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又是红心6/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强,你可得把牌洗好了哦。”苏腾虎神色严肃提醒着洗牌动作流畅的南宫强。

方子杰开局不利,若是这把输了,他就要被逼着吃狗粮呢。

“你放心吧,看我的。”南宫强自信说。

“如果还是输了的话,我那份狗粮,你替我吃了。”苏腾虎却不太相信道。

“这……”南宫强一听,顿了,自然不满。

但南宫家比不上省城苏家,南宫强敢怒不敢言。

于是乎,就因为苏腾虎这话导致南宫强的心理压力增大,自信心嘛自然也就动摇了。

自信心一动摇,本来流利的洗牌动作,就变得不利索起来。

杨云帆笑看着南宫强:“南宫强,怎么你这洗牌动作突然就不灵便了?”

“你管我洗牌动作利索不利索,我想怎么洗牌就怎么洗牌,你管啊!”南宫强硬着头皮说完,生怕杨云帆炮轰他,立刻便是提前强行结束了洗牌,把牌排列在了桌子上,挑衅一样看着杨云帆:“牌弄好了,你抽牌吧。”

“呵呵。”杨云帆笑了笑,没揭穿南宫强的心虚紧张,正要伸手。

钱博志小心碰了碰杨云帆的胳膊:“哎,哥们,这把你能赢不?”

“你说呢。”杨云帆撇了钱博志一眼,说实话,要不是看在钱大拿的面子上,杨云帆根本都不想再搭理此人。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问你啊。”钱博志脸色尴尬。

“我也不知道。”杨云帆干脆说。

“什么,你也不知道?”钱博志一愣,他以为杨云帆非常有信心,是必赢呢。

“要不,你来替我抽牌赌?”

“不不不,还是算了吧。”钱博志把头拼命摇,心中却是无耻的期待起来。

若是杨云帆这把也赢了,那么他和杨云帆应该就能全身而退了吧。

不再搭理钱博志,杨云帆正要伸手抽牌,方子杰似乎却突然开口了:“等等,这一次,我要亲自来。”

方子杰倒不是因为杨云帆跟钱博志说这局没把握的事儿,而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和杨云帆的赌,一直都是杨云帆在抽牌,问题会不会就出在这上面。

于是,他要改一下规则,换他亲自来抽牌。

“你亲自来?”杨云帆一顿,若是让方子杰抽牌的话,那这赢面就不绝对了。

“没错,我要亲自来。”杨云帆这一顿,方子杰更加咬定了念头。

“方子杰,你这么突然改规则,那可就显得不规矩了,开局之前,明明说好的,老赌法,你却中途更改……杨云帆故意流露不满,这是以退为进。

“我是输家,我有权利,怎么的!”方子杰却是一瞪眼,“你同意不同意,若是不同意,那不赌了。”

“这样吧,我同意让你抽牌,不过押单还是押双,我要有优先权利。”杨云帆抛出真实意图。

“行。”方子杰想了一下,便是同意了。

不让杨云帆碰牌面,也许就真杜绝了他绝对的赢面。

到时候这输赢都是一半的概率,自己说不定能还能翻盘。

“那行吧,你先抽牌吧。”杨云帆做了个请的姿势。

方子杰随手就抽了一张,放在了桌面上,然后看着杨云帆:“你押单数还是双数?”

“我刚才押的是什么,我现在还是押什么。”杨云帆又使用了一次圣眼,说道。

“那行,咱们就拭目以待吧。”方子杰一点头,然后猛然掀开牌面。

“这……”

看着这牌面,方子杰又一次傻眼了。

不止方子杰傻眼了,其他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是巧合,还是在出千,牌面竟然还是红心6。

按照杨云帆第一局的押注,这一局,自然又是杨云帆胜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又是红心6,分明是作弊出千了。”南宫强感觉一大盆狗粮似乎已经喂到了自己嘴边,他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

“出千,不可能吧?”钱博志心中那个惊喜,那个兴奋。

真是没有想到,杨云帆又赢了。

这一下,杨云帆大获全胜,可以全身而退了,于是钱博志的底气恢复了不少。

他对南宫强质疑道:“牌是你洗的,抽牌是方子杰,杨云帆从头至尾都没碰一下牌,请问他如何作弊出千?

“可这牌面为什么这么巧,又是红心6?”南宫强嘴硬说。

“为什么就不能这么巧,如果真是有人作弊出千,那也是你或者方子杰。”钱博志反驳着。

“这……”南宫强语塞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南宫强,我那份狗粮,你记得替我吃了。”苏腾虎本来就是过来凑凑方林还手里这批钢材的热闹,意外遇着了杨云帆。

于是想要借助方子杰和南宫强羞辱杨云帆,却失败了,他也没有凑热闹的心情了,立刻掉头走人。

他是省城苏家的人,于是没人敢拦。

杨云帆也没拦他,虽然他厌恶此人,但他的那份狗粮他胁迫别人帮他吃,杨云帆也管不了。

来日方长,教他做人的机会肯定还有。

这一下,南宫强显得更加的尴尬,更加的不知所措了。

苏腾虎走了,那么这狗粮只有他一个人来搞定了。

他的目光撇了狗盆的位置,一条硕大的狼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趴在狗盆旁边呢。

若是他南宫强真去抢狗的狗盆了,搞不好就被狗给咬的稀巴烂啊。

于是乎,南宫强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方子杰。

赌局输了,方子杰整个人都懵逼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努力的想要运转脑子,找着为什么会再次输掉的原因,却哪里顾得了南宫强。

至于围观的人群,个个紧闭着嘴,不敢乱说半个字。

之前如何喷杨云帆的,现在就有多么的尴尬。

他们大肆拍着马屁,起哄嘲讽攻击杨云帆,不但没有达到预想之中的结果,反而让方子杰变得更加骑虎难下,无路可走,他们这是帮着杨云帆反打了方子杰一记狠狠的耳光啊。

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人群灰溜溜的散了。

刚刚还是众星拱月的方子杰,立刻就像个光杆司令似的,那场景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麻痹的,这群孙子……”对此,方子杰心中骂声滔天。如果不是这些人“配合”着杨云帆造势,自己现在完全可以赖账的。

“南宫强,我知道你肯定害怕那狗咬你,没事,我可以帮你。”钱博志凑到了南宫强面前。

“帮我,怎么帮我?”南宫强懵逼看着钱博志,不太明白钱博志的意思。

“来,这东西你拿着。”钱博志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骨头,塞给南宫强:“你把这玩意丢过去吸引狗的注意力,然后便可以趁机抢了它的狗盆,你不用谢我,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噗……”

南宫强看着钱博志递来的骨头,顿时吐血数升!

你妹啊,你这是帮我吗,这是赤果果的侮辱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