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牛逼王道士/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机场,杨云帆见到了疤哥董振天。

“疤哥,我有点纳闷呢。”杨云帆直接进入主题,“按照你的能耐,搞定区区一个王道士,应该不是什么麻烦吧?你直接找人弄了王道士,这不是就间接能解决了你老父亲的事儿吗?”

“兄弟,你以为我就没有想过吗,老头子警告过我,不许我碰王道士一根毛发,不许我干欺师灭祖的事儿,否则就让我好看!你听听这老头的语气啊,整个就是一……唉,头疼啊……”董振天叹着气,道:“而且这王道士也不是省油的灯,在那个闭塞的乡村,他的信徒众多,跟着他修仙的人差不多快有上千人了,这还不包括什么外门弟子。我虽然在盐城是有点势力,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啊。不瞒你说,我每次去见那个王道士,跟他说话的时候,都还得客客气气的呢,你说这……”

“这样啊……”杨云帆愣住了,看来那么多人折戟王道士还是有原因的啊。

王道士在那闭塞的乡村当着土霸王,有着一帮信徒撑腰,的确是不好搞。

“疤哥,王道士这么弄可是有着聚众进行封建迷信活动的嫌疑呢,当地派出所难道就不抓他?”杨云帆又问。

“派出所抓过了,但有信徒护着帮忙,那王道士每次都跑了,没抓着,后面折腾了几次,唉……”疤哥的话没有说完,意思显而易见,那就是当地派出所都拿这个王道士没办法了。

“兄弟啊,你也别跟我吹牛了,那王道士不好整,你还是别去搞他了。”董振天拉着杨云帆的手,“只要你能想个办法,让我老父亲醒悟过来,我就烧高香了。”

“疤哥,不弄了王道士,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啊。就算咱能暂时拉得你老父亲回头,但后面难保王道士不会又盯上他吗?”杨云帆指道,“两个月就能弄五百万元的肥羊,你觉得王道士会轻易放过这个香饽饽么。”

“我当然知道这个理,但我和当地派出所的同志都搞不定他,你能行?”

“试试吧,只要他王道士还是个人,不是神仙,我就把他有办法。”杨云帆自信说。

“兄弟,你可别小瞧了这王道士,他蛊惑人心的本事厉害的很。你弄几条胡萝卜干冒充数十年份的人参,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假冒的,但他偏偏能忽悠住信徒呢。”董振天还是不相信。

“疤哥,跟我说说你父亲现在的状况吧?”杨云帆故作岔开话题,问董合山的状况。

“现在躺床上养病呢。”董振天回答说。

“躺床上养病?”杨云帆一愣,“他没跟王道士凑一块吗?”

“没有,几个月前他在雷雨之中渡劫被雨给淋了,大病了一场,现在都还没有养好。要不是病了,行动不方便了,他肯定又跟着王道士瞎搞到一块去了。这不,我想要趁着他养病期间,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董振天回答说。

“那你父亲现在能下床不?”

“嗯,能下床走几步,但走不远。”疤哥回答,狐疑问道:“杨云帆,你这么问,是个什么意思?”

“当然是希望你能把你的老父亲一块带上,只要让他亲眼看着我当面揭穿了王道士的套路骗术,到时候不用咱们劝,他自己都回头了……”

“兄弟,你真别折腾了。”董振天打断了杨云帆,吐槽道,“这个王道士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再跟你说一条吧。由于派出所的同志要弄他了,你知道这王道士整了一条怎样的自保策略吗?我估计你也猜不到,这王道士竟然把派出所的同志家里的老人也发展为他的修仙信徒了,每次派出所的同志要去抓王道士,他们家里老人给王道士通风报信,每次都拼命阻拦抓人,甚至还有老人闹出了上吊差点出人命的闹剧来呢。”

“那就把派出所的同志一块都带上,还有他们家里跟着王道士修仙的人,到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王道士,顺便把人给抓了,扫除这个社会毒瘤!”杨云帆听董振天这么一说,心中对这个王道士的能耐还真有几分敬佩,居然都把保护伞弄到了警察的家里。

“兄弟,你跟我说一下,你弄这个王道士,有几成把握?”董振天一本正经看着杨云帆,虽然他是不太相信杨云帆能搞了王道士,但他心中对这个王道士恨的很,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也不能放弃。

既然杨云帆愿意折腾,那么他就奉陪。

“我说我有十成把握,你信吗?”杨云帆胸有成竹。

“那你准备怎么弄?”董振天问,看着杨云帆这信心百倍的样子,他心中的希望就大了几分。

虽然这看起来非常的荒谬,但杨云帆能做完北至尊和西至尊不能完成的任务,不能完全否认他的能力。

“当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面揭穿他,不然的话,你觉得还能有比这更加好的办法么?”杨云帆道。

“王道士多次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些非凡的能力,比如隔空取物,把白纸变成真钱等等,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任何人看出破绽呢。”

“别人看不出来,不代表我也不行啊。”杨云帆依然自信道,“你别忘记了,我在古玩黑市街道揭穿了南阳大师,他当时骗了那么多人,还不是被我轻易给揭穿了。”

“行,我配合你搞一通!”心中思虑一下,董振天便是下了决定。

董振天从杨素素嘴里知道了这事儿,大嫂也夸赞杨云帆的眼力厉害。

也许,杨云帆真能当面揭穿了那王道士。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董振天非常痛恨王道士。

哪怕有一点点希望,尽管是飘渺的,也要把这王八蛋给整下来。

“不过,咱们得从长计议一下。”董振天提醒杨云帆道,“这王道士非常狡猾,搞不好,我们很有可能连他人都见不到……”

“疤哥,这个你就不用费心了。”杨云帆知道董振天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若是带着派出所的警察和他们的家人去,那么他们的家人必然会给王道士通风报信。

也就是说,王道士多半藏匿起来不现身。

“到时候,不管这王道士是藏起来不见人,还是逃跑了,我都有办法找着他。”杨云帆补充道。

“兄弟,你这样说的话,那我可真怀疑了……”

“疤哥,你若是相信我,那么就什么都不要怀疑,什么都不要问,你配合我就是了。”杨云帆知道董振天想要说什么,但圣眼的事儿是没法跟人解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