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靠谱的杨云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杨,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一晚上别说搞定这事儿了,找不找得着人,那都还两说呢。”

“就是,老杨,你这个儿子不靠谱啊!”

“儿子不靠谱,恐怕他整的工程队也不会靠谱了?”

“有道理,我现在要慎重考虑一下,他这个工程队我是不是还要去了?”

“是的,他帮周律师是一回事,但人靠谱不靠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能混为一谈!”

……

众人一片质疑声音,这让杨永健的脸色非常的尴尬。没有想到,原本都要过来的人,现在一个个都有着改变初衷的迹象了。

这样下去,组建工程队的事儿就黄了啊。

“各位,麻烦大家安静一下。”杨云帆高声,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

杨云帆当然能理解这些农民工的反应,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圣眼,一晚上搞定他们被拖欠工资的事儿对于他们来说,的确像是镜花水月。

历来,农民工被拖欠工资,哪怕被有关部门给解决,效率最快,恐怕也没有这么快的。

他们情绪这般激烈,这般质疑,真是情有可原。

“各位,我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心中想不想拿到被拖欠的薪水?”杨云帆一本正经问。

“想啊,我们当然想啊。”

“这还用说,做梦都想!”

众人一片热烈响应。

“那就是了,既然你们想要拿到被拖欠的薪水,那么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杨云帆顺势道,“我知道你们质疑我,认为我不靠谱,但我靠谱不靠谱,你起码给我几个小时的时间让我证明一下。到时候我若是失败,我闹了笑话,你们再议论嘲笑我不迟。”

“对对对,我儿子这话有道理。”杨永健立刻给杨云帆顶起了,高声道:“我儿子究竟靠谱不靠谱,事儿还没有开始做之前,谁也没有资格评论!”

“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嘛,一晚上根本搞不定!”

“没错,用脚指头都能判断的事儿,还用谈资格?”

……

质疑的声音,依然是一片。

“散了,散了吧,咱们还是不要太冲动了,虽然眼前这老板黑心,但若是没有了这份工作,我们连养家糊口都难了。”

“是啊,都散了吧,老杨这里是没希望了。”

……

霎时间,数十人顷刻间就走得只剩下黑瘦老头那几个人了。

“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了。”黑瘦老头意味深长的语气对着杨云帆说了一句,然后扭头看着杨永健:“老杨,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黑瘦老头等人叹着气就想要走。

本来以为来的是救星,没有想到却是这般。

“哎哎哎,你们别走啊,别走啊……”杨永健想要叫回黑瘦老头他们,但后者头也不回。

“爸,没事,别担心。”看着父亲这焦急的神色,杨云帆安慰着。

“小帆子,这怎么不担心啊,本来他们都要来咱们的工程队的,现在好了,一个个都跑了,不来了。”父亲杨永健焦虑不已。

“呵呵,只要我把那两个黑心老板弄过来,让他们当面给他们道歉,这人心不是就都回来了么。”杨云帆笑了笑说。

“小帆子,不是我这个当爸的质疑你,你说你整的这事儿啊……”父亲杨永健摇着头,心中对杨云帆的质疑,还是超过了他能创造奇迹的可能。

“爸,那你就等着吧,我现在就找那两个黑心老板去。”杨云帆知道用言语是无法彻底安慰父亲,只有用铁一样的事实。

“行啊,那我就等着看好了,你去折腾吧。”父亲杨永健一半破罐子破摔,一半抱着期待的样子。

虽然杨云帆这话说的很荒谬,但杨永健知道自己儿子不是一个荒谬的人。

“不过,你还得做一个准备。”杨云帆补充道。

“准备什么?”父亲问。

“准备一个大喇叭,到时候我把两人弄过来了,你用大喇叭通知……”

“你先把两人弄过来再说吧。”父亲打断了杨云帆。

“行。”

杨云帆开车离开贫民窟不远,停在了路边,嘴上念着:“圣眼开启,洞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任老板。”

杨云帆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这个任老板的个人讯息。

“任重元,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1978年,国家改革开放允许了个体户的存在,任重元赶上了这改革开放的第一波,他开始练摊倒腾,倒服装,倒电器,把别地方的东西运到内地来卖,就凭跑个差价,硬是发了财,成为了那时候少有的万元户。”(补充,那时候的万元户是什么概念,老一辈的人都非常清楚,那时候公务员的月薪,也不过才一两百元。)

“手里有了钱,任重元就开始多元化发展,办养殖场,开酒厂酿酒,生意越做越大,在股市牛股的时候,又狠狠的发了一笔,最后又进入房地产业,赚了个盆满钵满。”

“生意越做越大,手里的财富越来越多,但任重元骨子里面的守财奴本性也没有半点改变。他拼命的聚敛财富,却从来不舍得多花一分钱。至今每餐早上只吃一碗稀饭就一个包子和一个馒头或者是一碟咸菜,中午是一碗干菜配一荤一素两个炒菜,晚上雷打不动是一碗面条。奢侈场所自己从来不主动去消费,别人邀请并买单才会去。”

“任重元对自己这般苛刻,对自己的家人也是异常的吝啬,自己孩子每个月的生活费,要精确到元。妻子每年只能买两套衣服两双鞋子,出门如果没有必要,不准许开私家车,而是只能是挤公交车……”

“任重元不止对家人苛刻,对亲戚朋友也是异常的苛刻,从来不借一分钱,哪怕别人有急难之事,也不肯借钱。”

“不仅如此,任重元的几个兄弟,早年间在他创业个体户的时候,给了他非常大的帮忙,但他却一分钱都没支付,哪怕到了现在,也不提这事儿,亲戚朋友都指责他没有良心,但他依然不改初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