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偷骨灰盒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这些人可真不够意思,才给送了两单,就熬不住了。”

杨云帆意犹未尽,他还以为至少能怼三个单子呢。

不过两个单子加起来三百五十万元也不错了。

“是啊,轰轰烈烈像勇士一样来,却像乌龟一样灰溜溜的走,真是没意思。”

范瑶瑶也是撇撇嘴,接着便是道:“不过没关系,他们会帮你宣传扬名的。咱们这招牌还没有揭开呢,一旦弄了,肯定又有单子送来的。”

“呵呵,也是。”杨云帆笑了笑,说不定这招牌一亮,立刻就有单子上门呢。

“来人啊,把鞭炮点了。”范瑶瑶立刻命人开始了。

由于被人怼,耽搁了,现在都快中午十一点了,这招牌揭幕不能再拖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音响了起来,新招牌亮出来了,对着人来人往。

不管是路人,还是路过这里的顾客,看着这招牌,无不一片口水之声。

“啧啧,天下第一商务咨询,牛逼吹的好响啊。”

“就是,还天下第一呢,看这门面也不大的样子,多半是水逼。”

“这还不是重点呢,重点是你看人家这写的是什么,市区内单子一天完成,省内单子两天做完,国内单子三天搞定,这尼玛简直就是神了。”

“是啊,吹牛逼大神,而且人家这还弄了条件呢,每天接单数不超过三,单子酬劳低于一百万元不接,这可真是让我长了新见识了,原来牛逼还能这样吹。”

“呵呵,看着吧,就他这,撑不了几日就会关门大吉的。”

……

对于门口一大片口水之声,范瑶瑶懒得跟他们扯淡。

不过,范瑶瑶知道,他们会帮忙把宣传给整出去,帮忙扬名。

招牌揭幕完毕,范瑶瑶回到店内,笑嘻嘻看着杨云帆:“哥,你做的这两单子,我有没有提成啊?”

这毕竟是杨云帆跟别人打赌赢来的,不是她给杨云帆接的单子。

“有,当然有了,二八分成。”杨云帆直接说道。

虽然这是他赢来的单子,但范瑶瑶这里也算是间接提供的平台。

“哥,你可真够意思啊。”一听杨云帆这么一说,范瑶瑶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这两单子酬劳共计是三百五十万元,加上昨天杨云帆帮人找骨灰盒那单子一百万元,总计便是四百五十万元了。

她拿两成,也有九十万元了。

换在以前,简直都不敢想象的。

那帮没良心的侦探被挖走之前,范瑶瑶这店一个季度的利润也不过如此了。

“主要还是你选择相信我。”杨云帆由衷说道。

若不是范瑶瑶一直选择相信他,给他支持,杨云帆也不会这么顺利就赚这么多钱了。

“呵呵,相互信任嘛。”范瑶瑶呵呵一笑,然后就按照比例给杨云帆打了款。

四百五十万减去九十万元,剩下的三百六十万元,尽数入了杨云帆的账户。

加上杨云帆手里还有的二百万元,杨云帆现在的钱达到了五百六十万元。

这钱,甭说在巴城买房子了,买栋别墅都没有问题了。

“对了,哥,昨天那胡亚强今天又给我打电话了,他询问他父亲那骨灰盒子究竟是怎么被盗的,我这里一直还没回复他呢,具体是怎么回事?”转了账之后,范瑶瑶想起这事儿来。

其实她也挺好奇的,那胡亚强连父亲骨灰盒丢了都不知道,真是奇葩。

“哦,这个啊。”

杨云帆顿了一下,便是道:“是这样的,主要是他的司机在捣鬼。他那司机有个朋友家里正好也死了人,跟着胡亚强的父亲同一天拉到火葬场火化的。那一天呢,他们买的那骨灰盒和胡亚强给他父亲买的骨灰盒是相同的,都属于限量版。他那司机的朋友不小心摔了骨灰盒,回去没法交差,于是就打了胡亚强买的这个骨灰盒的主意,司机给胡亚强的水里下了点药,趁着胡亚强睡着了,把骨灰盒给偷了。”

“是这样啊……”范瑶瑶语气拖的老长,“对方也太奇葩了点,也不怕装过别人骨灰的盒子再装自己家里人骨灰不吉利。就算他们偷了人家胡亚强父亲的骨灰盒,起码把骨灰也给别人留下来啊。”

“什么,你说什么,对方把胡亚强父亲的骨灰给丢了?”杨云帆一愣,这也做的太缺德了点。

“嗯,没错,我找人了解了一下,对方把胡亚强父亲的骨灰倒掉了,装上了他们人的骨灰。”范瑶瑶点着头。

“那这事儿胡亚强知道不?”杨云帆问。

“我没告诉他。”范瑶瑶摇着头,道:“本来他在外面打工十五年没回家,对父亲就够愧疚了,若是再告诉他,我们拿给他的骨灰盒里面装的不是他父亲的骨灰的话,他肯定得闹啊。”

“你的意思,你给胡亚强的骨灰盒子里面,其实装的是他那司机朋友家里人的骨灰吗?”杨云帆又是一顿,这么做,也不厚道啊。

胡亚强以后把别人的骨灰当成自己父亲拜祭,想想就不道德啊。

“当然不是,我还不至于这么缺德。”

范瑶瑶摇着头,道:“昨天取了骨灰盒的时候,我让人另外准备了骨灰盒,把胡亚强司机朋友家里人的骨灰放入了准备的骨灰盒里面,我们交给胡亚强的骨灰盒里面,其实装的是滑石粉。”

“滑石粉……”

杨云帆还是觉得不厚道,让胡亚强把滑石粉当父亲祭拜,也挺那啥的。

范瑶瑶看出来杨云帆的情绪,便是解释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对方已经把胡亚强他父亲的骨灰盒倒掉了,找不回来了。如果胡亚强知道了真相,肯定接受不了啊。再说了,人死了,就犹如灯灭,骨灰也不过是对已故亲人的一种寄托。我们把寄托还给了胡亚强,若是再告诉他真相的话,那你想想,他会怎样?”

“罢了,这事情我不管了。”杨云帆摆着手,虽然他有点接受不了,但范瑶瑶这么做,应该是对的吧。

“不过,你要是把胡亚强他司机伙同朋友干的事儿告诉他,最后胡亚强弄清楚骨灰其实是被丢了,来找你算账,你怎么办?”杨云帆突然想到这点。

“他父亲的骨灰又不是我倒掉的,他能把我咋的?”范瑶瑶却是一瞪眼,“我好心隐瞒,让他减少愧疚,难道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倒也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