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现场好尴尬/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瑶瑶,你别愣着了,赶紧把一百五十万元给我。”卷发大妈冲着范瑶瑶得意的大吼着。

这任务她根本做不了,杨云帆却给做了,现在钱归了她,就相当于白白拿了钱啊。

“就是,赶紧把钱给了。”皮球男也是连忙冲着范瑶瑶喊。

范瑶瑶被这两人的声音给弄的回过神来,她紧张望着杨云帆:“哥,你怎么会这么做,你怎么会弄一条假狗来充数啊?”

“我有么?”杨云帆当然否认。

说实话的,杨云帆其实也根本不想造成这样的误会啊。

他真只是想要先把这相似的狗放出来,然后再放车里那条的。

没想到,他刚把这条相似的放出来,还没来得及放正主呢,众人都怼起来了。

这些人闹怼这么厉害,这么凶,口水唾沫都能把他给淹死了。

“不是么?”

范瑶瑶怎么都没有想到,杨云帆居然否认了,于是一指旁边的保姆,她不认可啊。

不等杨云帆开口,皮球男就再次哈哈大笑抢着说道:“范瑶瑶,这还不明显嘛,虽然被揭穿了,但这小子死也不会承认的,你被他给坑咯。哦豁!”

“就是,赶紧把钱给我。”卷发大妈也是笑吟吟的伸手。

“我记得这小子还说过的嘛,任务做砸了,他就要亲自把范瑶瑶的招牌砸了。”有人开始胡乱带节奏了,人群立刻响应一片。

“对,没错,我记得这小子亲口说过的,任务砸了,就要砸招牌,赶紧砸,别愣了。”

“小子,既然说到,那么就要做到哦。”

……

“你是做任务的侦探?”保姆走到了杨云帆面前,她的神色也非常生气。

听说狗能被找着,阿婆的精神都好了几分。

要是她把狗没找着的坏消息带回去,恶劣的心情对阿婆的病情非常没好处的。

“是的。”杨云帆点着头。

“你的证件给我看看。”保姆朝杨云帆伸着手,到时候阿婆那里出了状况,眼前此人必须担责。

“对不起,我没有证件。”杨云帆摇着头。

“什么,你没有证件?”保姆一听,顿时间愣住了。

没有证件,那算什么狗屁侦探啊,你接什么任务啊,这不坑人么。

“哈哈,野探怎么会有证件啊,哈哈!”皮球男立刻捧腹大笑,直不起腰来了。

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狂笑,很多人眼泪都笑出来了。

“你的证件呢,对不起,我没有证件,哈哈这笑话真是太搞笑了,哈哈。”

“是啊是啊,证件都没有,敢接二百万元的单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

“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范瑶瑶听着一片刺耳的嘲笑,她疑惑到了极点。

“不怎么回事啊。”杨云帆一本正经说道,“我又没说这条狗,就是任务里面说的那条狗。”

“什么,不是这条狗啊?”范瑶瑶一愣,忙问,“那正主呢,怎么不见你带回来?”

什么情况,不是这条狗,这条不是正主?

卷发大妈和皮球男瞬间呆愣了。

那正在捧腹大笑的围观人群,顿时间也都不笑了,纷纷把目光再次聚集在杨云帆身上了。

难道,杨云帆是故意弄了一条相似的狗,然后以此来看羞辱他们,看他们笑话的?

“你的意思,你这尾箱里面还有别的狗了哦,我怎么没看见呢?”皮球男装模作样在尾箱找了半天,真没看见有别的活物了。

“我又没说另外那条狗放在尾箱了,你瞎找个啥。”杨云帆撇了他一眼说。

“你的意思,你把另外那条狗,放车里了?”范瑶瑶连忙跑过去拉开后车门。

她这车窗玻璃里面的帘子都拉了下来,所以看不见里面的情景。

车门一开,一条洗的非常干净的土狗从上面跳了下来,长的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众人都是瞳孔一缩,心脏仿佛被狠狠刺了一下

正主,这条就是正主了,众人的内心深处自动作出了难以置信的判断。

“汪汪,汪汪……”

正主一下车,看着保姆,立刻就狂喜大叫着扑到了保姆的怀里,一个劲的摇着尾巴,不停把头往她怀里蹭拱。

“二墩,真的是你啊,你真回来了啊。”保姆一边摸着二墩的脑袋,一边抹着泪,喜极而泣。

这条狗被找到,不单单是带给了阿婆希望,还让她那颗思念的心得到了慰藉。

二墩是她看着长大的,也算是她的伴了。

众人见着二墩与保姆亲热的场面,一个个神色僵住,现场像死一样静寂,陷入了极度尴尬之中。

他们刚才用最狂烈的嘲笑怼了杨云帆,而此时,无声胜有声。

杨云帆什么都没有说,眼前的人狗亲昵画面,像一记巨大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们的脸上,让他们哑口无言,让他们无地自容,让他们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皮球男的眼睛死死盯着画面不说话,卷发大妈整个人像个木桩一样,呆若木鸡。

“哎,杨云帆,我不太明白啊,你怎么弄了条一模一样的狗回来?”范瑶瑶心中那个得意,那个轻松啊。

就是说嘛,杨云帆怎么可能整了一条假狗回来滥竽充数。

“这是我在半路上遇着的,我看它和丢失的狗长的一样,于是就顺便带回来了,我想老太太应该会喜欢它的,于是就准备连同正主一块交了。”杨云帆解释道。

“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保姆听了杨云帆的话,感动的很。

对方不但找回了二墩,还要送一条跟二墩长的一样的狗,这是一份大礼了。

“不用谢,应该的。”杨云帆笑了笑。

“哎,大妈,你刚才把声音吼那么高,让我把钱退给你,你现在还要不要?”保姆兴高采烈带走了两条狗,范瑶瑶凑到了卷发大妈耳边,故意把声音说的很高。

“我,我,我……”卷发大妈除了重复这个字外,什么都说不出来,脸上像火烧一样尴尬。

“哎,皮球,我记得刚才你的声音吼的最高了,你说杨云帆是好手段,弄了条假狗充数,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范瑶瑶又扭头问皮球男。

“我,我,我说了么……”皮球男支支吾吾不肯承认,灰头土脸的迈出步子欲走。

“哎哎哎,你别走啊,别走啊,咱们把话说清楚点。”范瑶瑶故意追着说。

结果皮球男跑的更快了,眨眼睛就消失了踪影。

“那你们呢……”

范瑶瑶把目光投向那些围观的人群,这些人一个个脸上都挨不住,一下子全都跑了个精光。

PS:书荒的看官们可以去看浪涛的老书《山村小神医》,记住,笔名是浪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