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要跟他做朋友/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头,你干嘛呢,要偷偷溜走啊?”范瑶瑶撇着那北至尊想要趁着杨云帆的注意力在鲁达运认母的空当偷偷留人,她连忙就小跑过去拦住了他。

现在,范瑶瑶已经不怕北至尊了。

为什么呢,因为杨云帆成为了鲁达运的恩人,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她的店也会受到鲁家的庇护了。

“没,没,没有啊,我……我就是上……上个洗手间而已……”北至尊的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本来以为可以轻松借助鲁家之手搞定杨云帆,却哪里想到形势被逆转了。

杨云帆不但不会被鲁达运给收拾,他反而成为了鲁达运的恩人,这,这,这……简直就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老脸上。

于是,北至尊想要趁着杨云帆不留神偷偷溜走,以防止被羞辱,哪想到却被眼尖的范瑶瑶给堵着了。

数十年没有说过谎话的北至尊,被逼着说出谎言,这,这,这……真是糗大了。

“哼,上洗手间,那边可是女洗手间的位置呢。”

范瑶瑶直接一针见血揭穿了北至尊的谎言,挖苦道:“莫非,你做了变性手术,现在成为女人了?”

“咳咳……”北至尊被范瑶瑶这话给刺激的一连串咳嗽,尴尬不已,不知道该如何争辩。

“怎么的,怼我哥的时候,你那老气横秋的拽比姿态哪里去了?”范瑶瑶哪里肯轻易放过北至尊,之前还被他给吓的不轻呢。

现在主动权在她手里了,女人的记仇小心眼被范瑶瑶发挥的淋漓尽致。

“输了,就想要偷偷溜走,你还要不要你这张老脸了?”

“还北至尊呢,我看你简直就是一个老不要脸至尊,怼得起,却输不起!”

……

可怜的北至尊被范瑶瑶怼了个狗血淋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屈的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卷发大妈和皮球男见势不妙,想要趁着范瑶瑶怼北至尊的时候溜走。

可惜范瑶瑶的眼睛尖的很,立刻又堵着了这两人:“我说两位,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不会也是上洗手间吗?”

“没,没有。”卷发大妈不敢看范瑶瑶的眼睛。

“我,我,我们就是准备去取点水果而已。”皮球男也是脸上发烫,睁着眼睛说瞎话。

“哼,分明想心虚了想溜,以为我看不出来啊。”范瑶瑶直接戳破道。

“没,没有,我们真只是想要去取点水果……”卷发大妈的口张了张,想要做无力的辩白。

“省省吧,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范瑶瑶不客气打断了,“你们分明是想要过来看杨云帆怎么被弄死,结果杨云帆不但没被整,顺利完成了任务,成为了鲁达运的恩人,你们就觉得尴尬了,想要悄悄走人。”

“真是不知道你们的脸皮为什么这么厚,跟那老不要脸的至尊有得一拼。有底气过来看杨云帆的笑话,轮到你们闹笑话的时候,你们又怂了。”

“真是不知道害臊啊,我都替你们脸红!”

……

卷发大妈和皮球男被范瑶瑶一阵猛怼,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极度的尴尬。

其他那些来自侦探街想要看杨云帆笑话的老板们,见着卷发大妈和皮球男因为想要溜走被范瑶瑶堵住喷的这么惨,他们一个个哪里还敢迈动步子溜走,而且都把自己的脸遮掩了起来。

生怕范瑶瑶看见了他们,把他们一个个都给喷一遍。

“瑶瑶,我们走吧。”杨云帆的注意力本来在鲁达运认母这里,无意间一撇,看见范瑶瑶居然在怼北至尊这些人,于是杨云帆就走了过来。

再怎么说,人家是咱同行,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任务做成功了,他们的脸被反打了,这就差不多了。

“哥,不能便宜了他们啊。”范瑶瑶哪里肯走,坚决摇头,“之前咱们被嘲讽的那么厉害,尤其是这北不要脸至尊,都把我差点给吓哭了。还说不是看在我一个姑娘折腾店不容易的份上,他早就砸了我的店。我现在想起来就是气,这老东西年纪一大把了,还欺负我一个小姑娘……”

“瑶瑶,听我的话,别说了。”杨云帆强行把范瑶瑶给拉到了一边,然后对着那被范瑶瑶怼的都要哭了的北至尊道:“大爷,其实啊,我还得感谢你给我送了一单子啊。”

“不用谢……”北至尊的脸上更加发烫了,杨云帆这正常一句感谢,落入他耳朵里,那就是一种别样的羞辱。

“哈哈,哥,你这话说的真不错啊!”范瑶瑶一听,哈哈大笑道,讽刺着北至尊:“老头,你是不是不服气,要是不服气的话,你马上再弄点单子来为难哥啊。”

“不敢,不敢……”羞愧不已的北至尊真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大爷,你别太往心里去,我不是羞辱你,我是真感谢你呢……”杨云帆话没有说完,那卷发大妈和皮球男两人便是朝着杨云帆挤了挤眼睛。

那神色好像在说,你要真感谢的话,那就赶紧把范瑶瑶这个小姑奶奶给拉走吧,我们这小心脏真的受不了她的讽刺啊。

“对对对,北老头,我哥那话不是讽刺你,哈哈……”杨云帆的话落入范瑶瑶耳朵里,那就是一语双关的讽刺,范瑶瑶笑的更加厉害啊。

这喷人啊,还是杨云帆比自己在行啊。

“瑶瑶,走了。”杨云帆拉着范瑶瑶的手,使劲拽着她。

“各位,麻烦你们继续来找我和我哥的麻烦啊。”范瑶瑶被杨云帆拖走的时候,丢下了最后一句话。

“我的天啊,这小姑奶奶总算走了。”见着范瑶瑶被杨云帆拉走,北至尊等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看来我们都误解了杨云帆啊。”

“是啊,这小伙子为人还是很和善的,我们那样弄他,他赢了都不趁机为难我们,哪像这范瑶瑶,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以后我再也不找他麻烦了,我要跟他做朋友。”

……

来自侦探街的老板们心中念叨着,然后跟着北至尊卷发大妈皮球男三人很默契般的立刻离开了会场,生怕那范瑶瑶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