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我说点东西,你弄到电子大屏幕上。”杨云帆把工人人员叫了过来。

“嗯,好的。”工作人员拿出小本子准备记录。

“张大爷,我找到了你儿子,你可以看大屏幕上的照片,看我有没有骗你。”杨云帆给工作人员说了。

工作人员记录下来之后,立刻就照做了。

电子大屏幕上面浮现出了杨云帆说的这句话,然后便是滚动播放周岚岚提供的张天和的照片。

一遍一遍的播放,但仍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

张地下那边的军歌,唱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嘹亮,高昂!

“这老头还真不好整啊。”杨云帆给弄的有些懵了。

“有没有可能是他根本都不看电子大屏幕?”工头问。

“我觉得不会,应该是他没有认出来上面的人。”杨云帆摇着头,张天和是十岁的时候失踪的,这照片上面最年轻的照片,都是20几岁了。

人在这十年发育之中,相貌变化非常之大的。

“那怎么办?”周岚岚凑了过来,道:“要不,我现在过去?”

“不,不行。”杨云帆摆手,道:“他既然没有认出照片上面的人,你过去,他一样不会认得你,还是不要这么做了。”

“周女士,你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东西能证明张天和身份的?”杨云帆看着周岚岚,张地下一直这么唱军歌,就说明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被自己给刺激了。

若是不在这个当口把活儿干好了,后面恐怕就更加不好弄了。

“那我再想想啊。”周岚岚皱着眉头。

看着杨云帆这么不顺利,孙训强他们都乐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你杨云帆风风火火这么一整,反被张地下的军歌将了一军,哈哈。

只是由于杨云帆出师不利,封胜利的脸色不好看,现场气氛压抑,于是孙训强等人都尽量忍住,不敢发出笑声。

“杨云帆,既然你都知道张地下是在等待他的儿子张天和,那么你把张天和找来,不就行了吗?”封胜利走到杨云帆面前。

“如果张天和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我哪里还会这么麻烦呢。”杨云帆无奈一摆手。

“这样啊……”封胜利自然就明白杨云帆这话什么意思了。

封胜利的心情变得有些失落起来,本来以为杨云帆能给他整点希望,没有想到,唉……

封胜利不好看的神色落入杨云帆眼里,杨云帆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这时候,任何解释的语言都是苍白的。

杨云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还有办法,一定还有办法的。

杨云帆沉思了片刻,脑子一个激灵,想起来一个楔机,那就是梅尔著妻子的尸骨,为什么会埋在张地下的房子地基下面?

梅尔著和张地下之间,他们会不会是有什么关系?

于是乎,杨云帆连忙就在心中默念:“圣眼开启,搞清楚梅尔著妻子尸骨埋在张地下房子地基下面的原因!”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了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原来,梅尔著的妻子是张地下的妹妹,早年间梅尔著是个土匪,张地下的妹妹是被梅尔著抢去当了压寨夫人。

当时的梅尔著是个花心鬼,张地下的妹妹抢来没多久,他就抢了另外的女人,把张地下的妹妹抛弃了。

后来梅尔著的山寨被剿了,他改名换姓来到了张地下家里。

张地下容不下梅尔著,要赶梅尔著走,张地下的妹妹执拗不住哥哥,最后只得带着孩子跟梅尔著一块走。

但就在走的那天晚上,张地下的妹妹突然生了一场暴病,梅尔著只好又连夜把张地下的妹妹给送了回来。

结果张地下的妹妹刚送到家,人就咽气了。

于是乎,张地下就认定是梅尔著害死了他妹妹,当场就跟梅尔著打了起来,抢夺妹妹的尸身。

梅尔著虽然当过土匪,却根本打不过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张地下,没能抢回妻子的尸身。

就这样,梅尔著只把孩子抱走了。

而张地下呢,因为心中怨恨梅尔著,更加担心梅尔著趁着他不注意,把妹妹的尸身给偷走。

张地下就把妹妹的尸身葬在自家的地基下面,反正他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孤身一人活着,不怕什么晦气不晦气的。

而且他还在外面故意弄了几个假坟,以此扰乱梅尔著的视线。

而梅尔著多方派人打听,都没能找着妻子的尸身,这也就是后来的,梅尔著为什么当时没有收敛妻子尸骨或者是后来去收敛的原因。

通过圣眼搞清楚梅尔著妻子尸骨为什么埋在张地下家地基下面的原因,杨云帆更加头疼了。

张地下和梅尔著因为这事儿反目成仇了,这也就是说,这里也打不开突破口了。

难道,拥有圣眼的自己,还真搞不定张地下了么?

杨云帆看着那孤零零的旧房子,听着张地下唱着的军歌,努力想着,一定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

看着杨云帆这皱眉无措的样子,孙训强等人真想要手舞足蹈,他们都看出来了,杨云帆是真没辙了。

封胜利的秘书把钱准备好了,人过来,看着这情景,场面顿时间就有些尴尬起来。

看着封胜利不好看的脸色,秘书什么话都没说,很识趣的又把钱放回车里了。

但谁都没有想到,眼看着事情没有戏了,偏偏又出现了转机。

对面,那张地下的军歌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越唱越小声了。

“你不是说这老头之前能唱一天吗,怎么声音变小了?”杨云帆狐疑问工头。

“我也不知道啊,但我真没有说谎,之前这老头真能唱一整天的。”工头信誓旦旦。

“快看,快看,那老头出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杨云帆和众人连忙都把目光投向了钉子房那边。

果然,见着一个带着军帽穿着军大衣的老头,他慢慢的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拿着个望远镜不停的看。军歌,彻底没唱了。

“这老头这是玩什么啊,不是被刺激狠了,真要对我们进行反冲锋了吧?”工头吃不准。

“应该不是。”封胜利摇头道:“如果这张地下真要反扑的话,肯定会带着些武器的,可他现在却什么都没有带。”

“难道,张地下回心转意了?”工头狐疑。

“不好说啊。”封胜利摇了摇头,还是吩咐了下去:“都准备好,一旦情况不对,马上闪人。”

“是!”

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起来,无数双眼睛盯着缓缓走过来的张地下,谁也不知道这老头究竟想要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