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再见马辫子/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子杰,既然你输了,那么就请兑现诺言吧。”杨云帆迫着方子杰,话刚说完,钱博志连忙凑了过来:“杨云帆,你傻啊,好不容易有了脱身的机会,咱们赶紧走啊,你还招惹方子杰干嘛?”

“钱博志,你别忘记我来这里的目的。”杨云帆没好气对钱博志说道。

“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吧。”说罢,钱博志竟然就要拔腿。

可惜,方子杰不表态,门卫不放人,钱博志走不掉,又被堵了回来。

“杨云帆,你以为我给你引荐了我叔叔,我叔叔就会把钢材卖给你么。”方子杰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嘴上依然怼着杨云帆,“你让钱大拿弄了方子龙,我叔叔为这事儿非常生气,你难道就不怕一见着我叔叔,我叔叔就弄死你么。”

“方子杰,这些事儿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杨云帆泰然自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兑现你的承诺,帮我引荐一下你叔叔。”

“行,既然你不知道死活,那我就成全你。”方子杰的眼里闪过阴狠,“走吧,跟我来。”

方子杰是没有由头弄杨云帆了,那么只有依靠他叔叔方林还了。

“杨云帆,那咱们怎么脱身啊?”方子杰前面带路,杨云帆和钱博志跟在后面,钱博志哭丧脸问杨云帆。

“不是咱们,是咱。”杨云帆故作不客气说,这丫的竟然还想要丢下自己,单独跑路。

“什么意思?”钱博志不解。

“就是我的退路我想好了,你的退路你自己搞定。”杨云帆丢下话。

“别别别啊,杨云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看着我叔叔的份上,你走的时候一定带上我啊。”钱博志立刻哀求不已。

杨云帆不搭理他,紧跟着方子杰身后,生怕方子杰耍什么花招。

最后,钱博志跟着杨云帆方子杰来到了一个会客厅。

这个会客厅约莫一百个平方,里面待了十几个人,看上去个个非富即贵。

杨云帆扫视一眼,发现了一个熟人:马辫子。

没错,是马辫子马威。

他的一条手臂上打着石膏,脸也被纱布包裹了大半,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但他脑后留了条马尾辫,这让杨云帆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令杨云帆有点惊异,马辫子受伤这么重,竟然也来了。

马辫子站在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身边,如果钱大拿在场的话,一眼就能认出来此人是他的对头老彪。

马辫子看见了杨云帆,杨云帆和他的目光交接,他微微示意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方子杰,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带着我来引荐你叔叔方林还吗?”杨云帆看不懂眼前的状况。

“这些人都是咱们方家最得力的合作伙伴,他们都等着见我叔叔呢。你要见我叔叔,就在这里等着吧。”方子杰丢下一句,便是不管杨云帆了。

“方子杰,你带那两人过来是什么意思?”方子杰刚一坐下,便是有方家的亲戚不解询问着。

“没什么意思,他们也是想要见我叔叔的人,把他们无视了便是,反正不会让叔叔给他们一克钢材便是。”方子杰故意让自己的心态变得沉稳,不想让人看出端倪。

反正只要自己叔叔方林还一出现,他发现杨云帆送上门来了,那时候方子杰就能慢慢欣赏叔叔是怎么弄杨云帆的。

“哦。”其他方家人便是释然了。

“方子杰,我儿子南宫强不是跟着你一块来的吗,怎么不见他的人呢?”另外一个中年人纳闷问方子杰,他叫南宫林木,是南宫强的父亲。

“他现在在外面吃狗粮呢。”方子杰回答说。

“什么,他在外面吃狗粮,什么意思?”南宫林木不解。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方子杰说完,南宫林木还真就站了起来,往外面走了去。

“我说方子杰啊,你叔叔手里的钢材有多么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怎么还带外人进来啊?”老彪不解询问方子杰。

“我也不想带他们俩过来,只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方子杰为难的样子,暗示着:“你要是不喜欢这两人,你可以看着办嘛。”

老彪是个狠人,若是能让他提前给杨云帆松松皮也不错。

“这样啊……”老彪心里便是有了些数了。

“小马,你去把这两人办了。”老彪扭头对马辫子吩咐着。

“嗯。”马辫子得令,立刻朝着杨云帆走了去。

其实,他也正要找个理由,跟杨云帆碰个头呢。

见着马辫子朝着自己走来,杨云帆没动声色,但身边的钱博志却紧张起来:“杨云帆,这人看上去是要弄我们啊。”

“弄就弄呗。”杨云帆无所谓的语气。

“别别别啊……”钱博志吓的脸色惨白,但杨云帆就是不鸟他。

“两位,要不要上个厕所,我带你们去?”马辫子走到杨云帆和钱博志面前,故意一副强迫威胁的架势。

“不不不,我不去。”钱博志把头拼命摇,跟去了厕所,肯定会被打。

“正好我想要去,麻烦你了。”杨云帆却是很配合。

“杨云帆,你不要去啊,别去……”钱博志连忙拉着杨云帆。

“人有三急,懂不懂!”杨云帆甩开了钱博志的手,跟着马辫子走了。

钱博志一个人终于还是扛不住,跟上了杨云帆。

走出了会客厅,马辫子暗暗问杨云帆:“你那朋友靠谱不?”

“不靠谱。”杨云帆知道马辫子是什么意思。

“好,我知道了。”马辫子点着头,招来两手下,把鬼哭狼嚎的钱博志给架走了。

然后,马辫子和杨云帆有机会在洗手间单独说话了。

“马哥,你受伤这么重,为什么还出来折腾了啊,不躺着好好休养?”杨云帆率先问道,“还有,你不是肋骨都被打断了吗,还能走路?”

“肋骨断了又没伤着内脏,不影响走路的。”马辫子神色坚毅的很,“虽然我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回去没有被老彪怀疑,但我还需要继续在他面前扮演忠诚,重伤出来是不错的戏。”

“那真是难为你了。”杨云帆唏嘘着,很识趣没有问马辫子和他前妻的事儿,话题转到正题上来:“马哥,你和老彪是来打方林还手里钢材的主意?”

“嗯,没错。”马辫子点着头,狐疑看着杨云帆,问:“你来是做什么呢?”

在马辫子看来,杨云帆还很年轻,他应该不是为了钢材而来。

“我也是为了方林还手里的钢材,钱大拿工地的钢材供应断了,我必须得把钢材给他弄回去。”杨云帆回答着。

“什么,你把方林还手里的钢材给钱大拿弄回去?”马辫子闻言一愣,满眼质疑:“你别说大话啊,你有这个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