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三条人命/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通了,里面传出陈莲莲的声音:“帆子哥,你有事儿吗?”

“陈莲莲啊,我听我父亲说,有个恶棍王白你上面不让抓,这是怎么回事啊?”杨云帆直接就开门见山。

陈莲莲语气里面带着不满怨气,“上面的意思是说王白还牵扯着几件大案子,暂时不让抓他,说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这样啊……”杨云帆一顿,就说嘛,若是警方知道王白是恶棍,那怎么不抓,原来这混蛋身上还有别的案子啊。

“帆子哥,你可千万别去惊动了王白啊。”陈莲莲连忙提醒着,“这家伙的身上背了三条人命,你可要小心点。”

“背了三条人命?”杨云帆闻言,震惊的不行。

“嗯,你可要听我的劝,知道吗?”陈莲莲郑重道,“你也要多安慰一下你爸他们,我也知道他们的事儿了,但这事儿真别让他们搀和,搞不定事情闹严重了,就真的不好收拾了。”

“嗯,陈莲莲,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杨云帆点着头,感谢着,没动声色。

警方现在应该是等着王白跟某些重要的罪犯接触,然后一网打尽吧。

不过,杨云帆可等不了那么多。

等吃了午饭,立刻就行动。

至于那些跟王白接触的罪犯,依靠圣眼,照样能端了他们。

“嗯,那就好,我这里还忙呢,回头聊。”陈莲莲这才放心挂了电话。

“小帆子,什么背了三条人命?”电话挂了,父亲杨永健问。

“陈莲莲跟我说,上面之所以不让抓王白的原因是因为他身上还有别的案子,他身上背了三条人命,警方要放长线钓大鱼。”

“什么,这恶棍还杀了三个人!”杨永健一听,更加震惊了。

“爸,这事儿你操心也帮不上什么忙,下午的时候我去处理,你等我的消息吧。”杨云帆安抚着。

“莫非,下午陈莲莲和别的警察就要出动抓这恶棍了?”杨永健狐疑问。

“嗯,是的。”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起疑,杨云帆干脆就点头了。

“嗯嗯,好好好,早就应该把这恶棍抓起来了。”杨永健一听,颇有要提前拍手称快的架势。

吃饭的地方到了,这是巴城最好的山庄,叫“火旺山庄”。

火旺山庄是巴城二十几年的老牌子了,据说山庄刚开始弄的时候,名字并不叫火旺山庄,生意也并不怎么好。

后来一场火灾之后,山庄的生意就开始火爆了,于是名字也改为了火旺山庄。

钱大拿是火旺山庄的老顾客了,跟山庄老板也很熟,自然就被特意关照,拿到了最好的雅间。

山庄里面各种特色菜,摆了满满一桌子。

钱大拿邀请的人,也不止杨云帆父子俩,还有其他七八个人。

这些人有的是卖水泥的,有的是卖砖头的,有的是卖地板砖的等等,都是杨云帆将来包工需要合作的朋友。

钱大拿知道杨云帆在他这里也是打短工来取经了,钱大拿顺便把这些人脉,一并都给杨云帆介绍了。

在钱大拿的撮合下,这些人看钱大拿的面子,他们都对杨云帆很厚道客气。

承诺杨云帆有什么需求,一定满足。

对此,杨云帆是相当的感激,这样一来,自己单干的路子可以走的更加顺畅了。

酒足饭饱,杨云帆把这些朋友一个个送走了。

返回钱大拿的办公室拿了钱,钱大拿的秘书开着车子送杨云帆父子俩去医院。

钱大拿因为酒喝的有点多,头有点疼,就不去了。

“小帆子,看来钱老板很培养你啊,是要让你将来单干啊。”父亲杨永健趁着钱大拿没在,才跟杨云帆提这茬。

“呵呵,是啊,爸,现在这社会给人打工,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等时机成熟了,肯定就要单干啊。”杨云帆笑了笑,没有隐瞒。

“嗯,行,我支持你。”杨永健点着头,道,“不过你单干的话,得有自己的工程队伍,这方面爸认识不少人,到时候这工程队伍的人手,爸帮你搞定。”

“爸,眼前不就有一帮现成的工程队伍么。”杨云帆却道。

“眼前,哪里,我咋没有看见呢?”杨永健狐疑着。

“王白对他手下的工人不好,我干了王白,不正好顺势收编了他的工程队伍咯。”杨云帆道。

“你说的倒容易啊。”杨永健撇了杨云帆一眼,道,“你把人家收编过来是没问题,可你才刚入行,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呢,你要是揽不到活儿,你拿什么给他们发工资?”

“谁说我揽不到活儿,你就看着吧,只要能把人收编过来,我就有办法找着活儿。”杨云帆反驳道。

“行行行,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折腾!”

到了医院,父亲杨永健领着杨云帆来到了周丽萍的病房外面。

这里,聚集了十几个农民工。他们个个皮肤黝黑,壮实,一看就是长年累月在太阳底下干活的人。

见着杨永健过来,都纷纷跟杨永健打着招呼,显然相互之间也都认识。

“周律师的情况怎样了?”杨永健问其中一个黑瘦老头。

为什么说是黑瘦老头呢,这人又黑又瘦,虽然人才中年,但已经满头的白发了,看上去就像一个老头。

工地上干苦力的人,都不容易,都很辛苦。

“医生说刚刚脱离危险期,但周律师心理打击非常之大,有轻生的念头。”黑瘦老头同情的很。

“最主要还是费用问题,医院方面刚刚又来催过一次了,如果补不上后期治疗费用的话,就让把人给接走。你们说,周律师才刚刚脱离危险期,医院方面就这么绝情,只认钱不认良心,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令人心寒啊。”

“周律师的丈夫本来想要把房子当了,但房子是从银行贷款按揭的,房子钱没给完,银行就不给房产证,这茬也行不通。”

“我号召了其他工友对周律师进行了捐助,但总共也才三万多块钱,连给医院塞牙缝都不够。”

“是啊,大家伙都有一家子要养活,勒着裤腰带过日子,能拿出来的钱,也非常有限。”

……

其他农民工纷纷叹息着。

“各位,钱的事儿你们不用发愁了,我已经给搞定了。”杨永健说罢,把提包的拉练拉开,里面的三百万现金立刻把众人的眼神都镇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