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孙训强拜师/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的,刚才质疑杨云帆的声音吼那么高,态度那叫一个嚣张,怎么现在就不出声了?”

“就是,有脸嘲讽别人,被反教做人之后,就不敢正面面对了么,你以为把头低下不出声就没事了么。”

“现在看来,这杨云帆哪里是什么荒谬分子,简直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大师!”

“没错,恐怕全世界的海警出动,都不一定能找着这包裹,杨云帆偏偏就找到了,这根本就是难以令人置信!”

……

封胜利给梅德龙和他母亲怼上了,然后呢,其他船员包括船长在内,个个也是无耻跟着附和了。

他们心中都非常的庆幸,幸好之前他们只是小声议论质疑了杨云帆,并没有像梅德龙那般正面怼杨云帆。

所以,现在他们还能收场,不至于像梅德龙那般下不了台。

梅德龙和他母亲被众人一怼,脸上自然是更加的发红了。

他们想要让梅松明帮忙解围,但梅松明一直跪在母亲尸骨旁边忏悔,根本都没空搭理他们。

于是乎,他们就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一直都没有表态的孙训强身上。

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在孙训强身上的时候,孙训强却是两腿一软,给杨云帆跪下了,大呼道:“师父,你一定要收我为徒啊,我彻彻底底的知道自己错了,我要跟着你学本事,我要跟着你痛改前非,从此以后,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在所不辞,求求你收下我吧。”

杨云帆完成了全世界海警出动都很难做好的任务,他创造了奇迹,彻彻底底的让孙训强折服了。

若是能拜了这样的高人为师,不说学他两三成本事,哪怕从他身上学点皮毛,那都足够他孙训强受用一生了。

“麻痹的,这孙子……”看着孙训强竟然要拜杨云帆为师,梅德龙心中那个气啊,唯一的希望就这么没了,艹特么逼的。

杨云帆也没有想到,孙训强竟然会有这般行为,想要拜自己为师。

他的年龄比自己大十多岁,还给自己下跪了,这足以说明他内心深处的悔过之意。

但是,杨云帆是不可能收他为徒的。

杨云帆之所以能创造奇迹,主要还是倚仗圣眼系统,这玩意他是不可能跟孙训强分享的。

再说了,孙训强对范瑶瑶那事儿做的太绝了,就算自己同意,范瑶瑶也不会答应的。

“孙训强,你不用这样,我其实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瞎蒙的。”杨云帆摆着手。

瞎猫碰上死耗子?!

杨云帆这话一出,梅德龙和他母亲两人神色显得更加尴尬了。仅仅只是瞎蒙就把尸骨找着了,杨云帆这逼装的也太过分了吧。

至于船员和船长还有封胜利他们,他们可不相信杨云帆只是瞎蒙。

这事儿能是瞎蒙能搞好的么,杨云帆经过了两次计算,才找着了地方,这足以说明他不是瞎蒙啊。

“不,杨云帆,你一定要收下我,哪怕你是瞎蒙,我也愿意拜你为师!”孙训强高呼着,不肯罢休,杨云帆这肯定是故意在推辞。

“你要是不收下我,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孙训强补充道。

“怎么的,要耍无赖啊!”封胜利没好气吼道,“你特么信不信老子把这船买下来,然后把船丢到大海上去,我就不信你敢一直跪着不起来!”

“这样吧……”杨云帆看这孙训强无赖的行为,心里想着了一个办法,便是道:“孙训强,你也知道,我现在在给范瑶瑶做事,如果你能让范瑶瑶原谅你对她做的事儿,那我就收下你,如何?”

范瑶瑶恨孙训强入骨,她是决计不可能原谅孙训强的。

“杨云帆,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么,我那事儿做的太绝,范瑶瑶是决计不会原谅我的啊!”孙训强可怜兮兮的说。

“是你在给我出难题好不好?”杨云帆一瞪眼,道:“说白了,我不愿意收你,可你偏偏要这般。我好心给你一个机会,你爱抓不抓吧。”

说完,杨云帆就把孙训强撇在了一边,走过去安慰梅松明:“梅先生,好了,尸骨已经找到了,咱们还是赶紧返回吧,待在这海上,也挺冷的。”

“杨云帆,谢谢你,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其实从最开始,我都没有抱着能找回尸骨的希望,我就是想要尽一下人事……”梅松明一下子抓住杨云帆的手,感激涕零,说着说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梅先生,我知道,其实我刚开始也没有抱着什么希望,我也只是想要帮你找一下。能找回你母亲的尸骨,这完全都是天意啊。”杨云帆掩饰说道。

“不,这跟天意没有关系!”梅松明摇着头,“如果不是你计算精准,怎么可能找到我母亲的尸骨。”

“其实我也是……”杨云帆说着便是改口了,“其实,我还想要拜托你一件事儿。”

“尽管提,只要我办得到的。哪怕办不到,变着法儿我也要给你办了。”梅松明立刻痛痛快快表态。

“梅松明先生,事情不像你说的这么严肃,其实我就是想要让你保密。”杨云帆说。

“保密,保什么密?”梅松明不明白,道:“保守你能计算包裹掉落地方的秘密?”

杨云帆是侦探,这等事儿不正是应该曝光出来,让杨云帆扬名立万么。

这么好的出名机会,他不要?

“不是,是保守把你母亲尸骨打捞上来的秘密。”杨云帆摇了摇头,道,“你想啊,那张地下宁可把尸骨丢入大海,也不原谅你父亲。若是让他知道咱们把尸骨给捞上来了,你想想他会怎么做。”

杨云帆这话,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怕张地下来找自己麻烦。

想啊,他把尸骨丢入大海了,自己给捞上来了,他能不生气么?

搞不好,他就弄个炸弹来送自己上天了。

“这还用说,这老东西肯定又会凭着他的侦探本事把尸骨找着,重新再挖了丢掉。”梅松明冲口而出,连连点头,“杨云帆,你这茬提醒的很对,我记下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