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和钱大拿的赌约/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兄弟,你别给我冒皮皮,我承认你在揭穿骗子看人心这些事儿上面很行。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你这么搞,多半是要吃大亏的。”钱大拿告诫的语气,“你要知道,二十层楼的工程,这已经是非常大的工程了,这么好的一块蛋糕,别给整烂了。你应该听老哥我的劝,别一意孤行啊。”

“钱哥,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工程对我的重要性么,若是整垮了,我得背一身巨债。”杨云帆肃穆着,“你放心吧,只要你给我找着懂行的人了,我自然就能够……”

“行了,啥都别说了。”钱大拿打断了杨云帆,道:“这样吧,我给你找懂行的人,不过我另外还会再派一支精干的队伍过来,到时候咱两手准备。你那边做计划,我这边也开动。到时候若是你做的计划不行,我这边计划给你顶上,毕竟不能让这么大一块蛋糕飞了。若是你那边的计划行的话……反正我不认为你这边的计划能行。”

“呵呵,钱哥,要不咱们来打个赌?”杨云帆呵呵一笑,他能明白钱大拿为自己考虑的苦心。

做人做到这份上,也真是太够意思了。

“赌什么?”

“咱们就来赌计划方案,若是我这边的计划方案做的比你那边好,我就赢。”

“行啊,到时候别怪我这个当哥的教你做人咯。”钱大拿直接一口应了下来,“要是你输了,怎么弄?”

“我输了就把这工程让给你。”杨云帆说。

“那多不好意思,你好不容易揽着的活儿,我怎么好意思抢你的单子。”钱大拿顿了顿,道,“到时候你若是输了,帮我做一件事情就行。”

“不会是帮你去讨债吧?”杨云帆试探性问。

“呵呵,你还真就猜对了,我有几笔款子收不回来,你帮我去把其中最大那笔收回来就行。”钱大拿说。

“那要是我赢了呢。”

“你想怎么的?”钱大拿问。

“你也帮我做一件事情吧。”杨云帆想了想。

“什么事?”

“这个嘛……”杨云帆顿了一下,道,“我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再告诉你。”

“只要你不让我干杀人放火这些犯法的事儿,那就行。”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把这边钉子户的事儿弄好了,我再联系你。”

“好。”

跟钱大拿把电话打完了,封胜利的车子载着杨云帆驶到了一个高档的别墅。花园泳池很是气派,后院还有一棵移栽过来的百年老树。

而眼前,却是有着一群形形色色在别墅的前院后院还有屋里等这些位置捣鼓着,有人拿着个罗盘到处晃悠,有人拿着个放大镜四处查看,甚至还有拿着铁铲掘土的。

总之这江湖骗子们五花八门的套路,把好好的别墅环境,给整的乌烟瘴气。

管家见着封胜利过来,连忙亲自招呼过来:“封老板,你怎么来了?”

“薛毅他的情况怎样了?”封胜利问。

“你看这场面,还能是怎样啊。”管家很无奈的指了指在别墅群瞎搞的这些人。

如果不是薛毅听不进去,他早把这些人给轰了。

“这是我请过来的侦探,叫杨云帆。”封胜利给管家接受着。

“侦探?”管家一愣,不太明白封胜利的意思,你不是应该请个医生过来吗?

“走吧,带我们见见薛毅去。”封胜利也没有解释。

“现在恐怕不行。”管家摇着头,道:“现在正有三个高人在给他驱鬼做法呢,不能打扰……”

“我呸,什么狗屁高人!”封胜利不客气骂了一句,便是推开了管家,“这特么真是越搞越是离谱了,怎么的,难道薛毅还被鬼上身了不成,这简直太荒谬了。”

“封老板,哎,封老板……”封胜利推开管家之后,气呼呼的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居然把杨云帆都给撇下了,管家连忙追了过去。

杨云帆站在原地没有动,毕竟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自己没有封胜利那样的底子,还是不要乱闯的好。

院子里面这些瞎折腾的江湖骗子们撇了杨云帆两眼,也都把目光给收了回去。

虽然他们对杨云帆这个年轻人有些好奇,这人是过来干嘛的。

不过,只要杨云帆不耽误他们做生意,他们自然也就懒得多看杨云帆一眼了。

薛毅的家,封胜利也不是来一次两次了,他熟悉的很,直接就闯到了卧室。

一扭门把,发现里面被反锁了。

“钥匙呢,赶紧给我开了。”封胜利命令式的口吻对管家说。

“封老板,薛毅他交待过了,不让任何人打扰,你不要让我难做啊……”管家自然是不肯,脸色为难。

“亏你还是个管家,眼睁睁看着薛毅被人骗,你还不想办法让他回头,还陪着他这么糊涂下去!”封胜利骂着,“要是他就这么废了,那么你这个管家,我看也要跟着废了。”

“封老板,你说这话可就冤枉我了,我当然想要让薛毅回头啊,可是他现在已经鬼迷心窍,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啊,你看看吧……”管家说着,把衣服撩开,里面有着淤青:“这都是我劝他,他不听,反而让人打我的伤痕啊。”

“你把钥匙给我吧,他闹起来,你往我身上推就是了。”封胜利见状,语气就稍微缓和了一些。

“好吧,给你。”管家顿了顿,还是一咬牙把钥匙给了封胜利。

一句话,他还是希望薛毅能被封胜利给劝好,大不了,再多挨一顿打。

“对了,我把我那兄弟杨云帆忘在外面了,麻烦你去把他给带进来一下。”接过钥匙,封胜利想起杨云帆来。

“好好好,我这就去。”管家立刻去了。

封胜利用钥匙开了锁,门刚开一个缝隙,缝隙里面就冒出了劣质香火的气味,令人忍不住想要咳嗽。

门被封胜利一下子完全推开,里面的一幕那是相当的……怎么说呢。

只见里面摆了个坛桌,桌面摆着纸人和几个碗,碗里有不明液体,旁边点着香蜡。

三个所谓的高人统一穿着八卦黄袍,头顶八卦帽子。

有的拿着铜钱剑,有的持着驱鬼宝镜,有的摇着小铃铛。

三人口里都是振振有词,围绕在床边很有模样的做着驱鬼法事。

其实,这还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三个高人脸上都有伤,而且有两人腿上也有伤,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这不得不令人很敬佩他们的敬业啊,身体有伤还来帮着驱鬼,难得,这真是太难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