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上门报复/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都没有想到,许多二最后一个进门了。

顿时间,杨云帆一家人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吃了亏的许多二,召集了人来报复了。

“梁淑华,你行啊,背地里使着手段,抢了我的职务。竟然让我连副经理都没得做,我可得好好跟你把这账算一算!”

许多二冷笑看着梁淑华,目光落到了杨云帆脸上:“小子,我想你也没有料到,我会上门吧。”

“我根本就没有背地里……”梁淑华想要辩白,杨云帆压下了她,扭头看着许多二:“许多二,你想要干嘛,明说了吧。”

许多二来者不善,任何口头上的辩白,那都是苍白徒劳的。

“小子,看来你还挺识趣,挺上道的嘛。”许多二看着杨云帆,冷笑着:“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跟你爽快点,你们赔我一百万元的医药费,我立马走人。”

“一百万元,你抢钱啊!”杨永健惊叫起来,“你看我们的样子,像拿得出一百万元的样子吗?”

“杨永健,你的话说的没错,你们这家的光景,的确是拿不出一百万元。”许多二点着头。

“那你还狮子大开口!”杨永健吼。

“你们拿不出来,但并不代表别人拿不出来嘛,你儿子交的这小富婆姑娘,看上去像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呢。”许多二的目光落在了范瑶瑶的脸上,“小姑娘,你若是愿意替杨家人出了这一百万元的医药费,我保证不再为难他们。”

“你以为我傻啊,到时候你拿了钱,照样不会放过杨家人。”范瑶瑶一针见血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现在动手咯?”许多二的脸上黑了几分。

“这样吧,我身上钱不够,你让我打一个电话,我让人送钱过来,怎样?”范瑶瑶顿了顿,现在这状况,必须先稳住许多二。

“你当我傻啊,你来头不明,谁知道你一个电话会叫来多少人。”许多二也不傻。

“那你要怎么办?”范瑶瑶问。

“我看这样吧,你们所有人先把银行卡全部交出来,密码也说出来,我们先取钱,看能凑多少,不够数的,咱们再说。”许多二转动着眼珠子。

“许多二,不要以为你那边人多,你就占据了主动。”杨云帆站了出来。

只要是个人,那都是有弱点的。

眼前这七八个打手,谁敢动手,杨云帆就利用圣眼把他们的底细都抖漏出来,保证让他们一个个都不敢动。

“小子,以你的意思,莫非你还能翻盘不成么?”许多二微眯着眼睛,脸上凶相毕露。

被杨云帆揍成这狗样,他可是要亲手打回来。

“你可以试试!”杨云帆半点无惧。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试试吧。”许多二不再废话了,正要下令。

楼道里面传来一声暴喝,这是疤哥的声音:“是谁特么不长眼,敢在我兄弟家里闹事!”

很快,疤哥带着两个人拨开人,走到了杨云帆家里。

这两个杨云帆都认识,一个是鲁达标,另一个是鲁峰。

顿时间,杨云帆明白了,应该是鲁家人想要感谢自己,便是主动找上门来了。

至于疤哥的出现,应该是鲁家人也认识疤哥,疤哥顺便就带着他们来了。

“哟,是疤哥啊。”见着疤哥一来,许多二立刻就像条哈巴狗一样,陪着笑脸。

许多二带来的七八个彪形大汉见着疤哥,一个个也是噤若寒蝉,像老鼠见了猫,害怕的不得了。

疤哥是谁啊,盐城道上的老大,一句话,就能让他们这些人死无全尸,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刚才是谁踹的门?”疤哥根本都不搭理许多二,直接质问着。

“是我!”一个彪形大汉立刻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

“这是我兄弟家,你们来闹,不给我面子,是吧?”疤哥瞪眼过去。

“疤哥,我错了。”这彪形大汉也是个狠人,拿着手上的钢棍,对着自己这条腿就要伦下去。

“住手!”疤哥吼道。

“疤哥,我……”这名彪形大汉愣住,不知道疤哥是何意。

“你傻啊,谁让你踹门,你就把谁的腿给打折呗。”疤哥吼了一句。

“谢谢疤哥!”这名彪形大汉脸上闪过感激之色,立刻把不善的目光对准了许多二。

“疤哥,误会,这都是误会啊,我不知道杨云帆是你兄弟,我……”许多二顿时间惶恐无比,连忙跟着疤哥求饶。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杨家竟然有人是疤哥的兄弟,这真是……自己实在是太冲动了啊。

或许,梁淑华被破格提拔,就跟这茬有关系,可惜世界上没有买后悔药的地方。

疤哥根本都不搭理,另外几个彪形大汉连忙都帮忙按住许多二,许多二惊恐求饶着:“别别别啊,我求求你们别别……啊……”

只听着咔嚓一声,伴随着许多二的凄厉惨叫,他的一条腿被刚刚硬生生打折了,呈不规则的形状。

见着这一幕,杨永健和梁淑华都吓的不轻。

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人,眼看着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弄人。

哪怕许多二不是个好东西,但看着这情景,两人也受不了啊。

“两位,实在是抱歉,你们要是接受不了这场面,麻烦就回避一下吧。”梁淑华和杨永健的神色落入疤哥眼里,疤哥道歉语气说道。

“没事,我们受得了。”杨永健虽然不知道这所谓的疤哥是谁,但要不是他,他们这一家子今天肯定就让许多二给弄了。

杨永健硬着头皮,也要看完许多二的下场。

“我受不了。”梁淑华直接回房了,范瑶瑶对这种场面没什么兴趣,干脆也是回房了。

“兄弟,你想要怎么收拾这混蛋,发个话。”不理会许多二的惨叫,疤哥看着杨云帆。

听闻疤哥叫杨云帆为兄弟,杨永健心中那个震惊,原来这位脸上有疤的人,他口中的兄弟,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杨云帆什么时候认识这样凶狠的人了?

“杨云帆,杨云帆,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

许多二是真的恐惧了,能让疤哥口口声声说是兄弟的人可不多。

只要杨云帆敢说弄死他,疤哥肯定二话不说,会让人把他用麻布袋子装起来沉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