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来自京城的侦探/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简直就是儿戏啊,就这两个小娃子,他们来瞎搀和什么!”黄角树村的村长严肃着脸,瞪着其他去接杨云帆的村民道:“你们确定没有接错人吗?”

“村长,说实话,我们也觉得荒谬,我们也希望是接错了人,可真是这两个年轻人接了任务啊。”马达来这些村民纷纷无奈的很。

“那这两个老人家怎么回事?”村长指着北至尊和西至尊。

“他们说只是跟着这两个年轻人过来看热闹的。”马达来回答道。

“看热闹?”村长一顿,这些日子,来村里看热闹的人倒不是没有,但每个人都是兴匆匆的来,最后以各种丑态离开。

这俩老头年纪这么大了,难道就不怕被吓出个好歹来,真是不尊重自己的生命啊。

“两位,这里不是看热闹的地方,听我一句劝,还是尽早离开吧。”村长语气不善看着北至尊和西至尊,“要是你们有个什么好歹,救护车可不是短时间就能从县城开到这里来的。”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北至尊和西至尊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不好反驳。

“不听劝随便你,到时候别后悔。”村长把北至尊和西至尊撂在了一边,目光落在了杨云帆和范瑶瑶脸上:“两位,你们应该知道,提前领了赏金,到时候任务交不了差,可是要付十倍违约金的!”

“这个就不劳村长你费心了。”范瑶瑶轻描淡写说道。

“村长,村里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吴天磊现在在什么位置?”杨云帆也不想跟他磨叽,直接便问。

杨云帆和范瑶瑶这态度,落入村长和村民眼里,那就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这两人如此之狂,村长没好气道:“你又不是没看见,咱们村的村民现在都站在村口,谁都不敢进去呢,里面是个什么状况,当然不知道了。既然你们如此有能耐,如此有把握,那么就立刻进村把活儿给做了啊。”

“我需要向导。”杨云帆看着村长,“我对村里的格局这些不懂,希望有个人能给我带路。”

“小伙子,你别开玩笑了,全村人没有一个人敢进村,哪里还会有向导,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村长脸色不好,一副根本都不肯配合的样子。

“这没有向导的话,恐怕这事儿就不好办了啊。”杨云帆皱着眉头,他现在还不知道吴天磊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但不管吴天磊是什么状况,若是进去有点什么事儿,自己一个人未必搞得定,所以就必须需要人手,向导只不过是杨云帆的掩饰罢了。

范瑶瑶是个女生,还是别让她跟着搀和了。

“哥,我跟你进去。”范瑶瑶却是开口了,看着村长:“不派向导没关系,起码你给提供一份村子的格局地图,这总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个倒可以有。”由于村民不敢进村了,有人来弄这事儿,没有人当向导,村长便是命人画了村子的格局图。

“瑶瑶,你别跟着我进去。”杨云帆脸色严肃看着她。

若是里面有个什么事儿,杨云帆依靠圣眼或许还能化险为夷,身边多带着一个人,恐怕就不好弄了。

“哥,我学过跆拳道呢,不怕的。”范瑶瑶说道。

“哟,姑娘,这可不是打架玩拳击啊。”村长挖苦着,全村这么多壮汉都搞不定,你一个跆拳道就搞定了,吹什么牛皮呢。

“杨云帆,我们两个老头子跟你一块进去吧,范瑶瑶,你就别进去了。”北至尊和西至尊站了出来。

虽然范瑶瑶和她父亲闹翻了,但毕竟是范天海的唯一骨血。

若是范瑶瑶在村里出了什么事情,范天海绝对不会饶过他们两个老头的。

“你们进去?”村长见状,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恐怕你们在里面出了事,到时候都不会有村民敢进村把你们弄出来,这不添乱嘛。

“哈哈……”

那两个来自京城的人员,这时候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两人走了过来,看着北至尊和西至尊,其中一个四十来岁、身材臃肿的像大象般的女人开口了:“你们这地方省的侦探圈子都没人了么,竟然只是一个毛头小子接任务!你们这两个自喻为北至尊和西至尊的老头,口口声声说跟着来看看。我估计多半是你们故意让这小子接了任务,然后你们跟着进去做任务吧。任务失败了,你们的名声不会受到半点影响。任务成功了,再让这小子证明,任务是你们两人做的。不得不说,你们这两个老头的算盘,打的真精明啊。”

“没错,我们京城的侦探圈子里面,可还没有人敢自喻为至尊,你们这小小地方省的人,竟然敢往自己头上扣这样的高帽子,真是脸皮厚的无以伦比啊。难怪你们二人做任务的完成率那么高,原来都是用这样的套路。找人冒接任务,但亲自做。任务失败了,别人背锅。任务成功了,功劳和荣誉都归你们了,这可真不愧是提高和保持任务完成率的好手段啊!”另外那个鼻子红的像胡萝卜的中年人也是配合挖苦道。

“你们胡说,事情根本不是这样!”西至尊立刻便是吼了起来。

“我们与这小伙子之间,根本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雇佣关系!”北至尊也是嚷道。

两人其实都对眼前这两个来自京城的人不陌生,这两人是京城侦探圈子的人物。

不过,同行相轻,京城侦探街的人瞧不起地方省上的人,地方省上的人同样也对京城的人没好感。

之前这两个没有搭理北至尊和西至尊,两老头当然也不会主动去招黑。

现在这两人怼喷而来,而且还如此颠倒黑白,那便是宣战了。

“两位,这俗话说有理不在声音高。”大象女人不屑说道:“只有心虚的人,被人戳中的人,才会采取这种粗俗不堪的法子来掩饰。”

“两位,你们放心吧,我们今天看见的一切,保证不会给你们说出去的。毕竟两位这么大年纪了,要是闹个晚节不保,身子气出什么问题来,我们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呢。”鼻子红的像胡萝卜的男人语气讽刺。

“你们……”北至尊和西至尊被这两人一怼,气的说不出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