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鲁达运的养母/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好,你继续开车,按照我说的路线走。”杨云帆只好道,“我是去接发布这个任务的人。”

杨云帆使用了一次圣眼资格,了解了一下发布任务这人。

杨云帆还以为这发布任务的人是鲁达运的某个死对头,却根本没有想到,这发布任务的人,竟然是鲁达运的母亲。

说的再准确一点,是鲁达运的养母。

鲁达运才六个月大的时候,因为鲁家仇敌的缘故,他被丢到了乱葬岗。

是他的养母偶然路过,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鲁达运,把他抱回了家。

养母救了他一命,然后便是把他当亲生儿子抚养。

在他十五岁那年,鲁家找到了鲁达运,把鲁达运接了回去。

从此之后,鲁达运再也没有回去看养母一眼,直到今天。

鲁达运的养母如今患上了不治之症,将不久于人世,她想要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见鲁达运一面。

可鲁达运是谁啊,能是随便能见着的嘛。

没办法,鲁达运的养母只好拿出了所有的钱,发布了这个任务。

就算不能见到鲁达运,但也希望能打醒他。

到处做慈善,到处做好人,却不赡养自己的养母,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这太讽刺了。

杨云帆既然接了任务,那么自然就要替鲁达运的养母达成心愿。

把人接到晚会去,让她能见着自己的养子,了却心愿的同时,顺便把任务做了。

只不过这事儿若是跟范瑶瑶说起来,她肯定会问东问西,会问杨云帆怎么知道这些的等等。

所以,杨云帆才故意不说。

现在被范瑶瑶逼的没办法了,杨云帆只好露了口风。

“接发布任务的人?”范瑶瑶一愣,道:“我记得那北至尊老头什么讯息都没有跟你说呢,而且我也一直跟你在一块儿,也没见你打过什么电话,你怎么就知道谁是发布任务的人?”

“我已经告诉你要去做什么了,其他的别问。”杨云帆直接掐断话题,他早知道这茬没法解释。

“哥,其实我一直都非常好奇,你怎么好像……好像那些能掐会算的神仙似的,怎么什么都知道啊。”范瑶瑶质疑的很。

杨云帆故意扯开话题道:“我也没见你弄什么请柬,这个你怎么弄?”

“没事,我有个朋友也要去,到时候让她带着我们进去就是了。”范瑶瑶说。

“你的朋友,谁?”杨云帆问。

“说了你也不认识,到时候见着面,你就知道了。”范瑶瑶没有说。

车子开到了城郊一个荒僻的村子,这村子已经十室九空,打工潮让村里的人要么留在了城里,要么远走他乡。

“就是这家了。”根据圣眼看出来的结果,杨云帆来到了一个破旧的砖瓦房。

围墙塌的差不多了,屋顶也有很多洞,院子里面长满了杂草,给人一副非常衰败的感觉。

这很令人感到纳闷,住这样房子的人,能拿得出三百万元来?

“有人吗?”范瑶瑶朝着黑漆漆的屋里喊。

由于天色黑了下来,屋子里面没有光亮,不确定里面是有人,还是休息了。

“谁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有气无力。

“哥,你来说。”范瑶瑶连忙扯了扯杨云帆的衣服。

“你就是田一兰吧?”杨云帆开口了,鲁达运的养母叫田一兰。

“我是田一兰,你哪位?”屋内亮起了昏黄色的灯光,然后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起床声音。

“我是杨云帆,是接了你发布任务的侦探。”杨云帆回答道。

“不对呀,接我任务的人,不是一个老者吗,怎么是你一个小娃子?”院子里面亮起了昏黄色的灯光,一个佝偻的身子从屋内走了出来。

虽然披着厚厚的袍子,但还是能看出里面单薄的身子。

“他委托我来做这个任务。”杨云帆待她走近了,才看清楚了她的真实面容。

满脸的皱纹,苍老的面孔,这是一个垂暮者。

她得了食道癌,现在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完全靠着点滴输送营养。

身子一天天的受下去,她撑不了多久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田一兰的语气里面充满了疲惫,这是因为体内的能量不足。

“是这样的,我是来接你的,让你和你的养子鲁达运见面……”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田一兰惊诧打断了:“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来接你的,让你和鲁达运见面。”杨云帆重复了一遍。

“你联系上他了?”田一兰的语气里面充斥着难以置信。

鲁达运现在早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哪怕是侦探,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见着他吧。

就算见着了,鲁达运多半也不会同意见她。

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了,鲁达运从来都没有来看过他,一次都没有。

“对,我联系上他了,你现在准备一下,然后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他。”杨云帆上前扶着快要站不稳的田一兰。

她喘的非常厉害,扶着柱子也站不稳了。

“你确定,他是要见我吗?”田一兰却不相信。

“当然,你跟我走,我自然就能让你见着他……”杨云帆话没有说完。

田一兰又打断了:“如果事情真是你说的那样,他真想要见我,那么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这,这……”杨云帆愣了一下,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范瑶瑶开口了:“田奶奶,你都这样了,你以为我们还会骗你吗?”

“那,那好吧,我换衣服去。”田一兰顿了一下,虽然她还是不相信,但她心中的渴望很快就湮灭了她的心。

“我们帮你吧。”范瑶瑶见着田一兰这吃力的样子,便是搀扶着她进屋。

范瑶瑶帮田一兰换好了衣服。

上身是非常陈旧的花棉袄,下面穿着灰色棉裤,脚上是一双棉鞋,穿着她身上,简直又土又丑。

田一兰却说这是她最好的衣服了,听的杨云帆和范瑶瑶两人的鼻子都有些发酸。

能拿出三百万元,却没钱买身好衣服。

车子载着田一兰出发了,望着车外根本看不见的黑漆漆景色,田一兰忍不住抹着眼泪:“孩子们,你们知道吗,我盼这一天已经不知道盼了多少年了,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还能见着达运一面,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他了。”

杨云帆和范瑶瑶两人听着,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该骂鲁达运没良心,还是该可怜田一兰这个迟暮的老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