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人格魅力/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许多二这惶恐到极点的可怜样子,杨云帆心中并没有半点同情,开口了:“疤哥,你看着办就是了。”

若是疤哥没有及时出现,若是自己没有圣眼的话,那结果会怎样,简直不敢去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你们觉得该怎么办?”杨云帆这么表态,疤哥也懒得动脑筋,直接看着许多二带来的这些打手。

“要不,把许多二另外一条腿打折吧?”

“把他另外这条腿打折,那也太便宜他了。今天要不是疤哥及时出现,我们就弄了疤哥兄弟一家子,我们差点因为许多二这混蛋犯下了大错,起码得把舌给他割了。”

“割舌有点太残忍了吧,要不把牙齿给他全部敲了,把牙床也毁了,让他这辈子只能喝流质。”

“这也有点麻烦,按照我说,干脆手筋脚筋全部挑了,扔垃圾场去。”

……

听着七八个大汉越说越狠毒,许多二的心中那是一阵阵发寒。

他强忍住断腿处的疼痛,把头磕的像捣蒜一样:“杨云帆,我不是人,我真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

“罢了,罢了,罢了。”疤哥不耐烦的挥着手,对着七八个许多二带来的人说道:“马上把这人给我拖走,你们刚才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疤哥,疤哥,我是真不知道杨云帆是你兄弟啊,疤哥,疤哥啊……”许多二极度害怕,他哭嚎起来。

只可惜疤哥不搭理,他带来的七八个打手像拖条死狗一样把他拖走。

“对了,有件事情你们必须给做了。”七八个打手拖着许多二快要消失的时候,疤哥补充了一句。

“疤哥,你吩咐。”七八个打手立刻恭听。

“把人处理了之后,记得回来把门给我兄弟换上。”疤哥指了指被踹烂的门。

“一定,一定。”七八个打手点头去了。

“兄弟,真是抱歉啊,我来晚了。”疤哥朝着杨云帆道歉着。

“不,疤哥,你来的很及时,一点都不晚。”杨云帆由衷感谢道,虽然他和疤哥都没见上几面,对方是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叔,不好意思啊,让你受惊了。”疤哥又跟杨永健道歉。

“没有,没有。”杨永健连连摆手,这时候他想起来了。

记得曹富贵闹事的时候,就是这疤哥把曹富贵给弄走的,莫非,杨云帆和疤哥那时候就认识的?

因为那天疤哥给了杨云帆名片。

“没有就好。”疤哥笑了笑,扭头看着鲁峰和鲁达标:“两位,你们可以办正事了。”

“杨云帆,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你不要计较啊。”鲁峰立刻对杨云帆歉意的很,鲁达运认母之后,可是把他好一顿骂。

鲁峰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被父亲这么骂过。

这让鲁峰体会到,杨云帆帮自己父亲那忙的绝对意义。

而且杨云帆帮了忙,都不求回报,悄然就消失了,这让鲁峰肃然起敬。

现在这社会,做事不求回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要知道,鲁家可是巴城大家,多少人眼红着巴结呢。

杨云帆却不求回报,这更加显得难能可贵。

“没事,没事,这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杨云帆微笑着,对于鲁峰这事儿,也不怎么在意了。

“那就好,那就好。”鲁峰一脸释然,这样一来,他回去就可以跟父亲交差了。

来的时候,父亲说了,他得不到杨云帆的原谅,就别想回去了,鲁达标就是见证人。

“杨云帆,你可让我们一阵好找啊。”鲁达标一边开口,一边拿出了一个红包,里面装着一张支票,递给了杨云帆:“杨云帆,这是我大哥对你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你收回去吧,你们那老太太已经把酬劳付给我了。”杨云帆委婉拒绝,田一兰颁布任务,酬劳三百万元,杨云帆已经把应得的拿到手了,怎能再要别人的钱。

“杨云帆,老太太给你的酬劳,那是老太太的心意,这是我大哥的心意,两码子事……”鲁达标却说道。

“我还是不能要。”杨云帆态度强硬拒绝。

鲁达标再三给,杨云帆仍然拒绝,鲁达标不得不再次赞叹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是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你这样不昧金钱的人。”

“呵呵,那是,我这个兄弟义薄云天,不然的话,我岂能看得上他!”杨云帆执意不要钱,疤哥也对杨云帆一阵敬佩。

之前听钱大拿说杨云帆帮他搞定楼盘闹鬼之事,钱大拿给杨云帆包了六百万元的红包,杨云帆没要,疤哥本来都还有些怀疑呢。

这可是六百万元呢,换做普通人,恐怕早抢破了头,疤哥认为这事情肯定是钱大拿杜撰的。

现在,疤哥亲眼见着杨云帆拒绝鲁达运的心意,这顿时间让疤哥信了。

杨云帆在他心目之中的形象,立刻变得很高大起来。

这样的人,真是太难得了,太少见了。

“我有点好奇呢。”范瑶瑶这时候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鲁达运:“我有问题不太明白呢,想要请教。”

“你问吧。”鲁达标对范瑶瑶也很恭敬,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范瑶瑶也算是鲁家间接的恩人了。

“田奶奶明明住的那么破旧,穿也穿的那么烂,她哪来的三百万元啊?”范瑶瑶问。

“哦,这个啊,是当初我爸从她手里接过我大哥鲁达运的时候,给她的抚养感谢费。”鲁达标解释道,语气感慨,“当初这老太太死活不肯要,是我爸硬留下来的。谁知道,这么多年了,这老太太硬是一分没动。要不是这一次临死之前想要见着我大哥,恐怕这钱她到死也不会用一分钱。”

“原来是这样啊。”范瑶瑶和杨云帆对田一兰一阵敬佩,要知道,在现在,三百万元已经不是小数目了,更加别说鲁达运十几岁那个年代了。

田一兰竟然一分都没动,这需要多大的人格魅力啊。

“那么,究竟是谁欺骗了鲁达运,让他以为养母死了呢?”范瑶瑶又问。

“唉,这个说来就惭愧了。”鲁达标叹了口气,道:“是我爸弄的局。”

“谁?你爸?死去的鲁老爷子?”范瑶瑶一愣,觉得这有点匪夷所思啊。

根据鲁老爷子能给田一兰那么大一笔抚养感谢费看,这足以体现出鲁老爷子对田一兰救养鲁达运的感恩之情呢。

面对恩人,鲁老爷子还会做这个局,这可是令人费解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