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恩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是谁把我刚刚悬赏的一百五十万元领了?”

杨云帆正欲开口,街口那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大吼尖叫声音。

众人的目光看过去,有人立刻就认出这个女人,她是谭某的妻子。

“哎哎哎,谭夫人,这边,这边,领了你赏金的人在这里。”有人立刻朝着女人大喊。

女人一听,连忙犹如雷霆一般奔了过来。

“人呢,是谁?”

谭夫人冲到了近前,像个疯子一样询问着。

她的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吃上了人命官司,这些日子,她为了这事情终日奔跑,操碎了心。

最开始的赏金从二十万元一直涨,最后加到了超过百万元,都没有人能够刚她找出证明丈夫清白的证据来。

现在,她都快绝望了,哪想到,刚把赏金又加了一茬,居然有人就领了赏金了。

她当然不是在乎这十倍的违约金,她是升腾起了强烈的希望,她渴望丈夫能够无罪释放,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就是他。”卷发大妈一指杨云帆。

“你?”谭夫人见着杨云帆这么年轻,她一阵愣神。

她见过的有能耐的侦探,最年轻的也是中年人了,这人也太年轻了点。

“是我。”杨云帆点着头,看着这女人那憔悴的神色,他能体会到她内心深处遭受的痛苦和折磨。

“恩人啊,你是我全家的恩人啊。”

谁都没有想到,女人竟然双膝一软,当场就跪了下来。

然后就这么跪着走到了杨云帆面前,死死的抓住杨云帆的手:“恩人,你快告诉我,我丈夫究竟如何能被证明是清白的?”

谭夫人虽然质疑杨云帆的年轻,但心中升腾起来的希望,盖过了她的质疑,让她的行为都变得有些超脱了。

见着这一幕,卷发大妈没有开口,围观的人群也没有说话。

这小子究竟是怂人装逼,还是真有能耐,顷刻之间就会见分晓了。

而且,有人非常的期待。

这谭夫人都给这小子跪下来了,行了这么大的礼,她的心中必然升腾起了强烈的希望。

要是这小子什么都说不出来,让谭夫人失望的话,哈哈,这小子肯定当场就会被谭夫人撕成碎片的。

因为,一个绝望的人突然有了希望,然后这希望又破灭了,巨大的落差感会让人发疯,作出疯狂的行为来。

“你先起来,起来说话。”杨云帆要把谭夫人给扶起来,对方已经给了钱,不需要再给自己行这么大的礼,杨云帆受不起。

“不,我不起来,你先告诉我,你先告诉我,如何证明我丈夫的清白……”谭夫人情绪激动的不得了,更加用力的抓住杨云帆的手了。

“阿姨,你起来,你要是不起来,那我就不开口了。”杨云帆坚持着,对方给自己多跪一秒钟,这都是对杨云帆的折煞啊。

“好好好,那我起来。”谭夫人连忙就站了起来。

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了起来,落在了杨云帆的嘴上,个个也都把耳朵给竖了起来,要听杨云帆怎么说。

“阿姨,大雨冲刷了凶手留在现场的所有痕迹,只留下一个鞋印,你丈夫的鞋印跟凶手留下来鞋印大小鞋号完全吻合,是不?”杨云帆对谭夫人确认道。

“嗯嗯嗯,没错,就是这个害人的鞋印啊,它害苦了我丈夫,要不是它,我丈夫怎么会蒙冤啊……”谭夫人一听起人说起鞋印来,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的簌簌下落。

“不,阿姨,不是这样的。”杨云帆摇着头,“这鞋印其实恰恰正是证明你丈夫是清白的有力证据。”

“什么,你说什么?”谭夫人闻言,神色顿时间就是一顿,眼里露出了深深的狐疑。

警方就是因为这个鞋印怀疑她丈夫谭某是杀人凶手,而眼前的杨云帆,他居然说这鞋印恰恰是证明他丈夫清白的证据,这不扯吗?

“小子,你别乱说啊!”

“就是,警方就是依照这有力证据才抓了谭某,鞋印大小一样,鞋号也一样,你别乱扯!”

“谭夫人,我看你根本就是被这小子给骗了。”

“对,没错,这小子就是一个狂妄之徒,满口吹牛的货,他的话不能相信的。”

……

一干人群听杨云帆这么讲,顿时间个个又开始炮轰了。

“夫人,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可你也太不理智了些,你看看你给这小子行了那么大的礼,他却这样回复你,这不摆明了侮辱你嘛。”卷发大妈满血复活了,立刻也是故意刺激谭夫人。

她还以为杨云帆找着什么证据了呢,原来却是说鞋印。

这鞋印已经是铁证如山,怎么的,难不成杨云帆还能推翻这如山的铁证吗?

范瑶瑶的眉头微微一皱,她也没有料到杨云帆会这么说。

不过,她心中有个声音告诉她,别慌,别紧张,杨云帆能处理。

围观人群和卷发大妈的刺激,让谭夫人的脸色顿时间就变得的难看起来,她像头受伤的野兽,盯着杨云帆:“你凭什么说这鞋印恰恰是证明我丈夫清白的有力证据。”

杨云帆明显感觉到了,谭夫人抓住自己的手更加用力了,她用尽了平生力气。

只要自己不能说出让她信服的理由来,那么自己马上就会被撕。

“天晴的时候,阳光照射在土壤上,让土壤变干的同时,也会让留在土壤上的鞋印收缩。比如一双四十码的鞋印,大约会收缩半码。案发现场留下来的鞋印和谭某的鞋印完全吻合的话,这恰恰证明谭某是清白的。凶手穿的鞋子,应该比留在案发现场的鞋印大上一些才是。”

杨云帆把通过圣眼看出来的结果,一字不漏的背了出来。

“呃,这……”

杨云帆这话一出,顿时间全场静寂,所有人都顿住了。

画面在那一瞬间定格,有人的嘴张的大大的,心中那想要开喷的腹稿胎死腹中。

有人的眼睛瞪的圆圆的,满是难以置信。

有人瞳孔猛缩,认真思索着杨云帆的话语。

……

“哈哈,我丈夫有救了,他有救了,哈哈……”

谭夫人第一个反应过来,思考了杨云帆的话,一点没错,这正好吻合的鞋印,不正是证明她丈夫清白最有力的证据吗?

她立刻就放开了杨云帆,整个人兴奋的哭喊起来,喜极而泣。

“恩人啊,你真是我恩人啊!”谭夫人又一次跪下了,掩着脸痛哭不已。

“阿姨,你起来,你根本用不着这样。”杨云帆努力想要把她拉起来,但怎么都拉不起来。

卷发大妈和围观人群这时候反应过来,一个个面色那叫一个尴尬,那叫一个难堪。

尤其是卷发大妈,她是怼杨云帆的首当其冲。

本来以为能狠狠的揭穿杨云帆,打了他的脸。

却哪里想到,杨云帆根本都不用一天时间。

他看了档案,这让十几个侦探都吃瘪的任务,顷刻之间就做完了,这脸打的真是太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