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扑朔迷离的脚印/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卢所长,现在这社会,证件能代表什么,能说明什么,咱们做事不能光看这些小本子,得靠眼睛看事实啊。”杨素素见着卢所长脸色不对劲了,立刻说道。

“没错,卢所长,若是这杨云帆只是一个水货的话,他觉得他能蒙得了我董振天吗?”董振天也是说道。

“二位,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们家里都有老人被王道士荼毒了,你们也都是精明人,但俗话说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身处局里,自然是很难……”卢所长的态度,仍然是没有得到一点缓解。

“卢所长。”杨云帆开口了。

“年轻人,你不要为自己辩解什么,不要以为我不了解侦探。侦探一般都不会遗忘自己的证件,你在一个警察面前说谎,这更加让我质疑你的能力!”卢所长不客气对杨云帆说道。

“卢所长,咱们先不提我证件和能力的事儿,我就问你。”杨云帆一本正经问道,“这王道士荼毒乡里,祸害至深,你难道就不想灭了他?”

“想,我当然想了。”卢所长想都没想就说。

“既然你想要灭了王道士,为社会除害,那么不管怎样,你都应该让我试一试……”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

卢所长打断了:“可这王道士现在就是一个超级大马蜂窝,不能随便去捅,否则的话,就是自取灭亡!”

“我知道他是一个超级大马蜂窝,不能随便去捅。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现在不去捅,结果会怎样?”杨云帆肃穆道,“这个马蜂窝必然会来越来大,最后你不去招惹它,它反而还会影响到你。或许,你现在的所长头衔,都不一定保得住。”

“小伙子,这样吧。”卢所长看着杨云帆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多半是知道他根本不了解王道士的厉害,自己还是随便给他出点难题,把他打发走了算了。

毕竟,董振天和杨素素这么大老远折腾一趟,自己直接给弄走了,也不太好。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是一个侦探,北至尊和西至尊都是你的手下败将,那么我这里刚好有个案子,你若是能在一个小时之内破了他,我就考虑考虑。”卢所长说。

“卢所长,你说这话简直就是对杨云帆的侮辱!”杨素素不客气开口了,道:“依照我说,根本都用不了一个小时,告诉你,用不了二十分钟,杨云帆肯定给你把案子破了。”

“杨素素,你不乱说会死啊!”董振天很想一下子给杨素素吼起来,卢所长连案子的具体状况都没讲,你就先这么说了,万一到时候这案子棘手,时间不够怎么办?

虽然说这偏远乡里一般不会有什么大案子,但万一呢。

“年轻人,二十分钟,你能行?”听杨素素这么一说,卢所长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这案子他们忙活了几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杨云帆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到二十分钟就给解决了的话,那可真是在打他们的脸了。

“卢所长,你别听杨姐瞎说。”杨云帆连忙道,“我可没那么神,你先把案子讲讲吧。”

见着杨云帆这态度不嚣张,卢所长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道:“那到我办公室来吧,我把案子的资料拿给你们看。”

卢所长把杨云帆等人领进了办公室,拿出文件夹。

杨素素手疾眼快,连忙一把抓了过去。

“你看什么看,你又不懂破案。”卢所长皱眉。

“我好奇嘛。”杨素素一边看,一边回答着。

卢所长也不催促,反正也不赶时间了。

杨素素看完之后,董振天也是好奇看了,两人最后才把文件夹递给了杨云帆。

“没有想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居然也能发生凶杀案。”杨素素吐槽着。

“这有什么稀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董振天开口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地方居然也有如此令人头疼的案子。”

卢所长见着两人都谈着案子的难搞,没有半点可行性的建议,他便是把目光投向杨云帆:“小伙子,希望你不要说出跟他们类似的话语来。”

“放心吧,我是侦探,他们不是。”杨云帆一边回卢所长的话,一边低头认真看资料。

“那希望你能让我开个眼界啊。”卢所长话虽然这么说,但语气里面的希望显然是不大的。

杨素素和董振天都是精明之人,他们都看不出这案子的可破之处,你一个小子就行,这未免有点扯。

杨云帆没理会卢所长的情绪,继续看资料。

资料上面讲有个村妇被人用重物击打头部致死,卢所长接到报案,带着几名民警来到案发现场勘察。

没有找着凶器,也没有找着其他有用的线索证据,仅仅只是发现了三个人的脚印。

经过测量之后,分别是44号鞋子、39号鞋子、和35号鞋子留下来的脚印,其中39号鞋印是死者留下来的。

卢所长经过勘察脚印的痕迹进行了推测,44号鞋印应该是凶手留下来的,而35号鞋印应该是路过者的。

但奇怪的是,44号鞋子留下来的脚印只有进入现场的,却没有出去的。

也就是说,凶手行凶之后,就好像是留在了现场没走,或者是杀人之后长翅膀从天空飞走了。

这两个推断,显然都不符合现实。因为凶手没有留在现场,人也不可能长翅膀。

从头至尾看完了资料,杨云帆有些吐槽,这案子的关键线索,居然又是脚印,和之前自己在侦探街怼别人的时候那案子有相似之处。

不过那个案子好弄点,只有一种脚印,眼前这案子却有着三种脚印。

即使其中一种脚印是死者留下来的,但另外两种脚印也令人扑朔迷离。

“卢所长,这资料上面说这个村妇有个儿子,你们有没有找着他询问?”杨云帆合上资料,看向卢所长。

“我们经过调查,发现村妇的儿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因为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的鞋子正好也是44号,而且鞋印纹路和现场留下来的脚印吻合。只不过这种鞋子很常见,是农村人都会穿的那种胶底鞋,四里八乡少说也有好几百人穿,再加上他否认杀人,我们短时间之内,也找不着新证据,于是暂时就让警员监控着他。这人眼前也没有半点作案之后的惊慌,该吃吃,该喝喝,和一个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卢所长回答道。

“你确定他是和一个正常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杨云帆抓住卢所长这话里的关键点。

任凭是谁,自己的母亲被人杀了,一般都是悲痛欲绝,哪里还会该吃吃,该喝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