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开局不利/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子杰这得意的催促,众人又是一顿附和。

“小子,你特么输不起了吧,既然输不起,早干嘛去了。”

“就是,既然输不起,方少之前给你机会了,谁让你不知道珍惜,偏偏要赌下去。”

“就是,半盆狗粮吃了就可以走人,你偏偏要作死!”

……

“小白脸,一寸光阴一寸金,你浪费了我很多时间啊。”苏腾虎心中也是畅快的很,但口头上却故意显露着不满。

“杨云帆,就你这磨磨唧唧的样子,还想要吃苏亚菲的软饭呢,估计你这肾也不行吧,哈哈。”南宫强得意说道。

“杨云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难堪的很呢。”钱博志皱着眉头,对杨云帆大为鄙视。

既然输不起,那么早认错不就行了么,非得搞成这样,真是煞笔到家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杨云帆终于“犹豫不决”选中了一张牌,把它抽了出来。

杨云帆双手把牌捂在掌心,装作不敢看的样子。

“小子,你抽牌已经耽误了大家很多时间了,现在牌已经抽了,赶紧开牌啊。”众人纷纷催促道。

“杨云帆,既然你都已经选牌了,那么不管如何紧张,如何的害怕,牌面都不会再有任何改变,你还是开了吧。”方子杰一如既往的催促,语气里面充满了自信。

不用看,方子杰也能知道,自己这第一局赢定了。

“方子杰,你是押单数,是不?”杨云帆故意战战兢兢再次确认一遍。

“没错,我押的是单数。”方子杰点着头,语气故意激将一下:“杨云帆,是爷们是男人就爽快点,婆婆妈妈磨磨唧唧像个娘们可不好啊。”

“那好吧,我就开牌了。”杨云帆一副没有任何选择的姿态,缓缓把牌面展示给了众人。

“这,这,这……”

不管是方子杰苏腾虎南宫强,还是围观的这些人,甚至是钱博志都早在腹中打好了草稿,一旦这牌面一开,马上就给杨云帆喷上。

可是,牌面却不是方子杰押的单数,而是红心6,这是双数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第一局方子杰输了,杨云帆赢了。

顿时间,现场气氛一瞬间就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牌面,流露出难以置信。

甚至有人把牌抓了过去,想要看看牌是不是被做过手脚,但却什么异常都没有看出来。

红心6依然是红心6,铁一样的事实。

“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定能赢吗?”苏腾虎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寂静,他的目光落在方子杰脸上。

众人这时候也都才回过神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在方子杰的脸上,想要听他的解释。

“这个,这个嘛……”刚刚回过神来的方子杰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明明他已经在心理上面保证了绝对的信心,为什么这牌面却是双数呢。

方子杰脸上尴尬,找不到说辞,他的眼睛所求之处,围观的人群纷纷要么低下了头,要么把目光移开了去。你方子杰本人都不知道说辞理由,我们这些人更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啊。

原本应该火爆的场面,瞬间变得尴尬无比。

最后,方子杰的目光,落在了钱博志的脸上。

“方子杰,你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钱博志的神色懵逼的很,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第一局,杨云帆竟然赢了,这简直就是……一场梦啊。

莫非,自己看错了杨云帆不成,他是大智若愚?

“方少,我知道原因了。”脸色发烫的南宫强突然发出了声音。

“快说。”方子杰连忙看着南宫强,想要让南宫强给找个台阶下。

其他人也是纷纷把目光投在了南宫强脸上,想要找个台阶。

杨云帆的目光也落在了南宫强的脸上,他奇怪的很,不知道这南宫强要说个什么原因出来呢。

“虽然心理战术在赌局里面占据着很大的因素,但真正决定赌局输赢的东西,还是牌面。”南宫强解释道,“方子杰虽然保持着绝对的信心,但这并不意味着绝对能赢牌。”

“对对对,南宫强说的很对,心理优势并不是主宰牌面的唯一因素。”

“没错,杨云帆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示弱,掩饰了他赢牌的真正原因!”

“杨云帆这小子真是太卑鄙了,他肯定用了障眼法,把我们所有人都骗了。”

“这才输了一局呢,三局两胜,还有机会翻盘的。”

“没错,大意输了一局不算什么,把剩下两局再拿回来就是了。”

……

南宫强的解释让一干人群纷纷找着了台阶下,尴尬的气氛慢慢被缓解。

但方子杰的信心却受到了极大的挫伤,杨云帆前面赢了他两次,让他坐卧不安。

本以为这一次可以翻盘打脸,哪想到一开局却是这般不利。

这些本来应该是烘托自己逼格的人群,转眼之间,闹成了笑话。

方子杰不得不怀疑,杨云帆其实并不是犯错,他是故意把人群吸引过来,目的就是为了借势。

这样一来,只要一赢得赌局,主动权就都在他杨云帆身上了。

只可惜,杨云帆的套路弄的太深,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方少,别泄气,还有两局机会呢。”

“就是,方少,不到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

“只要赢了接下来两局,那便是翻盘!”

……

人群见方子杰的脸色不好,纷纷打气。

“方子杰,你可是方家未来的继承人,这点打击受不了么?”苏腾虎可不怕得罪方子杰。

“方少,要不我来替你赌这局。”南宫强非常不甘心。

“方子杰,我可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呢。”杨云帆却开口了。

“什么话?”有人问。

“方子杰说人在哪里跌倒,就应该从哪里爬起来。”杨云帆边说边看着方子杰,“是不?”

“你……”方子杰被杨云帆这话捅到痛处,忍不住就要发怒。

“方子杰,这才输了一局呢,怎么的,你就泄气了么。”杨云帆既然刺激着他,得让方子杰继续赌下去。

杨云帆得赢了方子杰,然后才能迫使他给自己引荐方林还。

若是他立刻罢赌了,除了颜面损失一点,自己可拿他没辙。

“哼,杨云帆,你休要得意太早了。”方子杰压下心中的怒气,瞪着杨云帆:“接下来还有两局,谁胜谁负还两说呢。”

“不,方子杰,你错了。”杨云帆摇着头。

“方子杰怎么错了?”苏腾虎问。

“对于我来说,只有一局了。”杨云帆把红心6放了回去,给方子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方子杰,既然你说谁胜谁负难料,那么请你继续洗牌吧。”

“你来洗牌。”方子杰却没有洗牌,而是看着南宫强。

方子杰信心已经受挫,信心不足了,眼前又再被杨云帆的话给闹的压力山大,若是洗牌,必然不会像刚才那般行云流水。

杨云帆的嘴毒,方子杰可不想给他嘴炮反击的机会。

“行,我来。”南宫强也没有推辞,立刻抓起所有的牌面,开始洗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