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总结人生/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够了,不要说了。”

张地下突然大喝,打断了杨云帆。

“我不相信,我谁都不相信!”张地下像个疯子一样,他拽着导火索的手因为情绪激动而出现大幅度的颤抖。

这一幕,把众人都给吓趴下了一大片。

张大爷啊,张老祖宗啊,你可要悠着点啊,小心别拉弦了啊,我们大家可都还没有活够呢。

杨云帆也给吓坏了,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把该说的都说了,这老头不但没有听进去,反而像是更加受了刺激一样。

尼玛,这可咋整?

“大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大爷,我跟你保证,在你有生之年,我保证不动你的房子,你把手从弦上拿开,好不好,求求你了,我求你了。”脸色像土一样的封胜利连忙给张地下跪下了,磕头捣蒜般。

他最有钱,享受过人世间最美好的欢乐和荣华,自然也是最不想死的人。

“大爷,我们错了,你们放过我们吧。”工地上其他人,也是纷纷跟着下跪。他们个个都拖家带口,是家里的脊梁。若是没了,家里人怎么办。

孙训强等人个个面如土色,也是跟着照做了。心里,都把杨云帆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记住你们说的话,在我没有点头之前,不许动我的房子!”张地下见状,他似乎缓和了态度,对封胜利和一干人道。

“一定,一定,我跟你发誓,哎呀,张大爷你……”封胜利发誓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见着张地下突然一下子却把导火线给拉了。

哧哧!

导火索冒着恐怖的烟,哧哧燃烧着,放佛犹如死神的镰刀在挥舞,一半人瞬间就吓的尿了裤子,发出了极为不甘心的哭嚎。

另一半人,个个吓的腿软,跑都跑不动。

“我的妈哟,这老东西还真要让我们陪葬啊,呜呼哀哉!”

“这,这,这……我们不是都答应你了么,你怎么还拉索……”

“我不想死啊,我还年轻,我想念我的妈妈,我想念我的爷爷啊……”

“我还是个处男啊啊啊……”

……

在所有人都丑态百出的份上,唯有杨云帆岿然不动,站立的身躯像泰山一样,不动如山。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对杨云帆另眼相看了。

尼玛,居然还有不怕死的人,这杨云帆真是勇士,有种啊!

其实,这倒不是杨云帆真不怕死,而是他想着反正都要死了,不如用一次圣眼资格,看还能不能有什么法子挽救。

杨云帆却看出来,原来这炸弹是假的,张地下故意吓唬所有人呢。

既然知道这炸弹是假的,那么杨云帆自然就不怕了。

杨云帆的行为落入张地下的眼里,他眼里有着惊讶。

真是没有想到,现在这浮躁的社会,竟然还有如此不怕死的年轻人!

不过,张地下没有说什么,而是慢慢把身上的假炸弹解下来。

“什么状况,这是……”众人本来都等死了,炸弹却没有炸。

而眼前,张地下竟然还把炸弹从身上解了下来,顿时间,众人明白了,原来这炸弹是假的,虚惊一场。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活着是这么的美好。”

“是啊,鬼门关走一遭,我顿悟了,原来追求金钱和美女都是错误的,这些都是浮云,唯有活着,才是最为重要的!”

“哥们,既然你说追求金钱和美女是错误的,要不把你的金钱和美女给我吧,我来帮你承担这错误!”

“我草尼玛个逼的,滚!”

……

一场闹剧,让在场众人无不有着劫后余生的感觉,不少人纷纷总结着人生经验。

“记住你说的话,在我没有点头之前,你若是动了我的房子,那么下一次,就不会是假炸弹了,我保证把你整个开发区都给你炸成废墟!”张地下告诫着封胜利。

“不敢,不敢。”封胜利抹着冷汗,万分庆幸。身边人扶了他几次,才把他给扶了起来。

“走,带我去看看天和的坟墓,我要亲眼确认。”告诫了封胜利,张地下扭头看着杨云帆。

他是上过战场的人,喜欢不怕死的人,杨云帆刚才的行为,获得了他的一些认可,于是他对杨云帆的态度就好了些。

“张大爷,我这里还有事儿呢,要不你让你儿媳妇一家子带你去吧。”杨云帆指了指周岚岚他们,对于张地下的误会,杨云帆也自然不解释。

“那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张地下说。

“周岚岚那里有,你可以跟他要。”杨云帆指了指周岚岚,然后鼓起勇气把张地下拉到一边:“张大爷,还有个事情,我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虽然眼前的张地下脸上没有了杀气,语气里面没有了杀机,他的神色似乎显得非常的镇定。

但杨云帆感觉的出来,他的内心依然是汹涌澎拜,只不过他是经过了大风浪的老兵,他懂得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情绪。

也许,等他确认了张天和真死亡了的那瞬间,他的心理防线才会崩溃吧。

不过,这些都不是杨云帆需要考虑的,他真正在意的是,张地下那房子地基下面的尸骨。

张地下告诫封胜利不准动他的房子,那么封胜利决计不会再让人靠近那房子。

杨云帆想要挖出尸骨交任务,就必须去那房子,所以,这茬必须征求张地下的同意。

只是,自己刚刚告诉了张地下他儿子的死讯,现在又打他妹妹尸骨的主意,咳咳,换做是任何人,恐怕都会生气的。

与其说是杨云帆鼓起勇气,不如说是没有选择,被逼的啊。

“讲吧。”张地下看了杨云帆一眼。

“是这样的,你的妹夫梅尔著现在已经病危了,他想要死后和你妹妹合葬在一块……”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

张地下的脸上立刻便是布上了一层冰霜,喝断了杨云帆:“这不可能!”

“张大爷,我当然能理解你的心情,可俗话说跟谁计较,都不要跟将死之人计较吧……”杨云帆的话还是没有说完。

张地下又一次打断了:“那姓梅的害死了我妹妹,他不配跟我妹妹葬在一块!”

“小伙子,如果换做是别人跟我提这个,我早就两巴掌打过去了。我是个老兵,我喜欢不怕死的人,看在我还有点欣赏你的份上,这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说完,张地下扭头便走。

但张地下走了两步,人又走了回来,看着杨云帆:“你是如何知道这事情的,是姓梅的派你来的吗?”

“是的,他发布了任务,想要找到你妹妹的尸骨……”

“那你找到了吗?”张地下连忙反问。

“找到了。”杨云帆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是直接说了。

“什么,你找到了?”张地下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