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认母/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年被从养母手里接走没多久,我收到了来自村里的噩耗,村里人跟我说我村里发生了火灾,我养母被烧死了。我赶回去的时候,我养母都已经被放入了棺材,正准备下葬。我不顾所有人阻拦,我开了棺材,里面的尸体被烧的面目全非,无法辨认那是不是她。”鲁达运神色激动说道。

“那这么说来,你并不肯定你养母是不是真死了,是吧?”杨云帆也觉得这茬说不过去,尸体辨认不出来,那么DNA呢。

鲁家这么有钱,你弄个DNA不是什么问题吧?

“我当时也不相信尸体就是我养母,但是全村的人都这么说,男女老少几百人,难道他们会欺骗我吗?”鲁达运说道,“后来我从尸体上面弄了点头发做了DNA鉴定,结果证明头发跟我养母的DNA一样。”

“那我就奇怪了,你养母明明还活着呢。”杨云帆这是真弄不懂了。

全村人不可能一块合起来骗他吧,DNA也鉴定了,可田一兰却还活着啊。

就算全村人当时看走了眼,认为烧死的人就是田一兰。

那么后来呢,田一兰出现在村子里面的时候,村里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跟鲁达运打电话,说他养母还活着?

再说了,这么年了,就算鲁达运认为田一兰已经死了,难道就没回村里拜祭过?没回那旧房子看看?

“你一直说我养母还活着,你有什么凭据吗?”见着杨云帆还这么说,鲁达运就有点压不住心头的火气了。

“喏,你看那边那个老太太,她是不是你养母?”杨云帆遥指了一下田一兰待的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闻言,鲁达运连忙看了过去。

现场的嘉宾和观众,也一块把目光朝着杨云帆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灯光师,也连忙把灯光移了过去。

明亮的灯光下面,众目睽睽之下,田一兰望着鲁达运泣不成声。

她伸出枯如鸡爪般的手朝着鲁达运摇挥,但因为力气不够,每一次挥动,都异常的缓慢吃力,伴随着沉重的喘气声音。

“这是妈?”

台面上的鲁达运撇着田一兰的瞬间,他失态了。

哪怕他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养母了,但那张铭记于心的面容,他从来都不曾忘记,随着岁月的增长,越发的深刻明晰。

眼前这个迟暮老人虽然比记忆之中的容颜苍老了无数倍,皱纹爬满了她的脸,但她就是自己的养母,只是她变老了,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残忍痕迹。

“妈,是达运不孝啊……”鲁达运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然后就这么跪着走向了那被他遗忘了数十年的养母。

这一幕,让现场所有嘉宾都愣着了。

他们能感受到鲁达运心中的愧疚,也感受到田一兰思念儿子的母爱。

“真没有想到,原来鲁达运的养母还活着呢。”

“那么是谁欺骗了他?”

“被欺骗了数十年了,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啊。”

……

来自侦探的人,他们个个感慨着。

“这,这,这怎么可能……”

北至尊的表情也僵住了,鲁达运的养母不是已经死了很久了么,怎么……怎么这老太太看上去跟颁布任务的人长的一样啊?

天啊,自己居然犯了这么大一个错误,忘记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了。

卷发大妈和皮球男两人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杨云帆明明就陷入了绝境,怎么突然一下子就翻盘了?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方子杰看着视频上面,满脸的难以置信。

期待之中,鲁家人收拾杨云帆的场景没有看见,反而看着鲁达运认母的一幕,这实在是让方子杰不甘心啊。

照这样一弄,鲁达运不但不会收拾杨云帆,杨云帆还特么成了鲁达运的恩人,真是日狗了。

方子杰的秘书紧闭的嘴不敢开腔,眼里也满是不相信。

她刚刚还拍了方子杰马屁呢,哪想到画面顷刻之间就被逆转了,她的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妈,对不起,是达运不孝,是达运不孝啊……”鲁达运跪着走到田一兰面前,他拼命的磕头,满脸泪水,不停抽着自己的耳光,“妈,是儿子不孝啊……”

“儿啊,你别这样,妈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再见着你一面,妈就知足了……”哭成泪人的田一兰想要阻止鲁达运自己打自己的动作,却没什么力气。

“什么,妈,你说什么?”鲁达运闻言,惊愕抬头。

“没什么,妈年纪大了,差不多也该走了。”田一兰强颜欢笑着。

“医生呢,我的私人医生呢,马上过来给我妈诊治!”鲁达运回头朝着会场咆哮着。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老头连忙小跑过来,田一兰却是摇着手:“不用了,我的身体我知道。”

田一兰紧紧抓住鲁达运的手,泪滴成河:“我走之前,知道我儿子其实还是念着我的,他还是有孝心的,这就足够了。”

“不,妈,你不能离开我,我还没有赡养你呢……”鲁达运痛苦的嘶吼起来,虽然医生还没有诊治出田一兰的情况。

但见着田一兰这瘦弱的样子,还有说话时候的有气无力,鲁达运感受到了,田一兰的生机不多了。

“没事的,孩子,人总是要走的,没有我这几十年,你不一样也好好的过来了吗?”田一兰颤抖的手,抚去鲁达运脸上的泪。

“不,不一样,那不一样……”鲁达运拼命的摇头,以前他以为养母死了,所以他不去想,因为想也没有用。

而现在,养母就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他还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突然,鲁达运猛回头朝着鲁达标狂吼道:“达标,你给我马上去查这件事情,我要彻底弄清楚,究竟是谁做了这个局!”

“是!”鲁达标立刻打电话去了。

“不用折腾了,孩子……”田一兰还要说话,鲁达运打断了她:“妈,从现在你就必须听我的,我必须要搞清楚,究竟是谁分开了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