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闹剧收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这种情况下,你当然不会承认了。敢宣扬别人隐私,却不敢承认,你这种人,早晚遭报应!”李八婆气势汹汹打断了梁淑华那可笑的辩白。

“没错,我们好心到你家里拜年,却遭到你这样的对待,我们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一直都给黄鼠狼拜了年!”赵八婆也是吼着。

“没有,我没有把你们的事情说出去,我没有……”面对李八婆和赵八婆这撕破脸的姿态,梁淑华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她委屈的都快掉眼泪了。

“你们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杨永健见着妻子受委屈,立刻站了出来。

“杨永健,你不过就是个工地搬砖的苦力,你牛气个什么。”赵八婆挖苦着杨永健,“你以为你穿着西装革履,你就是成功人士了,你这叫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蒜呢。”

“就是,你算哪棵葱啊!”李八婆也嚷着,“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不是梁淑华把我们的事儿说出去的,那么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一下她是清白的啊。”

“这,这……”杨永健平日里就不是一个会说话的话,被赵八婆和李八婆这两个平日里就说东家长西家短的长舌妇一怼,哪里招架得住。

“我都说了,让你不要随便说话。”梁淑华拉着杨永健。

“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欺负你啊。”杨永健着急的很。

杨云帆忍不住就要站出来,范瑶瑶一摆手:“哥,对付这两个长舌妇,你还是交给我来吧。”

范瑶瑶安慰了梁淑华一句:“阿姨,你别急,我马上就把真相给你找出来。”

说罢,范瑶瑶扭头看着赵八婆和李八婆两人,开口了:“两位,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梁阿姨把你们的事儿给捅漏出去的,你们有什么证据吗?要是没有证据的话,你们就是血口喷人!”

“你是哪来的野丫头,滚一边儿去。”李八婆被范瑶瑶这么一问,面色一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便是瞪眼说道。

“就是,我们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赵八婆也是朝着范瑶瑶瞪眼。

“看来你们两人是拿不出证据来,这属于恶意诋毁梁阿姨了。”范瑶瑶加重语气,道:“在这样的场合恶意诋毁她人,这人品真是……”

范瑶瑶的话没有说完,再后面的意思谁都明白,那带着极度的贬义。

“小丫头,你凭什么说我们恶意诋毁!”李八婆气跳了起来,指着范瑶瑶的鼻子道:“我们到她家里拜年,这事儿就在她家里发生的,不是她说出去的,难道还是我们自己说出去的么?”

“就是,你说说看看,咱们自己的家丑,我们自己会说出去么?”赵八婆也是吼道。

“搞不好,这事儿还真是你们自己说出去的呢。”范瑶瑶直接着。

“混账!”李八婆破口大骂着,就要打范瑶瑶。

“怎么的,理屈词穷了,就想要动手么?”杨云帆拦住了李八婆。

“小子,这野丫头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怎么是理屈词穷!”赵八婆骂着,作势也要打范瑶瑶。

杨永健拦住了赵八婆,道:“我倒是觉得瑶瑶的话有道理,你们这两人本来就是长舌妇,平日里就说东家长,议论西家短的,搞不好这事情就是你们自己说出来的。”

“杨永健,你放屁,你自己会把自己的家丑说出来吗?”李八婆和赵八婆两人被杨永健说是长舌妇,于是这吼声更加高了。

“瑶瑶,你继续说。”杨永健看着范瑶瑶。

“想要弄清楚究竟是谁散播了,其实很简单。”范瑶瑶看着李八婆,道:“我问你,你听谁说着你家里的丑事?”

“是她,谭秀秀。”李八婆立刻指着谭秀秀。

“这位阿姨,你又是听谁说的呢。”范瑶瑶看着谭秀秀。

“是她说的。”谭秀秀指着会场的另外一个长舌妇。

然后范瑶瑶又问这个长舌妇,这个长舌妇又指了别的女人,就这样连续指了五个人,最后这个人把手指头指向了赵八婆:“是赵八婆告诉我的。”

“喏,这不就清楚了么,你们自己说出来的。”范瑶瑶指着赵八婆。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不是我,不是我……”赵八婆傻眼了,她拼命矢口否认着。

但现场的人都不是傻子,都看出来,是赵八婆把李八婆的家丑给说了出去,顿时间又是一片议论。

“这可真是没有想到,这赵八婆竟然污蔑人家梁淑华,还在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真是不要脸啊。”

“是啊,我就说嘛,梁淑华这个人平日里很老实本分,怎么可能会乱说别人的家丑。”

“我看搞不好啊,这赵八婆家的丑事,八成就是李八婆给说出来的。”

“很有可能,这两人都是长舌妇,相互说着对方的家里的丑事,却是却把脏水朝人家梁淑华身上泼,真是可耻!”

……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李八婆立刻像个泼妇一样,对赵八婆采取了当初对付庞小燕的那招扯头发神功,揪住了赵八婆的头发,好一顿扭打。

好半天才被人拉开了,赵八婆被弄的蓬头垢面,形象全无。

不过,事情还不算完。

范瑶瑶却是看着李八婆,道:“这位阿姨,接下来,是你自己承认是你说出了赵阿姨的家丑呢,还是我帮你找出真相来?”

“野丫头,你休得……”李八婆的心立刻便是紧张起来。

被李八婆弄的不堪的赵八婆闻言,心头的怒火立刻就升腾起来了,质问着李八婆:“李八婆,我的事儿究竟是不是你说出来的?”

“我怎么可能把你的事儿说出来,你别听这野丫头乱说!”李八婆不肯承认。

然后嘛……没有然后了。

范瑶瑶又从吴青青这里顺藤摸瓜,长舌妇们一个供出一个来,最后就把李八婆这个始作俑者给供出来了。

赵八婆立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李八婆使出了扯头发神功,两人再次打的不可开交。

两人气势汹汹的怼上梁淑华,最后落个闹剧收场。

不但没有让梁淑华丢脸,自己反而丢尽了颜面,坐在了会场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像霜打了的茄子。

至于她们想让梁淑华下不来台的那些准备,也都胎死腹中,提都不好意思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