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舆论发酵/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亚菲,咱们走吧。”杨云帆拉着范瑶瑶路过苏亚菲这里的时候,跟苏亚菲说道。

“行。”苏亚菲点着头,晚会弄成这样,鲁达运肯定得改期了,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哎呀,哥,我还是觉得不够过瘾,真是意犹未尽啊。那么多人等着看你的笑话,期待着你被鲁家人给弄死。你成功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正是应该乘胜追击羞辱他们扬眉吐气的时候,怎么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走出会场的时候,范瑶瑶还不满意的念叨着。

“毕竟是同行,还是别搞那么僵啦。”杨云帆笑了笑说。

“哼,你把他们当同行,他们却把我们当敌人呢。”范瑶瑶哼着说,“你等着吧,那北不要脸至尊肯定要通知另外三个人过来找场子的。”

“呵呵,他们来了正好啊,给咱们送单啊。”杨云帆呵呵一笑,道:“毕竟能出得起百万酬劳单子的人,不多啊。”

“对呀,你说的没错呀。”范瑶瑶眼睛放光,激动道:“这北至尊老头能送来三百万元的单子,那么另外三个至尊送来的单子,肯定不会低于这个数呢。你若是连续做三个三百万元的单子,嘻嘻,这又是不少钱钱啊。”

----------

“咦,人呢,那个叫杨云帆的小伙子呢,怎么不见了?”

鲁达运安抚好了田一兰的情绪,正要好好感谢一下杨云帆,他四下一张望,却没有看见杨云帆的身影。

“他们离开了。”有鲁家人小声跟鲁达运说道。

“那你们怎么不把人留住啊。”鲁达运骂了一句,吼道:“快快快,马上把恩人给我追回来。”

“他们已经走了有一会了,恐怕追不上……”这人话没有说完,鲁达运咆哮起来:“人追不回来,但也要把别人的家庭住址联系方式搞清楚啊,咱不能白白受了恩情。”

“是!”

跟着北至尊仓惶离开会场的人,他们很快把消息散布回了侦探街,侦探街立刻又是一片哗然。

“什么,你说什么,杨云帆这小子先整了鲁达运的儿子鲁峰,然后又打骂了鲁达运,把任务顺利完成了,一点屁事都没有?”

“是啊,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把鲁达运的养母找来了,打骂了鲁达运不但没有受到鲁家人的收拾,反而成为了鲁家的恩人,现在鲁家的人到处在找他这个恩人呢。”

“我去,真的假的,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啊,那么北至尊呢,他什么反应?”

“还能什么反应,当场就懵逼了呗。可怜的老头啊,被范瑶瑶数落了个狗血淋头,要不是心理承受能力强,恐怕已经被范瑶瑶给喷进医院咯。”

“我去,范瑶瑶吃了豹子胆了,她敢喷北至尊一个狗血淋头,难道不怕北至尊砸了她的店?”

“你懂个啥哦,杨云帆现在成为鲁家的恩人了,有杨云帆在,范瑶瑶那店北至尊还敢乱动?”

“倒也是,那可是杨云帆做任务的平台,北至尊要是那么弄了,鲁家人肯定不会放过他。”

“真是难以令人置信啊,这么难的任务,这杨云帆都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呢,咱们侦探街的大活儿,恐怕都要被这小子给揽了去啊。”

“应该没那么简单,北至尊是败北了,可还有另外三个至尊呢。”

“有道理,谁知道另外三个至尊出现,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呢。”

“呵呵,我倒要看看,杨云帆这小子能不能干的过另外三个至尊!”

“若是这小子把另外三个至尊都给干赢了的话,那真牛逼了,我真服了他了。”

“没错,若是他真干的过三个至尊,以后他包揽了侦探街的大活儿,我也不说什么了。毕竟本事不如人,咱也没什么可说的啊。”

“哎,只可惜小平头周大昌他们两人听见这消息,今天晚上又要痛悔的睡不着觉咯。”

“可不嘛,那两个傻叉!”

……

----------

“哥,按照咱们之前约好的比例,三百万元给你八成,我现在就给你转账。”范瑶瑶给杨云帆转账二百四十万元。

加上杨云帆卡上的六十万元,杨云帆的钱达到了三百万。

“瑶瑶,你给杨云帆的抽成是不是也太高了点?”苏亚菲见状,很有些无语。

虽然她没有弄私家侦探这行儿,但也知道,一般情况下,哪怕是资深侦探,做任务抽成比例也没这么高啊。

“哥现在就是我的财神,我当然不能亏待他啦。”范瑶瑶却不以为然道,“再说了,哥一个人,比那些被从我这里挖走的饭桶没良心侦探都强,这简直就是摇钱树、聚宝盆啊。”

“明明是你喜欢人家,故意的吧?”苏亚菲心里念叨了一句,看着杨云帆:“杨云帆,你是如何知道田一兰没死的?”

她可是好奇的很,鲁达运本人都被蒙了几十年,杨云帆竟然能找着人。

“对对对,哥,你也没跟我说这个呢。”范瑶瑶也是看着杨云帆。

“抱歉,行业机密,咱吃饭的本事不能随便讲啊。”杨云帆随口瞎掰了一句,道:“两位,现在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此分……”

“我现在还饿着呢,晚会上面都没吃东西。”范瑶瑶哪里肯答应,拉着杨云帆:“你刚赚了大钱,你得请我们吃宵夜。”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我还真有点饿呢。”杨云帆摸了摸肚子,也感觉到有些饿了。

“那走吧,吃点宵夜去。”

“哥,你就算不跟我们讲你如何知道田一兰没死,那你总该跟我们说一下,究竟是谁欺骗了鲁达运啊,还有田一兰住的那地方明明那么破,她怎么又能拿出那么多钱出来啊?”在吃宵夜的时候,范瑶瑶还是揪着杨云帆不放。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杨云帆一摆手,道:“不过,田一兰如何能拿出三百万元来,我大概能猜得出来?”

“估计是当年鲁家老爷子从她手里接走鲁达运的时候,给的抚养费吧。”苏亚菲开口了。

“嗯,没错,我也这么认为。”杨云帆点头。

“可这也不对啊,既然田一兰有这么多钱,那么她干嘛放着不用,还过的那么清贫?”范瑶瑶又质疑了。

“这个你去问她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