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好牛逼啊/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天,老子没有看错吧,这小子还真敢打鲁达运啊。”

“是啊,这小子不但打了鲁达运,而且还多打了一耳光外加多踹了一脚,真特么牛逼。”

“是啊,这小子不是一般的狂啊,普通人摸都不敢摸鲁达运一下,这小子还多打了一耳光,多踹了一脚,甚至连骂的话都增多了。”

“哼哼,这小子做了又如何,他死定了。”

“没错,他死定了。”

……

来自侦探街的人也是一片喧嚣。

“这,这,这……”卷发大妈连续发出了七八个这字,却没有任何下文。

“人才啊,这小子真特么是个人才啊。”皮球男直接冲着台面上的杨云帆竖起大拇指。

虽然皮球男恨杨云帆,但杨云帆这行为真值得他敬佩的。

“是啊,这小子是个人才,只可惜脑子没发育好,希望他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能生一个正常的脑子。”卷发大妈感叹着,能亲眼看见这小子被鲁家整了,心中的气,终于可以了了。

“小子,你完了!”北至尊停住了哼小曲,目光之中带着不屑。

成功借助鲁家人之手借刀杀人,轻松收拾了这小子,北至尊心中没有半点成就之感,毕竟,这根本都不算什么对手。

“杨云帆,你疯了吗?”苏亚菲忍不住失声喊了起来。

杨云帆去的时候,她还叮嘱杨云帆不要乱来,哪想到他还是乱来了。

而且这行为,还是如此的出格。

“亚菲,你别急,哥肯定没事儿的。”范瑶瑶见着七八个保镖朝着杨云帆扑了去,她半点不担心,反而安慰苏亚菲。

“瑶瑶,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跟着瞎弄,杨云帆怎么会……”苏亚菲有些失控朝着范瑶瑶吼。

“咦,你现在又这么在乎他了么。”范瑶瑶故作惊讶。

“你……”苏亚菲看着范瑶瑶这表情,她气的说不出话来。

眼看着杨云帆都要被暴扁了,她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这,这……”方子杰盯着平板电脑屏幕上面,杨云帆打骂鲁达运的情景,他直接就给整懵逼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杨云帆竟然还真敢搅合晚会啊,而且手段还是如此的暴力。

“哈哈哈……”下一秒,方子杰就发出了畅快无比的声音。

杨云帆啊杨云帆,你小子竟这般作死,简直就是出人意料啊,哈哈。

哪怕有大嫂保你,也保不住了。

“恭喜老板,贺喜老板,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秘书连忙拍着马屁。

“唉,我还是有点遗憾啊,这小子是被别人给弄了,没死在我手上啊。”方子杰意犹未尽的说道。

眼看着鲁家七八个保镖已经扑到了杨云帆身边,立刻就要擒下杨云帆,鲁达运发出了一声暴喝:“给我住手!”

七八个保镖立刻顿住了,现场的嘉宾也是顿住了,侦探街的人愣住了,方子杰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鲁达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杨云帆如此对待,他为什么还要阻止保镖收拾杨云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汇聚在了鲁达运脸上。

“大哥,你为何……”鲁达标一边把鲁达运搀扶起来,一边不解询问。

“我鲁达运一生光明磊落,从来不曾做过任何亏心事,这杨先生既然当众打了我,骂了我,那么我要弄个明白。”鲁达运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

他走到了杨云帆面前,盯着杨云帆古井不波的脸庞:“杨先生,你为何骂我伪君子,为何说我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连自己的养母都不赡养,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你不是伪君子是什么?”杨云帆面色平静。

“什么,鲁达运连他自己的养母都不赡养,有这事儿?”

“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

“我好像听鲁家老爷子说过,鲁达运曾经被别人收养过,不过那收养鲁达运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吗?”

“难道,鲁家老爷子搞错了,收养鲁达运的人没死?”

“不可能吧,鲁家老爷子那可不是普通人呢,他能搞错?”

“看着吧,咱们看这杨云帆如何说下去。”

……

现场的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无数双眼睛汇聚在这台面上来。

鲁达运面对杨云帆这质问,他的神色就变得哀鸣起来:“杨先生,我没有不赡养我养母,我时时刻刻都想要赡养她,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这也是杨云帆非常不解的地方,为何鲁达运这么多年了,一次都不去看田一兰。

“可是她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是想要赡养她,也无能为力啊。”鲁达运的语气沉重无比。

“你放屁!”杨云帆立刻又是一巴掌给鲁达运抽了过去,大骂道:“你养母根本就没死!”

杨云帆这一巴掌的响声响彻整个会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又是一顿。

这杨云帆还真特么拽啊,竟然还敢打鲁达运。

来自侦探街的那些人,个个也都有些懵逼了。

这什么情况,鲁达运都亲自说他养母早死了,杨云帆却口口声声说他养母没死,究竟谁是对的?

“小子,你特么找死,给我弄死他……”鲁达标气的肺都炸了,立刻命令着保镖动手。

“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几个保镖掐脖子的掐脖子,拽胳膊的拽胳膊,正要当场把杨云帆给收拾了,鲁达运再次发出了暴吼声音。

鲁达运喝退了保镖,眼睛已经发红了,他瞪着杨云帆:“你凭什么说我养母她没死?你要是说不出个理由来,我也不会为难你,你自己到公安局投案去吧。”

“很简单,我刚才那几巴掌,就是你母亲授意我的。”杨云帆回答道。

“小子,你还特么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鲁达标脸上青筋暴起,唾沫星子喷的老远。

“我没有胡说八道,她老人家真没死。”杨云帆反驳道。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她没有死,那么人呢?”鲁达运拦住鲁达标,质问着杨云帆。

“鲁达运,你的问题我暂且不回答你,我且先问你一个问题。”杨云帆知道,田一兰肯定也非常想要知道,为什么鲁达运这么多年了,不去看她。

“你问。”鲁达运强压怒火。

“你说你养母死了,请问是你亲眼所见么?”杨云帆严肃问。

“没有。”鲁达运摇着头。

“你没有?”杨云帆一愣,他现在感觉出来了,鲁达运想要孝顺养母之心是真挚的。

他对养母的恩情是铭记于心的,可养母之死,如此重要的事情,他竟然没有亲身经历,认真确认的话,这就说不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