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律师好人/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你还没有把钢材退了?”杨云帆一顿。

“你这里的情况没有亲自确认,我哪里敢退啊。”钱大拿笑的有些牵强。

“呵呵,没事,那我去找我父亲了。”杨云帆呵呵一笑,可以理解。

“对了,杨云帆,怎么不见钱博志呢?”杨云帆走了两步,钱大拿有些奇怪。

“哦,这个我差点忘记跟你说了,钱博志说他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了,他半路上下车走了。”杨云帆顿住脚步。

“不会再给我添麻烦了?”钱大拿一愣。

“应该是他准备改头换面了吧。”

“如果他真这样的话,那我可得替他死去的父母好好感谢你啊,杨云帆。”钱大拿的神色肃穆起来,钱博志这事儿,一直都是他的一块心病。

“呵呵,等钱博志重新归来了,你再感谢吧。”杨云帆笑了笑,走了出去。

“鲁达标,真是不好意思啊,给你添麻烦了,你的那钢材……”钱大拿拨通了鲁达运的电话,语气客气的很。

徐东有见着杨云帆出来,他很识趣没有询问钢材的事儿。

“杨云帆,这位是向九,以后这工作上面的事儿,你不懂就跟他请教。”徐东有给杨云帆介绍身边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子。

“向叔,你好,以后还望多多关照啊。”杨云帆连忙客气着。

“呵呵,小伙子,你言重了,不敢当,相互学习吧。”向九也客气的很,他刚刚知道杨云帆帮钱大拿搞定了工地的钢材问题,对这个年轻人的能力那是敬佩的很。

“那你们两人谈,我先忙去了。”徐东有回办公室去了。

“向叔,你看我首先要学习的,是什么呢?”杨云帆虚心请教着。

“我听徐总说你今天的第一次来工地,是吧?”向九微笑问。

“嗯,是的。”杨云帆点着头。

“那行吧,咱们就边看工地,我边给你讲解你的职务内容。”向九说。

“好。”

“杨云帆,其实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依照你的能力,上手工程负责人这一块,我想应该是非常轻松的。”

向九夸了杨云帆一句,便是直入正题了:“工程负责人的主要职务呢,不是负责工地的施工建设,比如像钢筋水泥浇筑这些东西,你也可以不懂,你交给下面懂行的人去做就是了。你需要做的呢,主要就是拉客户走关系,说的通俗点,就是找活儿干。所以,工程负责人又叫包工头,就是这么来的。你也不需要天天待工地上,不用朝九晚五……”

……

杨云帆跟在向九身后,虚心听着,向九先是大概给他讲了一下包工头的主要职务,然后进行了细说,他不可以懂钢筋水泥浇筑施工的具体细节,但要知道起码的一些数据,比如单位面积内需要多少钢筋,需要多少混泥土等等,这些东西是需要杨云帆去采买的等等。

杨云帆对这所谓的包工头,算是初步认识了。

包工头要有自己的工程队伍,自己揽活儿干。

做这一行,有人能年赚上亿,有人却亏的连下面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主要就是看揽赚钱活儿的能力了。

赚钱的活儿,肯定许多包工头抢,这就涉及到走关系了。

可以说,初入这行,若是没有关系,没有人带的话,那不知道会走多少弯路。

不过,撇开杨云帆没有圣眼系统来说,有钱大拿找人带他入行,杨云帆其实也不会亏的。

因为钱大拿就是开发商,他既然让杨云帆过来当包工头,自然就会把手里赚钱的活儿派给杨云帆。

也就是说,钱大拿对杨云帆很够意思,杨云帆连拉客户走关系这茬,都可以省去了。

当然了,杨云帆不是来躺着赚钱了,是来取经了。

他学到了东西之后,还会自己单干的。

在工地转悠了一圈,杨云帆有点纳闷,他竟然没有看见自己的父亲。

这不对呀,这是上班时间,父亲不在办公室,也不在工地,那他去了哪里?

“大伯,看见我爸了吗?”杨云帆问正在干活的大伯。

“他去医院了。”大伯回答道。

“去医院,干嘛啊?”杨云帆不解,“难道是工地上有人受伤,他送别人去医院?”

“不是,他是去医院看一个律师去了。”大伯摇头。

“律师?”

“嗯,这个律师是个好人,经常帮着咱们农民工讨薪而不要薪水。她之前也帮过我们,这不,一听她受伤,你爸就连忙跟徐总请了假,去医院看望她去了。”大伯说。

“好,我知道了。”杨云帆点着头。

杨云帆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父亲的号码。

“爸,我听大伯说你去医院看一个律师了?”电话一通,杨云帆便说道。

“嗯,这个律师是个好人,曾经还帮过我和你大伯他们讨薪呢。”父亲杨永健语气沉重的很。

“爸,听你的口气,似乎这个律师伤的挺重?”杨云帆试探性问。

“嗯,只剩下半条命了,那个杀千刀的混蛋,欠手下工人的钱不发,这个律师帮助工人讨薪,被他花钱雇人给整了。”父亲的牙齿咬的咯咯响。

“钱哥说中午请咱们吃饭,你现在回来吧,正好当面跟我说说这个事情。”杨云帆能够感受到父亲心中的恨意,既然遇着了,那就不能不管。

更何况,对方还帮着父亲他们讨薪过,这更加要报恩了。

“老板请吃饭?”杨永健一愣,问:“老板突然请吃饭,是什么意思?”

“我把钢材问题给解决了。”杨云帆没有隐瞒。

“什么,你把钢材问题给解决了?”杨永健吃了一惊,虽然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但这也太……太天方夜谭了些。

杨云帆今天才来工地报道,上午就给解决了连钱大拿都搞不定的钢材问题?

这么牛逼的年轻人,还是自己儿子吗?

“嗯,没错。”杨云帆知道父亲不相信,也没有多说,道:“你现在回来吧,下午,我们再一块过去看律师……”

“小帆子,我跟你商议个事情,你看能不能跟老板提前说一下啊。”父亲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