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窝囊的输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杨云帆相信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白美娇会配合自己。

不管自己怎么切牌,翻出来的牌面,都会是双数。

于是,这一次,杨云帆就没有动用圣眼资格,伸出手随便就切了牌,然后把最上面这张牌揭开了。

揭开牌面,杨云帆顿住了。

本来以为牌面会是单数,哪想到却是双数,牌面是:黑桃二。

“这……”牛云一下子也是愣了,他和杨云帆一样的想法。

本来以为白美娇会配合他们,不会想要待在这里,怎么这……

杨云帆和牛云的不解目光落在白美娇脸上,白美娇的目光却是闪避着,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哈哈……”

一见着牌面,方子杰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望着杨云帆:“小子,怎么着,你以为白美娇真想要跟你走啊。”

“一比一,不过平局而已,还有最后一局呢,你得意个什么。”杨云帆皱着眉头,不再去看白美娇。

不管她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故意做戏欺骗自己,总之,杨云帆不能再相信她了。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动用圣眼资格,保证让方子杰再也笑不出来。

“就是,你不是还没赢呢,高兴个球啊。”牛云也是没好气道。

“这第三局,还是让白美娇代我赌。”方子杰牛气冲天。

“你确定么,这可是最后定输赢的机会了,你确定不亲自来?”杨云帆故作问。

“不用了,就让她代我就是了。”方子杰有自信的很。

“那好吧,你继续洗牌吧。”杨云帆也就不说话了,扭头对白美娇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云帆感觉白美娇这一次洗牌的动作没有那么流畅了。

她的眼神始终不敢看自己,神色带着隐晦的不安和纠结。

不过,这一次,杨云帆可不会再信她了。

牌洗好之后,白美娇还是把牌放置在了自己掌心,让杨云帆切牌。

“这一次你押双,还是单?”杨云帆扭头看着方子杰。

“我还是那句话咯,让你先押,你要是押单,我就押双。你押双,我就押单咯。”方子杰轻松的很。

“那好吧……”杨云帆一边切牌,一边动用了圣眼资格。

切牌最上面这张牌的牌面是红心9,于是,杨云帆就开口了:“那我还是押单。”

“行呗,我就押双。”杨云帆虽然切牌了,但牌面没有被揭开,没有见光,这不算违规,方子杰没有意见。

“开牌。”

杨云帆切牌之后,手指头就一直捏着这张牌,没让白美娇有换牌的机会。

现在牌面一开,红心9见光死了。

“呃,这……”方子杰一见牌面,神色立刻顿了。

“你怎么搞的,怎么不换牌呢?”方子杰冲着白美娇咆哮着。

“我,我,我……”面对方子杰的咆哮,白美娇脸色惨白一片,头深深的埋了下来,整个人都在发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搞了半天,你们两人伙同出千啊。”牛云大叫起来,“方子杰,你输了,这合同归我们了,人也归我们了。”

说罢,牛云就连忙把白美娇卖身的那份合同抓在了自己手里。

“臭三八,我打死……”方子杰被牛云给刺激了,心中怒气更甚,立刻扬起巴掌,要打白美娇。

“方子杰,你给我住手!”杨云帆把方子杰推搡到了旁边,语气严肃:“从现在开始,这白美娇是我的人了,你没有资格再打她!”

“对,没错,你输了,人就归我们了,你没有资格了。”牛云也是嚷了起来。

“来人啊。”方子杰老羞成怒,一声大吼,外面的保镖立刻鱼贯而入,把杨云帆和牛云围了个结实。

“我现在给你们俩一次机会,识相点的,马上把合同还我,然后滚蛋!”方子杰的眼里喷着火。

“方子杰,你刚刚不还是信誓旦旦说不会赖皮嘛,现在怎么怂了?”事情到了这份上,牛云也是一副豁出来的架势,靠近了方子杰。

他可不相信方子杰真会放他和杨云帆走,一旦方子杰敢下令让手下开打,那就立刻抓擒了他当人质。

“方子杰,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了,我数到十,你要是没能耐下令,那么好狗不挡路,懂?”杨云帆看都不看那些保镖,只看着方子杰,然后开始倒数:“十,九,八,七……”

既然最开始的时候,方子杰不敢动自己。

那么杨云帆判定,现在方子杰一样不敢动自己,那么就赌一把了。

“小子,你以为我真不敢动你么,你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小子罢了,我踩死你犹如踩死一只蚂蚁……”方子杰哪里甘心啊。

他的表哥被杨云帆整入班房的仇还没有报,现在被杨云帆主动欺上门来,他不但没有报复成功,反而把俱乐部的魁首给输出去了,这心中真是窝囊到了极点。

只可惜,方子杰的狠话杨云帆压根就不搭理,他听方子杰这么威胁,杨云帆立刻就加快了倒数的速度,一下子就倒数到了一。

“方子杰,我已经倒数到一了,怎么的,你还不动手么?”杨云帆挑衅瞪着方子杰。

“你……”方子杰眼睛瞪大,嘴张了张,却喊不出声音出来。

大嫂看重的人,谁敢动啊。

以前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大嫂对一个年轻人有了些许好感。结果有人嫉妒这个年轻人,也就打了这年轻人一巴掌,结果呢。

结果这人被大嫂的手下的疤子拖了剁了一只手,那只打人的手。

如果今天真动了杨云帆,大嫂的怒火,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只是,这心中的憋屈,太难受了,让他快要疯掉了。

眼见着方子杰还是不敢动,杨云帆对于心中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既然这方子杰不敢动自己,那么自己就应该马上溜之大吉。

否则把这小子刺激恨了,他脑子一冲动,说不定就走不掉了。

“牛云,带上人,我们走。”杨云帆对牛云命令式的口吻。

“是。”牛云也看出了些端倪,方子杰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不敢动杨云帆一根毫毛。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牛云也就不怕了,立刻拉着神色懵懂的白美娇,跟着杨云帆,一块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方子杰的办公室。

“老板,你就这么放他们走,带走了我们俱乐部的魁首……”一个亲信话没有说完。

方子杰一脚就踹了过去:“你们这些饭桶,饭桶,都是饭桶!”

然后,整个办公室里面就是一连串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方子杰气急败坏的骂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