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借手制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大秋,你别紧张,有我们呢。”

“方大秋,你别上了老彪的当!”

“方大秋,稳住,我们都相信你,支持你,别被老彪给套路了。”

……

方家的亲戚朋友纷纷立刻安慰着方大秋,南宫林木和贵妇已经被老彪给拉过去了,若是这方大秋再被拉过去,咳咳,这场面可就逐渐的要失控啊。

可是,方大秋根本理都不理他们。方大秋看向老彪的神色再无半分之前的嚣张跋扈,就是像做了错事想要得到对方原谅一般。

“方伯……”方子杰局促不安。

南宫林木和贵妇都不是方家的亲戚,他们被套路了,其实也没什么,因为不会丢到方家的脸。

但方大秋不同啊,他是方家的亲戚,是方子杰的长辈,若是连方大秋都落了丑相,那……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方子杰就想要把方大秋拉到一边单独跟他说话,哪想到方大秋直接一脚就踢开了他,“方子杰,你这条恶犬,你给我滚开!”

众人一阵愕然,全然没有想到方大秋会突然这般,也太不顾影响了吧?

“方伯,你……”

方子杰脸上一阵红白,方大秋这一脚踢出来,场面就显得尴尬了。

方大秋是方家的亲戚,刚刚还是站在方子杰这边的长辈呢,竟然这般踢了他方子杰,还骂他是恶犬,这,这,这……

难道,他连方家的颜面都不顾了么?

“方子杰,你以后别叫我方伯,我可没你这样的侄子!”方大秋如此骂道。

顿时间,众人又是一次愕然,这一次更狠啊,方大秋竟然都要立刻跟方子杰断绝关系了。

难道,方大秋要反出方家么?

不理会众人的惊诧,方大秋转身居然也对着老彪跪下了:“彪哥,你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纸页上面的东西,老彪一揭发出来,他方大秋立刻就会没有好下场,那事情他做的太狠了,太绝了。

“这……”方大秋的下跪,惹的方子杰等人再次震惊。

方大秋竟然也对着老彪下跪了,这,这,这……找不着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心中的骇然了。

面对方大秋的行为,老彪半分不为所动:“方大秋,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珍惜……”

“你要怎样?”方大秋眼巴巴望着老彪。

“你自己看着弄吧,若是我感受到你道歉的诚意,说不定我就……”老彪故意一怂肩膀,没有把话说完,目光朝着方子杰撇了一眼。

方大秋立刻就明白了老彪的意思,站了起来,像头恶狼一样扑向了方子杰。

这一幕,让众人第N次傻眼了。

方大秋先骂方子杰是恶犬并踢开了他,然后又跟方子杰断绝关系,现在摆明要痛扁方子杰一顿。

“方伯,你,哎哟,哎哟……”方子杰猝不及防之下,被方大秋一巴掌给干趴在地上,然后被方大秋按在地上暴打。

等到方家其他人把两人拉开的时候,方子杰已经被揍的像个猪头一般,讲不出话来了。

方家其他人的声音,立刻像洪水一样淹没了方大秋。

“方大秋,你脑子进水了么,方子杰可是咱们方家未来的继承人,你竟然敢下这般毒手!”

“方大秋,哪怕你是被老彪给要挟,也不能作出这样的行为来啊!”

“方大秋,你等着吧,你会被开除出方家的家谱的。”

……

方家这些人的口水喷在身上,方大秋根本都不睬,而是扭头望着老彪,期待紧张,“这下,你满意了不?”

“哎呀,方大秋,我说你这个人啊,你早抓住机会,也不会闹的这样众叛亲离了呀。”老彪拍着方大秋的肩膀,假意说了一句,道:“行吧,行吧,行吧,既然你用行动展示了你的诚意,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谢谢。”方大秋闻言,心中压着的巨石顿时间就落了地,战战兢兢走在老彪身后,暗暗抹着冷汗。

这一幕,自然又惹的方家亲戚朋友一顿口水。

对此,方大秋心中那是有苦不能言,他当然知道这行为非常的失妥,但他真没有选择,怪只怪老彪这孙子太狠了。

前前后后,南宫林木,贵妇,现在又是方大秋,已经三个人被老彪拉到了这边,场景那是相当的精彩。

虽然其他人还没有被老彪拉过来,但马辫子已经能预见后面的结果了,他激动的想要凑到杨云帆面前表达他对杨云帆的敬佩。

没有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啊,杨云帆真说到做到了。

至于钱博志,他完全都石化了。

这好戏一场接一场,巴城的这些大腕人物丑态百出,简直太过瘾了。

顿时间,杨云帆在钱博志心中的地位,升腾到了偶像。

没错,是偶像,钱博志可是瞥见了,老彪手里的纸页,是杨云帆写给他的。

杨云帆这一招借手制人,玩的实在是漂亮。

而杨云帆本人呢,则是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老彪导演。

老彪现在已经陷入了装逼爽嗨的魔症之中了,他无法自拔,他会越陷越深。

把这里所有人都得罪了,老彪是在给自己的将来挖坟墓。

“各位,你们都看见了吧,方大秋已经认清了方子杰的真实面目而知错了,你们还要继续跟着方子杰同流合污么。”扫荡了方大秋,老彪意犹未尽,继续开怼,趁胜追击。

有句俗话叫做:同样一件事情,我们安慰得了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

意思就是说同样一件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自己不会觉得什么。

可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立马就接受不了。

打个比方,比如张三的妻子被车撞死了,张三的朋友李四心中不会有什么难过,还会去安慰张三,也许还会说什么妻子死了大不了再娶一个,何必为了一棵树损失整片森林。

总之一句话,李四不会感受到张三内心的真正感受,他会觉得这事儿很平常。

但若是李四的妻子被被撞死了,他立马就会接受不了,心中难过无比。张三不管说什么安慰的话,他肯定都听不进去。

若是张三还说什么妻子死了大不了再娶一个的话的话,李四肯定还得跟张三怼起来。

眼前这场景,就跟这差不多。

虽然南宫林木,贵妇和方大秋被老彪胁迫着出丑了,但剩下来的人,他们没有感受到三人心中的憋屈无奈和惶恐,面对老彪这挑衅,他们的怒火又开始烧了起来。

“老彪,你少在这里教训人的语气,你不过是个外来者,这里是巴城!”

“老彪,俗话说做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今日你如此绝情,那别怪我们了。”

“老彪,你执意要跟我们斗到底么!”

“老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