他也是给钱大拿打工的,既然钱大拿这么命令吩咐了,那么就要毫无保留的照办。

钱大拿的语气那么重,显然是方子龙找死,惹着了他。

“徐叔,你问这个干嘛?”方子龙有些懵逼。

“你只管回答我,是还是不是?”徐东有不动声色。

“怎么的,徐叔,你别说你要为这个卑贱的工人出气吧?”方子龙奇怪揣测。

“听你的语气,那你就是做了这事情咯。”徐东有还是不动声色。

“对,没错,那卑贱的工人自己找死,惹到我头上,我就得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瞒你说,我手下那被抓了的朱子涛,拿着枪支就是想要去杀了这卑贱的工人……”

方子龙狂妄的话没有说完,身后的门开了,几个如狼似虎的壮汉走了进来。

这都是特种兵退伍,近身格斗擒拿非常厉害。

方子龙早些年也是当过兵的,所以得防范一下,不给他反抗的余地。

“徐叔,你这是怎么回事?”方子龙见状,脸上顿时间就不好看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猜测你打伤的那个工人跟我的大老板有关系,我现在要送你过去跟那工人道歉,顺便让你把钱赔了……”徐东有一边说话,一边挥手。

几个壮汉轻松就制服了方子龙。

“什么,你说什么?”

方子龙难以置信,对方竟然出动了几个近卫,要胁迫他去给那个工人道歉。

“看你的意思,应该是不会配合了,是不?”方子龙微眯着眼睛。

“姓徐的,你知道我叔叔是谁吗,你这么对待我……”

方子龙的话没有所完,徐东有一使眼神,其中一个壮汉一拳头就让方子龙把剩下的话连同打落的牙齿一同吞入了肚子。

几个壮汉配合着将方子龙暴揍了一顿,徐东有然后问:“你现在肯配合了吗?”

“我草你姥姥……”方子龙破口大骂,哪里肯配合。

不用徐东有开口,一个壮汉又是一拳头让方子龙又吞入了几颗牙齿和剩下的脏话。

又暴扁了方子龙一顿,徐东有语气漠然:“肯配合了吗?”

“我……我……配合……”方子龙没有半点嚣张气焰了,用漏风的嘴战战兢兢回复。

“这就对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咱们就走一趟吧。”

徐东有亲自开车,方子龙被押上了车,让他指路……

-------

“钱哥,谢谢你了。”

钱大拿挂了电话,杨云帆谢过。

“这算不了什么,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没?”钱大拿无所谓一摆手。

“没了,你帮我这个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大的了。”杨云帆由衷说道。

中午饭吃了,钱大拿还想要挽留杨云帆,被杨云帆拒绝了。

于是,钱大拿亲自开车送杨云帆去机场,杨云帆搭上了返回巴城的飞机。

同一时间,方子龙被徐东有带到了医院,来到了住院大楼。

“徐叔,这个杨永波跟你们老板,究竟是什么关系啊?”方子龙还不死心的想要问。

“我都跟你说了,我也不知道。”徐东有摆着手,“记住了,道歉态度一定要诚恳,知道吗?”

“你们老板有没有说要怎么处理我吗?”方子龙战战兢兢的问。

别看他叔叔挺牛逼,但可没有搞房地产的开发商牛逼。

人家想要弄他,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方子龙现在,是真正的害怕了。

“看你表现了,看你等会道歉的态度咯。”徐东有给了方子龙一个虚幻的希望。

“一定,一定,我一定诚恳道歉。”方子龙拼命点头。

无巧不成书,方子龙领着徐东有和几个退伍近卫走到杨永波住院的这一楼层,杨永健刚好提着水壶出来打开水。

撞着了被揍的鼻青脸肿不成人样的方子龙,还有工程的总负责人徐东有,杨永健当场就有些懵逼了。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天理昭昭。

方子龙这混蛋被打成这样,真是报应啊。

没有想到,这样混账的东西,也有这么一天啊。

至于徐东有为什么会出现,杨永健想不通。

不等他杨永健开口怼方子龙,方子龙便是扑通一下跪在了他面前:“大哥,是我错了,都是我不对,你打我吧?”

什么情况?

杨永健更加懵逼了,在一干工人面前狂妄拽比的工头方子龙,他竟然跪下来跟自己道歉,还让自己打他,他脑子抽风了,还是我眼花了。

“那楼盘被打伤的工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徐东有问杨永健。

方子龙这般,那么眼前这个中年人肯定跟杨永波认识。

“我叫杨永健,被打伤的杨永波是我二哥。”杨永健机械性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