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留下的原因/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没有搭理孙训强他们,而是走到了一个工头模样的人面前:“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小伙子,你去那里做什么?”对方却是反问杨云帆。

“不做什么,就是想要跟他谈点事儿。”杨云帆随口扯了一句。

“跟他谈什么事儿,让他搬房子么?”对方眼里有着狐疑,杨云帆如果是上面派来的说客,肯定会跟杨云帆说这老兵的危险之处。

而眼前这杨云帆根本都不了解老兵的危险,莫非他不是上面派来的人?

“不是让他搬房子,就是一点小事儿罢了。”杨云帆岔开话题,问:“这老头为什么不搬走,是对拆迁待遇不满意吗?”

“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吧?”对方看出来了,杨云帆似乎真不是上面派来的说客。

不过,他对杨云帆的态度,明显客气了几分。

“嗯,我是大陆的。”杨云帆点着头。

“那你找这老兵能谈什么事儿,莫非你跟他有关系,你认识他?”对方的语气又客气了两分。

现在这老兵是开发商最为头疼的事儿,谁都搞不定。

若是这小伙子和老兵认识的话,嘿嘿,自己把他推荐上去,将来这钉子户能拔掉的话,自己肯定能沾点光。

“不,我跟他没有关系,我不认识他。”杨云帆摇着头。

“没有关系,不认识他?”对方一愣。

“是啊,我若是认识他,跟他有关系的话,他就不会用那样的语气驱赶我,也不会用弹弓打我了啊。”杨云帆说道。

“也对。”对方的神色萎靡了两分,还是问:“那你找这老兵究竟要谈什么事儿?”

“我这样跟你讲吧,我若是把这事儿给谈妥了,兴许能让这老兵挪窝。”杨云帆感觉出来对方语气的变化,便是说道。

“你能让老兵挪窝?”对方听杨云帆这么一说,客气的态度自然又拿出来了,“那你有多大把握?”

“你先跟我讲一下这老兵的事儿吧。”杨云帆没有正面回答。

“好说,好说。”对方点着头,立刻简单概要:“这老兵叫张地下,早年间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立过一等军功。退伍之后,便是一直住这里。几年前,这地方被开发了,所有人都搬走了,唯独这个老兵不肯搬,不管是政府,还是开发商,都出面跟老兵谈了,他就是不肯搬。开发商采取了强硬手段,也败下阵来,这不,就搞成了这样。老兵现在变得有些神经兮兮,不准许任何人靠近他的房子,否则……你刚才也领教了。”

“那这老兵为什么不肯搬呢?”杨云帆问,“是待遇不够,还是……”

“不知道。”对方直接打断了杨云帆。

“不知道?”杨云帆一愣。

“是啊,这老兵就像茅坑里面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怎么都不肯搬,开发商老板给他开再好的待遇,他也拒绝,不肯谈任何的拆迁待遇。”对方无奈的很。

“按理说不应该啊,这老兵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政府出面,他都不给面子么。”杨云帆觉得非常的奇怪。

“可他就是不通融,有什么办法,难道谁还敢真把这老头给弄死么?”对方唏嘘着,“人家可是老功臣了,谁敢啊!”

说完,对方又好奇问:“小伙子,你说的事儿究竟是什么啊?”

对方还是好奇的很,杨云帆要跟老兵谈的事儿,究竟是什么。

“开发商这边对于说动老兵搬家,有什么待遇么?”杨云帆不动声色,既然开发商搞不定这老头,肯定有悬赏啊。

“当然是重金悬赏了。”对方直接说道,“可又有什么用,那赏金不断的往上涨,但根本没有人能靠近得了,不是被弹弓打的喊爹叫娘,就是鬼哭狼嚎。这老头也特么不含糊,懂得杀鸡儆猴,刚开始的时候,出手那叫一个狠,好几个人破了相。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那几个人眼珠子都保不住了呢。”

“那现在悬赏金额达到多少钱了?”杨云帆还是不动声色。

“小伙子,莫非你是一个谈判专家,或者是心理专家么?”对方察觉到杨云帆的话题有些偏颇了。

“都是。”杨云帆干脆无耻承认下来。

“是不是,你别吹牛啊,你这么年轻……”对方哪里肯信。

“信不信,不是嘴上说,而是看行为。”杨云帆打断了对方,道:“开发商的酬劳是多少?”

“现在差不多涨到六百万元了。”对方压下心中狐疑。

“也不多啊。”杨云帆喃喃自语着,还以为这赏金破了千万元大关呢。

“六百万元还不多啊。”对方听着杨云帆这嫌少的语气,很有些无语。

普通人,连六十万元都没见过。

你这小子却连六百万都嫌少,真是太……贪啊。

“罢了,罢了,我考虑一下吧。”杨云帆作出思索的样子,然后准备在心里开启圣眼,搞清楚这老头不搬的原因。

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嘛。

“哼,牛皮大王……”看着杨云帆这思考的样子,对方的态度明显又变得有些质疑了,六百万的酬劳还考虑个屁啊。

杨云帆没有理会,盯着那钉子房,心中默念:圣眼开启,搞清楚那钉子户老兵不搬家的真正原因。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他想要的答案。

“张地下,男,出生于1931年3月26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1950年十月,张地下作为第一批入朝的志愿军之中的战士,率先入朝,多次出死入生,屡立功勋……”

“1953年2月,一颗炮弹在张地下身边不远处爆炸,身上被嵌入了几十处碎片,被紧急抬下了战场……”

“1954年2月,张地下在医院养了整整一年的伤,虽然出院了,但身体里面仍然有一块弹片无法取出……”

“1959年5月,张地下和妻子结婚,次年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张天和……”

“1969年3月,张天和无故失踪,张地下虽然报案,但警方多年均为寻觅着张天和……”

“1970年9月,张天和的妻子因为思念成疾,撒手人寰!”

……

“张地下至今不肯搬家是怕儿子回来找不着他,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张地下,他唯一的执念便是等着儿子回家。”

“哪怕沧海桑田,哪怕物是人非,他也要等到生命耗尽的最后那一刻。”

“他不相信儿子已经离开了世界,他相信儿子肯定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他相信儿子肯定会回家。儿子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肯定是还没有找着回家的路。而张地下苦苦守候着的这房子,便是张地下守候儿子回家的最后一个灯塔,最后一个希望之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