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母亲疑心重/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开车到了地方,母亲梁淑华第一个就下车了。

“就是这里了吗?”看着这空荡荡的地方,连张桌子都没有,母亲脸上的疑虑更加重了。

“是的,妈,我才刚刚跟钱哥要了这地方,还没来得及置办东西呢。”杨云帆解释道。

“小帆子,可以哟,这地方虽然是小了点,但我觉得很不错呢。”父亲杨永健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稀奇一样,东瞧西看,高兴的很。

有了个落脚的巢,就不用再住那破贫民窟了。夏天热的像蒸笼,冬天冷的像北极!

“小帆子,你确定这地方现在归你了?”母亲仍然不相信。

就这么一个地儿,哪怕是租,这租金恐怕都不便宜,杨云帆能有这么多钱?

“妈,你要是不相信,你就留下来,以后你就住这里了,若是有人来赶你,说不是我的地方,任凭你削我!”杨云帆信誓旦旦说道。

“小帆子,这宿舍是不错,不过我建议还是给安装空调……”父亲杨永健提议没完,梁淑华就给打断了:“你这个人啊,事儿还没有搞明白,你想的倒挺美啊。这宿舍安装空调,肯定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地方你不都看见了吗,我们就站这里了,也没有人来赶我们,这不是证明这地方就是小帆子的了么。”父亲杨永健一摊手,道:“淑华,我还真觉得你应该把你那工作辞了,与其赚那么一点死工资,不如过来帮咱儿子管钱,顺便,把儿媳妇的事儿,你也给上心了呗。那个瑶瑶啊,我觉得真不错……”

“你闭嘴!”母亲梁淑华再次打断了杨永健,“我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教!”

然后,母亲梁淑华扭头看着杨云帆:“小帆子,你现在有多少钱?”

“四百多万吧。”

“四百多万?”杨永健一惊,这钱大拿还真大方啊。

“都是借钱大拿的?”母亲梁淑华问。

“嗯,这只是跟他借的第一批款。”现在还不是告诉母亲自己真实经济状况的时候,试想一下,大年初三到现在,不过十来天时间,咱就赚了数百万元。

只是普通妇女的母亲,她绝对是不会相信的。

于是,杨云帆便是编了一个谎言。

“这个钱大拿对你还真是不错呀。”母亲梁淑华眼里的怀疑更加重了,“不管怎样,我都要见到他的人,别是你稀里糊涂帮他洗钱了。”

“淑华,小帆子他……”杨永健想要开口,被妻子喝断了:“你给我闭嘴,若是搞清楚小帆子被骗了的话,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若是小帆子没有被骗呢?”杨永健说。

“我也要收拾你!”

“凭什么?”

“哼!”

……

没办法,母亲不见到钱大拿,她决计不会相信的。

杨云帆只好道:“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给钱哥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好了。”

“你刚刚不是说他挺忙的么?”母亲问。

“他是挺忙,但凭着我跟他的关系,给他打电话,他肯定是立刻就过来的。”杨云帆解释着。

“那你打吧,我倒要看看是不是这样。”

杨云帆拿出手机,给钱大拿打电话。

“兄弟,什么事儿?”电话一通,里面传出了钱大拿的声音。

“钱哥,是这样的,我妈突然来到巴城了,他不相信你跟我之间的事儿,怀疑我被人给骗了,现在想要见你呢,你看……”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

钱大拿就打断了:“兄弟,既然是阿姨来了,那我肯定要好好招待一下的,这样吧,快中午了,我定个桌,你把你爸妈一块带过来,算是给她接风洗尘了,如何?”

“也行吧,我跟她说一下。”杨云帆点着头,道:“你定好了地方和桌子,把信息发给我手机就是了。”

“好嘞。”钱大拿挂了电话。

“妈,我跟钱哥说好了,中午一块吃饭,你跟着一起。”挂了电话,杨云帆跟母亲梁淑华说。

“行,不过你让他把这地方的产权证带上,我要看看。”母亲顿了顿说。

“行,我给他回个信息。”

杨云帆应了下来,就拿出手机给钱大拿发了条信息,里面补充了一句,让钱大拿给配合一下,杨云帆手里的钱,都是他借的,这茬不要穿帮了。

杨云帆开车送父母去钱大拿说的那个酒店的途中,母亲梁淑华一直不停的询问杨云帆各种问题,杨云帆不厌其烦的一一作答。

杨永健呢,干脆啥都不说了。

女人疑心重,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到了酒店,看着奢华的地方,母亲梁淑华神色有些凝重道:“杨云帆,你确定是这里吗?”

她到底还是普通妇女,对于这样高消费地方,内心深处还是会生出自惭心理的。

“人家钱哥是大老板,亿万富豪,当然是这里了。”杨云帆看出来母亲的疑虑,道:“妈,你放心吧,我跟你保证,过不了多久,你对这种高档场所习惯的。”

“才不会呢。”母亲梁淑华摇着头,“这些高档场所的东西听同事们说贵死人了,一顿饭都能吃掉我们这些打工者一年薪水了,要不,还是让钱老板换个地方吧,别让他破费了。”

“淑华,你说说你啊,是你吵着要见钱大拿,现在到了地方,你又怕别人破费,你们女人怎么就这么麻烦……”杨永健的话没有说完。

被梁淑华一眼给瞪断了:“我还不是不想让小帆子欠人家人情,我是为了小帆子好。”

“你可拉倒吧,现在可不是小帆子欠钱大拿人情,而是钱大拿欠着小帆子人情呢。”杨永健说。

“此话怎讲?”梁淑华问。

“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明白,总之你要知道,要不是小帆子让钱大拿欠了人情,你以为钱大拿会对咱们小帆子这么厚道吗?”杨永健说。

“小帆子,是这样吗?”母亲梁淑华扭头问杨云帆。

“差不多吧,我和钱哥现在算是相互帮助吧。”杨云帆说。

“那谁帮谁多些?”母亲又问。

“这个不重要吧?”杨永健插嘴。

“怎么不重要,若是小帆子帮钱大拿多些,我今天就进去。要是钱大拿帮小帆子多些,我就不进去了。”梁淑华说。

“是小帆子帮钱大拿多些,小帆子给他搞定了钢材,钱大拿避免了破产的危机。”杨永健说道。

“这样啊……”梁淑华惊异的很,虽然她只是一个普通妇女,但却是知道大老板破产意味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