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朝闻夕死便是福/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这样的,我大哥被我爸刚接回去那段日子,他天天吵着要去看望田一兰,甚至不惜偷跑,后面又被仇家给抓住,险些丧命。我爸没有办法,百密一疏,他不可能永远防着我大哥,所以才不得已买通了全村人,让他们统一口径说田一兰死了,村里还弄了假坟,以此来骗过我大哥。”鲁达标解释道。

“我不明白啊,为什么当初鲁老爷子不干脆把田一兰和鲁达运一块接走呢,或者是多派些人保护鲁达运去看望养母也行啊。”范瑶瑶仍有不解。

“当时我爸的确是想要把田一兰接走,但老太太死活不肯,我爸也就随她了。至于多派人保护我大哥去看望田一兰的事儿,这事儿弄了两次,结果两次都出事了,为了保护我大哥,鲁家死了十几个保镖,所以……”鲁达标叹着气。

“是这样啊……”杨云帆和范瑶瑶释然了,看来鲁老爷子当初也不容易啊。

为了保护鲁达运,做了回恶人。

“棺材里面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是怎么回事呢,鲁达运不是说弄了尸体上面的头发做DNA了么。”

“那尸体是跟别人家借来的,至于DNA嘛,把真的鉴定结果替换为假的,这对于我爸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鲁达运回答。

“那现在田奶奶的状况如何了?”杨云帆问。

“老太太的精神和情绪倒是挺不错的,很开心,只是身体嘛……”鲁达标阴霾着脸,“估计也就这一个月的事儿了。”

“这样啊……”杨云帆和范瑶瑶明明猜到结果了,听闻鲁达标这么说,心情还是有点难受。

“这古语不是说了么,朝闻夕死便是福。老太太能和我大哥团聚,人生最后的光阴有我大哥陪着,也是一件幸事了啊。”鲁达标乐观着。

……

“几位,喝水啊。”梁淑华倒了水,端了出来。

“谢谢了,不用了,我们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了。”鲁达标婉谢着。

“对了,杨云帆,你和那个北至尊的事儿,我们也知道了,那老头不识趣,还找了别人,准备弄你,这事儿要不要我们管?”临走的时候,鲁峰问杨云帆。

“别别别,这事儿你们可千万别管,我们那店的生意,现在就仰仗着这老头送单子呢。”范瑶瑶连忙抢着说道。

“那好吧,这事儿我们暂且就不管了。这是我们鲁家人的联系方式,你们不管在巴城,还是整个省城,有麻烦的话,可以尽管给我们打电话。”鲁峰递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鲁家重要人物的名字和联系号码。

“谢谢了。”杨云帆接过了。

“兄弟,我和他们两人还有些事儿,就不打扰了,改天请你喝酒。”疤哥笑着告辞。

“好嘞,没有问题。”杨云帆笑送他们下楼。

“小帆子,你和那个脸上有疤痕的人,是怎么认识的?”杨云帆回到家里,父亲杨永健立刻狐疑询问着。

“我偶然帮了他朋友的忙,通过他朋友介绍认识的。”杨云帆回答着,这倒不是假话。杨云帆帮了苏翠,疤哥是苏翠手下。

“这样啊……”杨永健点着头。

“小帆子啊,我看你以后还是少跟这样的人来往,看着他们在我们眼皮下面弄许多二,这样的人心狠手辣,恐怕不是善类……”梁淑华提醒着,她是老实巴交的妇女,见不惯道上这种事儿。

“不,我的意见恰恰相反。”杨永健却说道,“今天要不是小帆子认识这个什么疤哥,谁知道许多二这混蛋会作出什么事情来。现在这社会,人善被人欺,交点道上的朋友,关键时刻还是很有好处的。要是永波那事儿咱们占着道上的人的话,咱们何至于被方子龙欺负成那样。”

“但俗话说上贼船容易下船难啊,要是他们逼着小帆子去干坏事,到时候怎么办?”梁淑华瞪眼。

“我想这个事儿,小帆子有分寸,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已经是成年人了,是吧,小帆子。”杨永健不跟妻子争辩,扭头看着杨云帆。

“是的,妈,你放心吧,违法乱纪的事儿,我决定不会做的。”杨云帆对母亲保证道。

“要是他们逼着你呢?”梁淑华问。

“那我就跟他们划清界限呗。”杨云帆说。

“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了。”梁淑华点着头。

“对了,那两个鲁家人来感谢你,他们是什么来路?”杨永健虽然没有见过鲁峰和鲁达标,但他在巴城打工,听说鲁家很有名。

这两个人,莫非就是巴城鲁家的人吗?

“其实,我也是偶然帮了他们一个忙而已。”杨云帆回答。

“什么忙?”杨永健问。

“他们家里丢了一个老太太,我把人找回来了,仅此而已。”杨云帆说。

“嗯,没事多做点好事。”梁淑华点着头了。

“那他们是巴城鲁家的人吗?”杨永健又问,不然的话,人家能给支票?

“是的。”杨云帆没有隐瞒。

“那这可太好了。”杨永健闻言,顿时间一拍大腿,“你到巴城去当包工头了,若是再有鲁家人帮衬,以后前途就辉煌了啊。”

“呵呵,但愿吧。”杨云帆笑了笑。

“前途辉煌不辉煌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人平安就好。”梁淑华白了丈夫一眼,看着杨云帆:“小帆子,你要记住,什么都比不上身体重要,别用健康换金钱。”

“妈,我知道的。”杨云帆点着头。

许多二弄的闹剧,就这么翻篇了。

下午的时间,杨云帆和范瑶瑶陪同父母一块和面包汤圆,家里充满了温馨和笑语。

天色刚擦黑,夜空之中无数礼花绽放开来,万家灯火,合家团圆的最后一晚了。

这天过后,该离家打工的要离家,该上班的要上班,一切都要恢复到原来的忙碌之中了。

“哥,谢谢你。”站在阳台上,看着夜空之中绽放的礼花,范瑶瑶的眼睛湿润了。

她想起来以前的元宵节,父亲不管多忙,每年都会陪着她。

而现在,父亲他变了,范瑶瑶再也感受不到他的爱。

感受到杨云帆家里的温馨,范瑶瑶真的好羡慕,如果她也生在这么一个普通人家的话,那么她会不会和杨云帆一样,拥有一个完整的亲情之家。

“傻瓜,说什么谢不谢的。”

烟火的辉耀之下,范瑶瑶这楚楚可怜的神色落入杨云帆的眼里,在他的内心深处悄然种下了一粒种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